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让更多人吃上三文鱼,养殖户用上人工智能和激光

2018-05-30 09:49
智者无疆
关注

阿尔夫·黑尔格·奥斯科格(Alf Helge Aarskog)正在踱步。他在横跨挪威西南海岸峡湾的驳船上来回走动,鞋子在抛光硬木地板上发出咚咚的响声。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三文鱼养殖场之一。现在是十一月的初冬时节,天空万里无云,山脉被皑皑白雪覆盖,海水泛着清澈的宝石蓝色。整个养殖场的控制室灯光亮丽,斯堪的纳维亚设计风格使其有种W酒店大堂的既视感。

(图示:世界上最大的三文鱼渔业公司Marine Harvest在挪威,智利,苏格兰,爱尔兰,法罗群岛和加拿大等地拥有220个养殖场,位于挪威Friya岛的养殖场是其中之一。)

其中一面墙上有巨大的监视器,显示的是附近的九个水下网箱里的实时监控视频。奥斯科格浏览着成群游动三文鱼的画面——就像是闪闪发光的旋风,扫描三文鱼游泳的画面——并用我听不懂的挪威方言嘟囔着。

这些网箱总共容纳了4000多吨鱼,总商业价值约为6000万美元。奥斯科格是世界上最大的三文鱼渔业公司Marine Harvest的首席执行官,在挪威,智利,苏格兰,爱尔兰,法罗群岛和加拿大等地拥有220个养殖场。奥斯科格将他的鱼——其中三分之一被水产养殖管理委员会认证为“可持续养殖”产品——供应给包括全食超市Whole Foods和沃尔玛Walmart等连锁超市以及全球酒店和餐馆。据悉,全球三文鱼市场每年价值达到140亿美元,而他掌管的Marine Harvest每年出产的三文鱼占到其中的四分之一。但最近,一些邪恶的东西一直在蚕食他的利润。

(图示:全球三文鱼市场每年价值达到140亿美元,而Marine Harvest占到其中的四分之一。首席执行官奥斯科格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海虱。)

奥斯科格风尘仆仆来到这个位于Friya小岛的养殖场,见到了当地的运营经理。这名管理人员最近报告了一些坏消息。水下传感器显示,一些网箱的饲料消耗量在本应上升的时候却在不断下降。从网箱中随机抽取的硅鱼证实了最坏的情况:养殖场里的每条鱼都处于危险之中。

(图示:养殖场当地的运营经理发现每条鱼都有被海虱寄生的危险。)

海洋水产养殖存在许多威胁。一场关于水母的瘟疫可以吧一网箱三文鱼全部消灭;过多的海藻可能会导致鱼类缺氧;网箱的破裂会导致鱼类大量逃逸。而奥斯科格面临的问题更糟,而且几乎察觉不到。潜伏在三文鱼身体中的是一只个头很小的敌人:Lepeophtheirus salmonis,也就是俗称的海虱。

成年海虱是灰色的、扁豆大小的甲壳动物,是一种体外寄生虫,看起来就像是带有尖牙的小蝌蚪。海虱会消耗鱼类的血液和肉,大约十几只海虱就可以杀死一条鱼。自从14岁来到三文鱼养殖场,奥斯科格一直在与海虱作战。当时三文鱼养殖业还处于起步阶段,他的老板让奥斯科格把成千上万的洋葱和蒜瓣切碎扔进笼子。这种方法并未起效,但当时海虱对三文鱼的影响有限。因为相比于现在网箱中养殖的200,000条三文鱼而言,当时的养殖密度和规模相当之低。

几千年来,海虱和野生三文鱼一直处于共存状态。虽然海虱对三文鱼有害,但它们对自由游动的鱼类或小群养殖鱼类来说并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每只雌虱可以生产两串卵,每串中都有多达1000个卵,这意味着海虱会在集中养殖的高密度鱼群中迅速蔓延。海虱的爆发式增长会像风暴云一样席卷彼此相邻的三文鱼养殖场,并威胁通过附近水域迁徙的野生鱼类。由于它们的繁殖速度是如此之快,海虱对化学物质和其他控制海虱的措施都具有强大的抗药性也擅长开发对化学品和其他虱子控制处理的抗性。这种“超级虱子”几乎可以无视一切。

(图示:每个雌性海虱一次可以生产2000个卵。)

