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谷歌想用AI技术颠覆医疗行业 它到底准备怎样做呢

2019-05-21 09:57
来源: 极客网

谷歌对AI、医疗健康特别感兴趣,它向这两大领域投了许多钱,最终也许会改变我们的生活。

谷歌神经系统科学家Greg Corrado说:“机器学习、AI的底层技术可以处理各种任务。”事实的确如此。他还说:“不管是日常任务,比如查找方向,整理邮件,还是医生、护士、病人每天面对的任务,全都能处理。”

Greg Corrado还是有发言权的,他帮助谷歌Gmail开发过建议回复算法。

谷歌深知医疗健康有着无穷的价值。Chilmark Research分析师John Moore说:“你很难忽视这个市场,它占了美国GDP的20%。不论是谷歌、微软、IBM还是苹果,每个人都在谈论,看看能在医疗健康领域做点什么。”

早在10年前,谷歌就已经进入该行业,但是开始并不成功。谷歌向所谓的“Google Health”投资,未能成功,现在谷歌再次出发。目前有几百名员工正在为健康项目服务,经常与其它企业、学术机构合作。谷歌没有披露投资规模,不过Moore猜测投资可能高达几十亿美元。

在Alphabet旗下有一家公司叫Verily,它与谷歌算是兄弟姐妹。Verily正在开发一套软件,它可以诊断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导致的失明,目前软件在印度投入使用。Verily还在开发可以诊断糖尿病患者血糖高低的工具,还有外科手术机器人,它可以从每一次手术中学习。

Verily首席医学科学官Jessica Mega说:“在每一个使用案例中,都可以用新技术、新工具解决面前的问题。说到外科手术机器人,它的构想就是从一起手术到另一起手术不断学习,这个构想越来越重要,因为它会变得更好。”

Mega认为,AI崛起并不意味着我们要与习惯的设备分离太远,比如起搏器和植入式除颤器。她说:“病人已经看到科技与医疗健康的交集,现在只是到一个转折点。”

为什么?用于无人驾驶的算法可以用在医疗健康领域,一切都与管理大量数据有关。

医疗掌握海量信息,与特定病人有关,与电子病历、扫描有关,有时还是电子化病理切片。算法对信息进行处理。Mega说,算法也许能提取非常实用的信息。她还说:“有一种观点认为,在你生病之前,你是健康的。”但在健康与生病之间有一个连续的过程。如果计算机算法能掌握转向疾病的早期信号,也许能帮助大家避开疾病。

不过医疗数据并不是专为研究准备的,二者之间有差距。为了弥合差距,Verily与Duke大学、斯坦福大学合作,设立一个名叫Project Baseline的项目,目标是寻找1万名志愿者,为公司提供海量数据。

Judith Washburn和丈夫James Davis成为志愿者。Judith Washburn已经73岁,是一名医学图书管理员,她看到招募广告后参与了。Judith Washburn说:“几个月之后,我收到一个电话,接受了2天的测试,然后度过了两个星期,一切非常顺利。”

在那里,Judith Washburn接受了心脏扫描、血液测试、皮肤测试、压力测试。她的丈夫也决定参与。

James Davis说:“当时他们很难找到非洲裔美国人参与者,所以我们基本上算是十拿九稳的。有些人将遗体捐给医疗科学机构,当你还活着时,捐赠也是合理的。”

James Davis是一名退休航天工程师,医生发现他的心脏有问题,最终Davis接受了手术。

每个季度,夫妻二人都要接受问卷调查,床垫下面有一个小装置,它会追踪睡眠状态,两人还会戴一块手表,监测心率。手表能计算步数。所有个人信息都会流入一家私营企业的数据库。夫妻二人在签约之前考虑过这个问题,最终还是同意了。Washburn说:“具体要看数据用来做什么,如果只是用于研究,我觉得没有问题。”

谷歌的优势正在于此。当你在谷歌搜索时,使用Gmail或者Chrome浏览器时,它可能已经搜集了最实用的数据。著名学术医生Reed Tuckson说:“当谷歌及其它以消费者为中心的企业向该领域进军时,很明显它们有能力获取与我们有关的许多信息,然后投入使用。”

例如,上网历史记录可以告诉我们用户买了什么,锻炼情况如何,还有其它与生活方式有关的信息。

他认为谷歌应该小心隐私问题,对于技术,他很看好。Tuckson说:“我们应该记得,现状是无法接受的,它自己也无法接受,我们要用各种工具来改善美国人的健康,要明智利用,这正是该技术让人兴奋的地方。”

Verily不只请来了Tuckson这样的大牛,还有Robert Califf博士,他是前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还有Vivian Lee,他是犹他大学卫生保健系统的放射学家。谷歌还请来了Geisinger的医生David Feinberg,Geisinger是一家大型医疗保健提供商。

分析师Moore认为:“亚马逊与谷歌似乎正在争夺人才,从某种程度上说还有苹果。”谷歌要在医疗保健领域树立自己的信誉。Moore还说:“谷歌是想让这些人证明谷歌正在做什么,并且可以站起来说:‘是的,谷歌能做到。’”

Moore还关注谷歌的投资,他认为这些投资说明医疗健康与AI正在快速发展。Moore认为:“每个人都应该重视谷歌。”

一些大玩家(比如微软、苹果)也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Moore称:“其它有一些AI公司没有这样的资源,它们必须谨慎选择自己要瞄准的细分市场,这些细分市场是谷歌不感兴趣的。”

让技术可以使用仅仅只是第一步。

Lonny Reisman之前是HealthReveal的高管,这家公司开发算法,帮助医生挑选合适的疗法。Lonny Reisman认为医疗健康产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生态系统。当谷歌进入这一行业时,需要回答许多的问题。

谁有动机购买AI软件?就像拥护者所说的那样,它真的能节省时间或者金钱吗?

Reisman认为:“围绕成本控制,各种力量正在竞争。”他还认为,要在创新、接入、公平、健康质量方面达到平衡相当难,所以有很多事情要做。

谷歌高管Corrado认为,与学术机构、医疗健康产业合作是进入这一领地的关键。他说:“你需要众多的技术,形成长远组合,通过学术和科学社区渗透,然后渗透到临床社区,在该行业,很大程度上研发正是这样进行的。”

虽然有诸多挑战,不过谷歌有自己的优势,它收集了海量数据。

Corrado告诉媒体,在使用数据时,谷歌相当敏感,它正在思考,看看有没有什么好方法利用收据,不要引起反感。Corrado还说:“使用数据时,必须根据病人的意愿行事,能够让他们变得更健康,必须这样做。”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