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让堵车不复存在?华人运通“智路”能做到吗?

2019-01-23 10:30
电动大咖
关注

《电动大咖》的编辑们最近都迷上一个模拟城市建造的游戏,叫《都市天际线》,在游戏中的一些路口笔者总会遇到恼人的拥堵问题。

就像上面截图中这个路口,匝道堵满了车,而横向车道上车却很少。每当遇到这种问题,笔者就会想,为什么红绿灯切换总是固定的时长?如果红绿灯能根据交通流量自动调整,给车流量相对较高的方向更长的放行时间,拥堵岂不是得到了缓解?可惜游戏里并没有如此智能化的设定。

好在,华人运通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人运通”)正在帮我们实现这个愿望。1月20日,华人运通与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在江苏盐城正式宣布,全球首条车路协同自动驾驶智能化城市道路——“智路”示范项目开通试运行。《电动大咖》受邀体验了这条“未来之路”,我们先来看下体验视频吧。

为什么会堵车?

看罢视频,我们再来讨论下堵车,高德在近日发布了《2018年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报告显示,在中国“堵城”排行榜中,北京位列第一,广州第二,上海第八。但即便位列第八的上海,工作日平均通勤时长(双程)也长达85.27分钟。

也就是说,假如一个上海人要上35年班,他一生花在通勤上的时间为11869小时(约495天),这其中有5443小时(约227天)是浪费在堵车上的。

▲华人运通董事长 丁磊

为什么会堵车?华人运通董事长丁磊在发布会现场表示:“最大因素来自于交通流量分布不均、指挥系统不够智能化、无法及时调整等引起的局部交通瘫痪;其次是恶劣天气如大雾、雨雪或夜晚等能见度低而导致的交通受限;第三则是交通事故造成的突发性交通拥堵。”

“智路是如何实现的?

很多人说,无人化的自动驾驶会改善交通拥堵问题,但在《电动大咖》看来,事实并不是如此。自动驾驶只能够做到单车无人化,更多地是去解放驾驶者,对交通拥堵的缓解能力并不够强。

此外,单车自动驾驶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因为其搭载的传感器探测范围十分有限,200米以外的道路情况可能就无法获取,也无法探测到在近距离其他车辆,亦或是树木后面的行人。

同时,汽车要实现自动驾驶要搭载众多的传感器,制造成本也随之飙升,据华人运通副总裁李谦介绍:“目前,一辆自动驾驶车辆的行驶控制单元成本约一百万元人民币。”

那到底该如何低价高效地解决这一问题呢?丁磊表示:“真正的零事故、零拥堵、零路怒、零驾驶员必须依靠能够实现车路协同的智能道路来实现。”

华人运通的“智路”基于车辆电子平台VEA( Vehicle Electronics Architecture),以及道路监测平台RSA(Road Sensory Architecture)打造而来,采用5G网络和V2X车路协同技术,开发出“自动驾驶H.H Pilot”、“自动泊车H.H Parking”和“车路协同H.H RSA-C”三大产品平台,能够覆盖车路协同-自动驾驶多个关键场景。

自动驾驶平台 H.H Pilot具备基于5G通讯能力的“高速代驾“功能,搭载该平台的车辆最终能实现在城市道路上自动驾驶。

自动泊车平台 H.H Parking能够覆盖更多复杂的泊车场景,甚至在自动驾驶行业被认为最有难度的“水边道路自动泊车”领域,依然能够做到游刃有余。

车路协同平台 H.H RSA-C整合5G网络、云端控制中心、路边感知系统等技术,率先实现了感知协同、计算协同和智慧协同。

简单来说,华人运通就是将本来搭载于自动驾驶车辆上的传感器架设于道路边上,并打通车与路、车与车之间的通讯,实现车路协同。此外还会将部分交通管理工作交由云端控制,以远程自动指挥车辆行驶、智能控制信号灯切换等。

这三个平台的诞生将从根本上解决单车自动驾驶探测范围有限、恶劣天气及夜晚等低能见度导致的行驶受限、交通拥堵等难题,为系统性解决城市交通出行问题、提升城市管理能效提供解决方案,并加快自动驾驶的普及。

同时,将自动驾驶汽车上部分传感器转移到路边,为所有车辆开放共享,将大幅降低车载自动驾驶单元的成本。一位华人运通的技术人员告诉《电动大咖》:“目前我们的自动驾驶车载单元成本仅为普通自动驾驶汽车的1/10。”

“智路能做什么?