Friya养殖场的海虱爆发尚处于初期阶段。从笼子里随机捞出的几十条鱼中,我们只看到了其中几条身上有少量海虱,而且很多身上还都是干净的。尽管如此,现在只有在海虱大量爆发之前收获三文鱼,此外别无选择。目前奥斯科格网箱中的三文鱼平均重量仅为三公斤,只有成熟大小的60%。总而言之,他告诉我,亏损约为2400万美元。

整个海洋的渔获很容易抵消单个养殖场的亏损。但目前海虱已经扩散到了奥斯科格的大部分养殖场。在2015年至2017年间,该公司220个农场的收获量下降了12%。奥斯科格的一些竞争对手遭到了更大的打击。他说,问题已经“达到了噩梦的地位。”

(图示:海虱的爆发会像风暴云一样席卷整个三文鱼养殖场。)

蓝色革命的微小敌人

奥斯科格在挪威海岸的一个绵羊农场长大,距离Friya养殖场不远。6岁时,他就会把绵羊赶到高山牧场。8岁时,他的父亲教他如何自己宰杀羊。“我童年时光很美好,但工作时间也很长。在没有达到合法年龄之前我已经工作了很长时间。这在美国叫什么?儿童保护服务?他们可能会去拜访我的父母,“他开玩笑说。现年50岁的奥斯科格是一名健身爱好者,常年参加越野滑雪、山地自行车以及跑步等比赛。他的生意每年能够创造数十亿美元的收入,但他仍然自认为是一个农民。

奥斯科格现在的目标是推动一场“蓝色革命”,正如他所描述的那样,“在这个过程中,水产养殖最终将取代野生捕捞的海鲜,并为数十亿人提供可持续的蛋白质。”他的竞争对手并非其他商业渔场,而是像泰森食品和史密斯菲尔德这样的大型肉类生产商——“这就是我想要的市场份额。”他引用了肉类生产对环境影响的数据,声称应当“禁止使用谷物喂养的牛肉。”根据奥斯科格所引用的数据,生产一磅牛肉需要七磅的饲料,生产一磅鸡肉则需要两磅饲料,但是生产一磅养殖三文鱼需要的饲料量不到1.2磅。

(图示:奥斯科格期望通过发动一场“蓝色革命”来为数十亿人提供可持续的蛋白质。)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鉴于目前的人口增速和经济发展趋势,未来20年全球海鲜需求将至少增长40%。但由于过度捕捞,气候变化和其他环境问题带来的压力,包括三文鱼在内的几乎所有野生鱼类的种群正在减少。“如果不采取人工养殖,就无法满足新的市场需求,”水产养殖公司Australis的老板乔希·戈德曼(Josh Goldman)说。但是,养殖海产品是否能够大规模地可持续发展,这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

三文鱼养殖的环境挑战远远不止海虱。农民需要管理鱼的粪便,防止鱼类从网箱逃逸,并需要捕获大量的野生鱼——凤尾鱼和鲱鱼,这些鱼可以提供用于三文鱼饲料生产的油和饲料。奥斯科格已经与包括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在内的环境组织签署了合作协议,以创建一个零寄生虫,零废物,零排放的渔业养殖公司。“不久前,这还是一个相当年轻的行业,”挪威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政策主管Ingrid Lomelde如是指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取得了巨大进步,思维方式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他们明白如果人工养殖不具备可持续性,他们就无法成长。”奥斯科格还设想从饲料中去除野生鱼类,转而从微藻类植物和蛋白质中提取Omega 3脂肪酸。

今天的三文鱼养殖仅仅是全球水产养殖业的一小部分。比如罗非鱼,鲤鱼和鲶鱼等鱼类的产量更大,但主要面向亚洲市场。而三文鱼养殖则是其中增长最快的领域,而且是迄今为止盈利最高的市场。饲养白热带鱼的高盛表示,“这里正是大型研发投资和创新正在发生的地方,”其也从三文鱼养殖业的技术进步中受益。“使用高能量的鱼类饲料以及设置水下摄像机——我们应该将这一点归功于三文鱼养殖产业。从技术的角度来看,很多其他种类的水产养殖都是如此。“

奥斯科格清楚,如果他不首先解决这些吸血敌人的话,根本不能维持公司的运营,更不用说保持公司的增长势头了。因此他和其他行业领袖已经展开了一场针对“超级虱子”的技术军备竞赛,投资数十亿美元去寻找可行的解决方案,其中一些与虱子本身一样奇怪且不可思议。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