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韩春雨NgAgo基因剪切实验能干啥:韩国科学家或推进真相

2017-01-25 11:44
蓝林笑生
关注

在很多科学家表示不能重复韩春雨NgAgo剪切修饰DNA的工作后,曾经发表来信表示同样无法做到的韩国科学家对NgAgo的进一步研究又有了新的进展。他们在1月20日以预印本的形式公布一篇论文,称NgAgo可以作用于RNA。这一结果有什么意义?其他质疑DNA编辑作用的科学家也看到了NgAgo降低基因表达的作用,但当时只发现不是作用与DNA,不知道是否作用RNA或者蛋白质。而韩国科学家得到RNA是NgAgo作用的靶物。另外,还有其他科学家在寻找作用于DNA的Ago家族的其他同源蛋白。韩春雨的研究在事实上刺激了新的研究。他的研究如何判定?诺维信公司的不肯言明的合作是什么意思?《自然-生物技术》收到什么新的材料、如何判定?还有待事件进一步发展。

DNA介导的NgAgo到底能不能实现基因组编辑?自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及合作者去年5月率先在《自然-生物技术》(Nature Biotechnology)报告NgAgo-gDNA系统可能是具有巨大潜力的基因编辑工具以来,科学界关于NgAgo是否真的能够进行基因组编辑的讨论就没有停止过。

1月20日,韩国的学者又报道了一篇关于NgAgo的研究。这篇贴在论文预印本网站BioRxiv的文章“利用NgAgo进行依赖DNA的RNA切割”(DNA-dependent RNA cleavage by the Natronobacterium gregoryi Argonaute)称,DNA介导的NgAgo蛋白切割的是RNA,而不是DNA。

韩国学者Jin-Soo Kim等在BioRxiv上传的文章称,DNA介导的NgAgo蛋白切割的是RNA,而不是DNA。

NgAgo蛋白切割的是RNA,而不是DNA?

文章显示,韩国国立首尔大学的Jin-Soo Kim课题组通过体外生化实验,发现NgAgo具有DNA依赖的RNA酶活性,并且他们还发现其与NgAgo结合的DNA(gODNs)序列必须与RNA反向互补,而正义DNA(sense DNA)序列则不能引导NgAgo切割靶RNA。也就是说,与NgAgo结合的DNA序列如果与RNA序列相同,则不能引导NgAgo切割靶RNA。

相反,Jin-Soo Kim等人在这个体外生化体系中没有发现NgAgo有切割DNA的活性,这个结果不同于韩春雨之前发表在《自然-生物技术》的NgAgo具有DNA酶活性的结论。

去年8月8日,韩春雨在向质粒共享信息库Addgene提交的详细实验法方法中,提到的EDTA(二价阳离子螯合剂)可能影响NgAgo活性的问题。在这篇论文中,Kim等提供了体外生化证据,但证明的是二价金属离子对于NgAgo的RNA酶活性(而非DNA酶活性)是必须的。

文章作者还做了进一步的实验,测出了gODNs的长度和序列对NgAgo切割RNA效率的影响。实验表明,gODNs长度低于13个核苷酸(nt)则完全不能介导NgAgo的RNA酶活性,而碱基错配会影响NgAgo的酶活性,特别是第5-14nt(5’-3’方向)的碱基最为关键。这些结果与Cas9的DNA酶活性相似,但有意思的是,作者发现NgAgo可以多次循环催化,而Cas9只能使用一次。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