《电动大咖》了解到,“智路”目前能够覆盖高架路、匝道、高架下辅路、十字路口等十几种最复杂的路况,丰富程度领先大部分国内同类项目,达到国际领先水准。相比普通道路和自动驾驶汽车,“智路”能够实现的更强大的场景有以下几种:

盲区路口博弈

在没有信号灯控制的路口,智能车辆可以预判交叉口路况及碰撞风险,实现全路况的路权分配及自动驾驶。与之相比,传统单车自动驾驶无法通过与路端协同来应对复杂的交叉口路况。

特种车辆自动避让

救护车、救火车、警车等特种车辆从后方接近智能汽车时,可向智能汽车发出避让信号,前方智能汽车接收信号后基于车路协同技术选择最优避让方式,确保特殊车辆的道路畅通。而传统单车自动驾驶无法实现与特殊车辆的实时数据通讯。

虚拟红绿灯

所谓虚拟红绿灯,就是将路口通行规则移交至智能汽车手中,智能汽车通过车路协同判断路口通行情况,弹性调整路口通行权,避免普通红绿灯因固定切换间隔导致的无效等红灯时间。虚拟红绿灯通过车路协同灵活控制路权,提升交通效率,避免交通堵塞。

信号灯车内显示

基于华人运通“车辆与道路基础设施间的互联”(V2I)技术,智能汽车能够与信号灯进行实时数据交互,智能汽车可直接在车内获取路口红绿灯信息。

超视距行人避让

基于华人运通车路协同技术,智能汽车可提前感知视距外或遮挡物后的行人并预判碰撞风险,智能汽车因此可以主动规避安全风险。相较传统碰撞预警系统,超视距行人避让覆盖了更多的危险场景。

施工区域自动通行

“智路”设有路侧智能设备,当其感知到道路施工情况后,可将信息传递至智能汽车,智能汽车减速通过施工区域,避免安全事故发生。

绿波带车速引导

基于 “车辆与基础设施间的互联”(V2I)技术,智能汽车能够与信号灯进行实时数据交互,并基于信号灯数据自行调整车速,确保在规划路径上不受红灯阻碍,顺畅通行。而传统自动驾驶受制于感知能力限制,难以实现该功能。

智能限速提醒

路测单元可实时将道路限速信息推送至智能汽车,与传统道路固定的时速限制不同,基于车路协同的限速提醒功能可实现基于实际路况的限速弹性变更,如车流量大或车流量小采用不同的限速。

上/下匝道

基于高精度地图,智能汽车可精准识别车道,并判断车道类型,如匝道、主路、辅路等,从而做到自动上/下匝道,真正实现城市道路、高速高架结合的综合路况自动驾驶。

编队行驶

智能汽车可实现高速自动编队行驶,且编队的每辆智能汽车均可自主完成进编、解编、换道、超车、紧急制动等动作,这是传统基于ADAS的编队行驶功能难以实现功能。

综合来看,相比单车自动驾驶,智路确实更加强大。以笔者亲身体验来讲,这辆由华人运通改造的自动驾驶汽车在“智路”上的整个行驶过程还是比较流畅的。相比很多单车自动驾驶车辆,华人运通的自动驾驶汽车应对紧急情况处理得比较迅速,同时加减速过程较为缓和,乘坐体验较好。

理想很丰满 现实很骨干

“智路”项目可以说是一个完美的解决发案,但也要面临不少的挑战。首当其冲的就是“智路”铺设难度和成本。2017年末,全国公路总里程达到477.35万公里,里程规模居世界第一。华人运通要想在全部的公路铺设“智路”设施,需要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同时,也需要得到有关部门的全面支持。

其次,假设我国公路网络全面覆盖已升级为“智路”,但一些老旧车辆并不具备自动驾驶功能,也很难改造成自动驾驶车辆,如何处理这些老旧车与自动驾驶车辆混合行驶也是要考虑的问题。例如,在实际演示中,华人运通的自动驾驶车辆编队前后车距较大。在较为拥堵的市区,人类驾驶员的势必会进行加塞,对自动驾驶车辆的乘坐体验造成较大的影响。

写在最后

华人运通向我们描绘了一个理想化的未来交通蓝图,纵然“智路”仍处于初级的研发试验阶段,但其示范项目的试运行已经让华人运通迈出极具开拓性的第一步,也让我们看到了未来智慧交通的雏形。华人运通并没有公布“智路”获得全面推广的具体时间,《电动大咖》最积极的预估是需要30年,你认为需要多少年呢?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