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人体数字化革命:未来以来 流行未至

2015-05-15 09:26
野明月
关注

  可穿戴设备创新的发展速度非常快,已经超越了科学和法律对其设定的框架。FDA在今年一月宣布将对具有“侵略性”的监控设备进行监管,不过对于可穿戴设备的监管力度就要小很多。

  根据FDA的草案版指导文件,涉及医疗设备领域健康产品的预期用途如果与特定疾病有关,或者能显示涉及用户安全的内在风险,那么该设备必须在经过FDA严苛的审批才能上市。而这一过程需要花费制造商大量的经费。这样一来,很多类似Fitbits这样“低风险类一般健康”设备就无需通过众多联邦食品和药物安全法规的审查。

  当然,这些设备依旧要受到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的监督。该委员会有权以产品可能对消费者造成受伤或死亡的不合理风险为理由,要求厂商召回产品。2014年时成千上万的消费者投诉Fitbit手环存在皮肤刺激的问题,因此该委员会与Fitbit公司一同召回了大约100万台受影响的设备。

  健康追踪监控设备究竟是如何保护并分享其产生数据?这始终是一个谜。

  HIPAA中的联邦病人隐私法规并不能保护大部分追踪类设备所产生的信息。除非医生利用这些信息对病人进行治疗,否则帮助病人追踪监控个人信息的公司无需像医生办公室或者医院一样承担保护病人数据机密性、安全性和使用通知的义务。这意味着理论上数据有可能被出售给市场营销公司,也有可能以较少的约束而成为法律诉讼中的证据。最终,这些人们的健康信息将成为科技巨头们价值百亿的财富。他们不会轻易免费公开数据,也不会向公费资助的研究人员公开数据。

  ·生命中的数据

  拉里·斯马尔从2000年搬到加州后开始记录生命中数据。他回忆说:“我在伊利诺伊州肥胖症流行的核心地带生活了28年,因此长得很胖而且不爱运动。当我搬到加州之后,我感觉如果我不坚持运动并记录生命中的数据,他们好像会把我赶走并让我搬回去一样。”

  斯马尔来加州是要在加州大学一个价值4000万美元的多学科研究机构担任主任。这个研究机构叫做WestCoast,与MIT著名的MediaLab齐名。WestCoast由科学家、艺术家和技术人员组成,旨在快速推动技术创新的原型设备发展,并在现实世界里对其进行测试。

  受到研究机构多学科哲学的熏陶,斯马尔决定用科学家的方式研究自己的身体。虽然他此前没有医学、营养学和生物化学领域的研究经验,但他依旧努力学习这些知识。他表示自己阅读了600多分关于监控和健康方面的文献。

  通过测量各种数据,斯马尔改变了生活方式:22点之后不喝咖啡,因为他测试过咖啡对自己身体影响的持续时间;40分钟椭圆机健身,因为这能帮助他达到最佳心率;每几个月服用新的维他命添加剂,因为他的血液检测告诉他身体需要补充营养。他说:“我们处于一个探索人体组织的时代,而这种契机是百年不遇的。正如科幻小说作家威廉·吉布森所说,未来已经发生,只是尚未流行。”

  斯马尔经常说,健康追踪监控设备和检测帮助人们承担起照顾自己健康的责任。越来越多针对身体行为的医学研究发现,记录饮食、活动和体重的病人比不这样做的病人能收获更好的治疗效果。这表明可穿戴监控设备提供的反馈能强化人们对于自身健康的责任感。

  “美国人习惯了对自己的身体为所欲为。他们相信无论如何折腾,医生总是能治好疾病。我们要改变这种心态。”斯马尔说。

  可是,很少有人愿意像斯马尔那样详细的记录着生命。

  2009年时,斯马尔的血液检测他分泌了过多的c反应蛋白。这种血浆中的物质表明他有可能患有炎症。斯马尔带着结果去看医生,认为一定是身体出了问题。可是医生问他感觉如何时,他也觉得自己没什么问题。于是医生哈哈大笑,让他安心回家去。“那时候我认识到,医学和科学之间存在断裂。我觉得我应该深入挖掘分析自己的健康数据。”

  他发现自己此前忽视了一些小的细节:眼睛有短暂出现过模糊和刺痛感、关节炎症状明显、胃部肿胀。这些问题持续发生,并没有消退。于是从2011年开始,他连续数月收集了粪便样本以观察自己的生物数据。人体内90%的细胞由其他有机体组成,因此保证人体“微生物学”健康的概念近几年开始流行起来。斯马尔想看看自己体内到底有些什么微生物。他说:“人体就是一个生态系统,所有微生物的健康与否最终决定了你的健康程度。”

  观察了所有数据之后,斯马尔突然灵机一动:原来自己得了克罗恩病(一种炎症性肠病)。

  去年,斯马尔为自己的自我探索工作进一步投资。他做了下腹部MRI检查,并利用3D打印机创建了自己结肠的模型。但这并没有让他有新的发现。

  斯马尔将自己身体情况以表格形式展现出来。表格中以彩色矩形的方式展示了150种过去十年中他身体关键指标。大部分矩形是绿色的,这代表身体指标正常健康。部分矩形呈现黄色,这代表指标超标,但是在健康范围10倍大小的范围内。还有些矩形是红色,这代表指标超过健康范围10-100倍。

  根据这份依据斯马尔情况定制的“未来病人”项目所展现的数据,他的身体仍旧因为某些原因而被疾病攻击着。

  斯马尔知道自己患病已经三年了,可是即便他坐拥千万数据也找不出治疗方案。“人们高估了知识的力量。”他无奈的表示。

<上一页  1  2  3  4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