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智能汽车网

其他

正文

滴滴4年发生50起女性受害案 谁该为网约车监管“漏洞”买单?

导读: 滴滴宣布从 8 月 27 日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全面下线顺风车业务。

滴滴宣布从 8 月 27 日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全面下线顺风车业务。

image.png

5月6日,郑州空姐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案,还未尘埃落定。8月24日,浙江乐清女孩乘坐滴滴顺风车再次遇害。

三个月内,两起命案。

而她们并不是个案,更不是万分之一发生的偶然。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数据,仅2017年至今年5月,顺风车主(不仅限于滴滴顺风车)就犯下了有记录可查的10起刑事案件,甚至包括杀人命案、迷奸女性等恶性犯罪。其中,抢劫罪2起、强制猥亵罪3起、敲诈勒索罪1起、强奸罪1起、故意杀人罪1起、故意伤害罪1起、危险驾驶罪1起。除性侵、杀人外,也有公开报道显示,顺风车司机还存在恶意拒载并使用肢体暴力、未给好评遭司机殴打、车祸致死等事件。

而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四年里,媒体公开报道,以及有关法院部门处理过的,滴滴司机性侵、性骚扰事件,至少有50个案例,有2起故意杀人案,19起强奸案、9起强制猥亵案、5起行政处罚案件、15起未立案的性骚扰事件,涉及到有50个司机,并且53名被害人都是女性。直到2018年5月6日的郑州顺风车空姐遇害案曝光,女性乘车的安全问题才引发社会的关注。然而,年轻的空姐李明珠,并不是第一个被顺风车司机奸杀的女乘客。

image.png

为何悲剧屡屡发生在顺风车上?

相较于快车、专车等网约车服务,属于私人小客车合乘的顺风车并未纳入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的监管中。根据北上广多地出台的征求意见稿,从事顺风车的普遍要求是拥有本市牌照、一天限制两次、定价主要基于燃料成本等,但司机无需通过考试,只要提供身份证和驾驶证便能注册。

目前,滴滴顺风车数据显示,其已覆盖国内近400座城市,汇集了2300万车主分享自己的座位。如此庞大的顺风车用户群体,却游离在监管之外,不禁让人不寒而栗。

在中国市场上,除了滴滴,还有做顺风车起家的嘀嗒,以及刚加入顺风车不久的高德。但从平台渗透率来看,2017年滴滴出行以58.6%的渗透率位居各平台之首,远超其他网约车平台。一家独大的滴滴从起家到现在,特别是其顺风车业务的产品设计和运营,都是极尽扩张之能事。比如对司机审核宽松,比如对性暗示的默许,以及对有前科司机和已被举报司机的姑息。而这些都是导致悲剧发生的间接原因。

面对悲剧,滴滴会学Uber去整改吗?

现在看滴滴三个月前的整改,许多整改措施看起来是对空姐遇难事件的应对,原本暴露乘客隐私的所有个性化标签和评论功能全部下线,并且暂停接受22点到6点期间出发的订单。毕竟50个案例有21起就发生在这个时段内,证明该时段性侵或性骚扰频发。

image.png

滴滴顺风车对其平台上的司机的管理缺位,其实在全球范围早已有Uber的前车之鉴。不过Uber在美国发生恶性司机伤人事件后,Uber就在自己的软件里面加入了内置的报警功能,如果乘客感到不安全,可以通过Uber软件中的安全标志拨打911,一旦电话接通,乘客可以根据Uber显示的实时地点快速通报自己的地理位置。

在一些大城市,Uber还在测试和警方合作,优化定位服务,即乘客不需要说出自己的确切位置,Uber就会自动将GPS定位、乘客信息、车辆外观以及车牌号等实时自动分享给911调度员。如果乘客不方面报警,Uber软件还有另外一套备用安全措施,可以悄悄地共享自己的地理位置给制定联系人。有NBC的记者做了实验,在事先不知道地址的方位通过Uber的内置软件报警,结果5分钟内,警方就赶到事发现场。

滴滴这次顺风车业务全面下线后,是否会借鉴Uber的经验?将会如何进行全面整改?

image.png

8月26日下午,交通运输部联合公安部以及北京市、天津市交通运输、公安部门,针对此次事件,对滴滴公司开展联合约谈,滴滴公司负责人承诺:一是自8月27日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重新评估业务模式;二是9月1日前完成合规化运营工作方案,报送有关部门并接受社会监督;三是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制,开展安全隐患自查工作,完善隐患监察机制,通过线上、线下手段,查找整改存在的问题;四是整改升级客服体系,加大客服团队的人力和资源投入;五是开拓平台用户紧急情况报警通道,完善配合公安机关证据调取机制。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网约车用户规模约为3.36亿人,网约车用户使用率呈现增长趋势。在中国,滴滴平台一家独大的局面长期之内可能都不会消失,而滴滴是否会像Uber一样,遇到问题时作出真正的整改,关系着广大用户们的切实利益。不过,滴滴若不能解决平台上存在的问题,将会给竞争对手发展的机会。用户可以选择使用其他网约车软件,比如曹操专车、美团打车等网约车平台。

网约车监管问题,如何解决?

“不能发完许可证就算完事,还必须对被许可人的相关活动进行制度化的检查,监督其依法从事被许可事项的活动。”暨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刘文静说,线上监管才是规范网约车经营秩序的关键。

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李燕霞表示,国家出台的网约车暂行条例规定明确,政府和平台公司要实现信息共享,但并未规定相关责任。实际上网约车平台不报送信息、报送信息不实的情形大量存在。如何实现平台企业与政府监管平台数据共享,是亟待破解的难题。目前集中推行的三种信息信用监管方式有违法事实公布、行政“黑名单”和失信联合惩戒。应当尽快建立健全网约车经营服务诚信监管机制,对网约车平台公司、驾驶员建立诚信记录,通过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实现部门间信息共享,实施联合惩戒,真正做到“一处违法,处处受限”。

未来的网约车市场,监管政策将会愈加完善。作为网约车平台,顺风车业务哪家平台能够回归“顺风”的本质,降低乘车价格,维持它的非盈利性,加强背景审核和准入,保证乘车的安全,真正实现让乘坐顺风车的人一路顺风,哪家平台才能成为行业的“独角兽”。如果还像前期野蛮式发展,注定是会被市场所抛弃的!

作者:张敏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