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从地塞米松到无缝出院,病情扑朔迷离

2020-10-08 11:42
陈述根本
关注

文/陈根

10月1日,特朗普在推特证实其新冠确诊信息,全球轰动。

从时间线的发展来看,自特朗普被确诊后,白宫“出于极大的谨慎”将其送往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特朗普随后也经历了鸡尾酒疗法、瑞德西韦和地塞米松等相关药物治疗。

一周内,从高烧到血氧水平下降,再从入院到出院,其病情的发展无疑成为了各国的焦点。另一方面,在特朗普的病情发展受到广泛关注的同时,白宫医疗团队不断出现矛盾的病情信息。而在病情成谜的背后,则是更深层次的科学背离。

陈根:从地塞米松到无缝出院,病情成谜下的科学背离

特朗普的“VIP”疗法

根据白宫发出的公告,作为预防措施,特朗普首先接受了来自再生元制药公司(Regeneron)正在研制的单剂8克剂量的多克隆抗体混合物,即“鸡尾酒疗法”。

鸡尾酒疗法也称为“高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方法”,而此次再生元制药公司(Regeneron)所试验的多克隆抗体混合物项目被命名为REGN-COV2,是两种单克隆抗体(REGN10933、REGN10987)的组合。这些抗体来自经过基因改造后具有人类免疫系统的小鼠,以及从新冠肺炎康复者身上鉴定出的抗体,专门设计用于阻断SARS-CoV-2的感染性。

REGN-COV2模拟人体对外来入侵者的反应,其目的是增强免疫系统的防御能力,而不是等待人体生物过程来完成它的工作。

对于鸡尾酒疗法,当地时间9月29日,Regeneron在其官网上表示,基于前275名试验患者的数据发现,REGN-COV2治疗改善了患有轻中度新冠肺炎非住院患者的症状并减少了病毒载量。

但不可否认的是,该疗法目前仍然处于临床设计的测试中。而由于该药物尚未获得联邦监管机构的批准,包括临床试验程度所揭示的数据有效性以及很多细节上都需要进一步观察,目前的可用数据有限。加上不少混淆因素有待撇清,因此,许多人对向总统提供这种“特殊待遇”表示担忧。

当然,鸡尾酒疗法的确一定程度上显示了希望,但和同样显示着希望的疫苗一样,在现代医学领域有希望的候选药和经过充分认证后批准上市的药物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根据美国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对于同情用药(Compassionate use,又称扩大用药Expanded access或批前用药Pre-approval access)的概念:对于当下处于危及生命的情况或病情严重的患者,如果无其他有效疗法选择(且患者无法注册参与临床试验),可在不参加临床试验的情况下使用尚未获批上市的在研药物。

显然,REGN-COV2并不符合同情用药的特殊情况,而已经获得FDA紧急使用授权的瑞德西韦则是更适合治疗的药物。

尽管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报道,前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局长Scott Gottlieb博士接受采访时表示,他认为白宫在决定给特朗普使用再生元制药公司(Regeneron)的实验性新冠病毒抗体鸡尾酒疗法前,一定是已经仔细考虑了所有的治疗方案了。

但事实上,这都与现代科学的理性思维根本背离:除非是参与临床试验的正规注册志愿者,否则任何人都不能够、也不应该被使用一款有效性和安全性都没有稳固确立的治疗方案,无论是首脑还是平民。

对此,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医学助理教授和执业血液肿瘤学家Vinay Prasad博士就在推特上表示:“把未经证实的东西交给有权势的人,这是糟糕的科学和不良的医学道德准则。”

西雅图的胸腔专家Vin Gupta博士则补充认为:“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病人,尤其是总统这种具有重要性的人物,接受了实验性的抗体鸡尾酒疗法。”

陈根:从地塞米松到无缝出院,病情成谜下的科学背离

前脚地塞米松,后脚无缝出院

在接受鸡尾酒疗法的次日,根据白宫医疗团队再次发出的公告,特朗普开始接受为期五天的“神药”瑞德西韦疗程。周六注射了第一剂,周日完成了第二剂。

瑞德西韦(Remdesivir)是由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开发的一种新型实验性广谱抗病毒药物。作为一种核苷酸类似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能够靶向抑制RNA依赖RNA聚合酶(RdRp,又称nsp12),从而抑制病毒RNA的合成。

在大量研究中,瑞德西韦(Remdesivir)都展示出了对抗SARS-CoV-2冠状病毒的巨大潜力。比如,8月份发表在医学杂志《JAMA》上的研究显示:在一项3期临床试验中,研究者发现瑞德西韦可加快Covid-19中重度肺炎患者的康复速度。

而在公布瑞德西韦治疗不久,特朗普就接受了第三个疗法。据美国东部时间10月4日下午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的报道,白宫的医疗团队向媒体透露,他们在特朗普血氧水平下降后给予他地塞米松治疗。

事实上,从瑞德西韦到地塞米松,也暗示了特朗普病情的发展。

一方面,地塞米松是一种类固醇药物,对危重患者有疗效,但对新冠肺炎症状较轻的患者可能会造成伤害。而地塞米松的副作用则表现为焦虑、睡眠困难和体重增加等。

8月27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发布了皮质类固醇的使用指南,规定仅将药物推荐给需要机械呼吸机帮助呼吸或者需要补充氧气的人。9月2日,世界卫生组织也发布类似的指南,建议仅将地塞米松用于重症的新冠患者。

波士顿大学医学院的传染病医生纳希德·巴迪利亚(Nahid Bhadelia)表示,类固醇治疗表明特朗普有一定程度的炎症,尽管这种药物也抑制免疫系统,但目前看来仍有必要使用。

陈根:从地塞米松到无缝出院,病情成谜下的科学背离

另一方面,10月4日深夜,白宫医师Sean P. Conley向记者更新了川普的健康状况。他提到:“周五特朗普发高烧,然后氧气水平暂时降至94%以下,之后其进行了氧气治疗;特朗普周六发生了第二次氧气水平下降的情况,降至93%。”值得一提的是,血氧饱和度二度低至93%是重症COVID-19及急性肺损伤(ALI)的表现。

然而,在有限的公布的治疗方案都指向了重症的情况下,一个吊诡的现象出现了:据CNN报道,当地时间10月5日,特朗普离开位于马里兰州的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乘总统专用直升机返回白宫。

于是,现年74岁的特朗普,作为新冠高风险人群,入院仅三天后顺利出院。除了出院当天在推特发文称“不要害怕新冠,不要让它支配你的生活”,特朗普还表示:“感觉比20年前还好”。甚至当他刚回到白宫时,就不戴口罩参加了一个竞选宣传片录制。

从入院到出院,在一片称得上混乱的信息里,目前为止很多细节依旧无法确定真假。无论是用药前后时间线的混乱,前脚刚上地塞米松,后脚无缝衔接马上出院,还是特朗普真实的确诊时间,在经历了白宫医疗团队的信息修改后都显得扑朔迷离。

再即便,就算从地塞米松到无缝出院,新冠症状完全得到缓解,也实在不能清楚是什么治疗方案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在特朗普的诊治中,除了插管之外的所有手段都用了,不论是试验中的还是已批准的,现代医学的还是传统治疗的。

可以说,特朗普的新冠治疗是对权威的现代医疗指南和医学建议最大的无视。这种对科学权威的反感与抵制、对科学的不信任不仅削弱了最基础的科学意识,也将上行下效地影响着整个国家。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