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一封匿名信扔下的炸弹:自动驾驶公司都在画饼圈钱?

前几天,一封匿名信在自动驾驶圈儿里炸开了锅。写信者是一名无人驾驶算法工程师,美国海归,上个月刚刚“逃离”了国内某自动驾驶企业。

信中,该工程师以其亲身经历,讲诉了所在自动驾驶公司如何将自动驾驶当成了“搂钱的耙子”:以爱国的名义讲故事、以威逼利诱的方式为员工“画饼”、以技术认知偏差蒙骗地方和企业……

隔了不到两天,又有一位同行业的工程师写了一封信,对匿名信中提及的行业现状进行了逐条反驳,声称要为无人自动驾驶企业正名。虽反响不及前者,但却是实名制。

两封信引起了人们对无人驾驶这个“圈儿”的好奇。仔细一想,近半年来,只要有新品发布会,台上的产品经理总能有些自豪地介绍着:我们的新车配备了Lx级别的自动驾驶系统……

无人驾驶似乎成了大势所趋,市场更是炙手可热。但是,这其中有多少企业是在认真做事?传统巨头企业的包围中,初创型企业能否有一线生机?

一封匿名信扔下的炸弹:自动驾驶公司都在画饼圈钱?

带着这些疑问,我连线了多位企业高层,其中包括主机厂和自动驾驶企业,他们看法不一,但共识是:自动驾驶道还有漫漫长路。

有些惊喜,他们中的多数对于初创型企业,并不唱衰。

匿名信中的“骗局”

“骗局”是从一个爱国故事讲起的。

从前,一位自动驾驶企业的创始人要招募人才,他给一位工程师讲了一个“为国造车”的故事。这位工程师虽身在美国硅谷却心系回国,他告诉工程师:自动驾驶,将是工程师报效国家的最好机遇。

创始人在业内小有口碑,其曾在某公司的高管履历更是人尽皆知,加上他一腔热血为国造车的动人故事,工程师相信了他,遂辞掉硅谷的工作,回国加入了这家公司。

被故事吸引的,不光有工程师,还有迫切想“落地”自动驾驶的地方省市。随后,为了搞出“脱离方向盘”的原型车,创始人又在其他无人驾驶公司挖了更多工程师。诱饵是100万美元签字费,但要以借款协议的形式给,理由是这样可以避税。

一封匿名信扔下的炸弹:自动驾驶公司都在画饼圈钱?

最后,研发完成的9台车中只有2台能上路,并且车点头的现象非常严重,更可怕的是还刹不住车。因此,当地方领导和一些访问者来试乘坐车时,安全员都都会偷踩刹车。

就这样,该公司瞒天过海地取得了某省市支持,号称“落地地方”。但是,地方并没有按创始人先前想象的一样给公司多少资金,只是给了些资源,例如办公、土地和政策性鼓励支持。

人才和地方支持都有了,开始搞钱。虽然声称种子轮就x亿美元估值,但事实上,公司的种子轮连一次真正意义的融资都算不上,这些钱大都来自创始人的老乡土豪,以借债的形式获得,即公司发展得好可以转股份,发展不好就要本息还钱。

后来,创始人打着前沿科技的名义搞P2P,路子极野,还找了很多民间私募平台,都是给出高回报率的债转股式融资。就这样,创始人搞了上亿元。

渐渐地,工程师们开始发现不对劲,因为多次谈到的加薪,一次都没有兑现,工资也开始不能按时发,如果问一下还会遭遇黑脸,以开除威胁。军心开始浮动了。

这时,创始人开始拿“孙正义”画饼,称孙正义的千亿美元愿景基金要在中国找一家自动驾驶公司,且来司的试乘日期已定。那时,软银愿景基金刚投了Cruise,又以近10亿美元投资了Nuro,工程师们又一次选择了相信。但后来事实证明,这依然是一次胡说八道。

后来,创始人忽悠了更多人来坐车,包括部分国有车企。后来创始人就总说,X汽已经在走决策,马上就会有数亿的资金到账。但直到该工程师离职,也没有资金进来。

再后来,工资拖欠成为常事,HR还会随时找茬扣工资。工程师们熬不住了要裸辞,创始人实在劝不住,就直接翻脸,拿竞业协议威胁。当初签的入职合同和文件,工程师本着相信创始人没细看,但离职才发现,很多东西都无法兑现,涉及的期权股份,也完全创始人说了算。

信件的最后,字里行间透露着工程师的心酸:“现在我已经坚决离职,回想这一切才觉得漏洞百出。只是想明白这些已太晚,我们起初有五六十号工程师,都被层层圈住,辛辛苦苦写代码,最后一场空。

无人车这个行业,大家都知道未来不可限量,但我怕再遇见创始人一样的人,成为层层忽悠的骗局里的一份子(一颗棋子),我不希望无人驾驶就这样被玩坏”。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