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从制造、创造、资本市场中看安防的变化与传承

2015-10-08 10:53
科技潮人
关注

  9月24日,慧聪安防网的安防行业高峰论坛暨品牌盛会颁奖盛典在杭州落幕,这也是慧聪安防网在2015年办的最大的一场活动。办完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仿佛千斤重担从肩头拿掉一般。

  说起这次在杭州办会,还是挺机缘巧合的。一开始我们年初做规划的时候,我提出把会议放在杭州,因为深圳我们办过了,而且杭州近些年安防产业的发展备受关注,甚至影响到了整个长三角地区。但是同事们觉得应该找个更加趋向于现代化的地区,比如办过互联网大会的乌镇,比如新农村建设的典范华西村,这才能让安防与互联网和民用贴上边儿。我的意见暂且搁置了。随后由于区域供应商的原因,在与集团过项目的时候,把会议地址又移到了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首都嘛,政治中心,政策中心,也没问题。但是到了8月初,场地方与我们协调的过程中说场地可能有点问题,政府机关有可能征用。最后紧急商定,还是按照我当初的设想,就在杭州。开始选在杭州,具体地点也经过了几次考量。最开始我们设想把会议放在黄龙饭店或者西溪天堂这种老牌饭店或者风景名胜,几经讨论,这是一个安防行业的会,为什么不放在安防企业最集中的地方呢?滨江就成为了我们的首选。几经周折,促成了这次白马湖建国饭店的安防盛会。

  为何要在杭州办会议?

  近年来,关于杭州和深圳对中国安防行业市场影响力的大讨论从未停止过。从数据上看,深圳2014年安防产业规模约为1316亿元,安防产品占602亿元(据深圳市安全防范行业协会《深圳安防产业白皮书(2015版)》);杭州安防市场具体的市场规模没有权威公开报告解读,但是从几家上市公司和业内非上市公司情况看,产品约为400亿元(数据为个人估算,不系统,有偏差)。但如果从生产商企业数量上来讲,深圳要远远大于杭州。我始终认为,无论是杭州安防企业,还是深圳安防企业,还是环渤海安防企业,全国的安防企业面临的第一问题,永远是生存。9月初拜访胡扬忠胡总,曾经直言不讳的问,深圳的很多企业多说海康、大华把我们的生意都抢了,压力太大了,您怎么看。胡总回答的也很直接,海康也是企业,也要生存。市场结构变化,不是恶性竞争的结果。

  当我们把会议主题定为“安定天下”,当我们公布会议在杭州举办等等,很多深圳的老友开始找我,说安定天下离不开深圳,企业集中度和产业链集中度也应该选择珠三角而非长三角。我无意,也绝对不想参与深杭孰轻孰重的大讨论,第一没权威,第二没数据,第三没必要。对于中国整体安防市场而言,非要分出个谁上谁下确实没有十分的必要性,都是中国的产业,都是我们的人在应用,都是出口到国外挣世界的钱。但抛开市场规模、企业单产等等因素不谈,从研发和技术输出能力讲,杭州企业确实处于领先的地位。

  如果举例,那么我们就以雄迈为例。之前名不见经传的雄迈,从去年开始显山露水,虽然不是上市公司,财务无法对公众全部公开,但是从现有的消息上看,雄迈可能已经跃居行业老三的位置,营业额至少超过20亿元。对于雄迈,华南,更直接说深圳的众多生产加工制造型的企业可能最熟悉,因为他们之前的业务,就是为这些中小型企业提供摄像机的解决方案,也就是食物链的上一层。本次论坛,我们也请到了雄迈的陈晋生陈总参加讨论。台下有人问出“雄迈的买家,也就是深圳中小型的企业现在非常困难,雄迈打算怎么做”时,陈晋生对深圳的企业做出了这样的评价:“为什么很多深圳制造业会陷入价格的怪圈呢?主要是因为他们放弃了细分,一味追求短、平、快的低端标准和低价市场。华南的制造商受制于一些互联网思维的影响,都追求短平快。互联网思维有很多好的方面,但是互联网思维不好的地方就是这种短平快的思维影响到企业中长期的发展。”

  深圳和杭州,一个手勤,一个思考。如果把中国安防市场用长江比喻,之前的长江起源于国外的贴牌,起源于外企的技术,到现在为止,随着研发的投入和对技术的重视,包括一些市场政策的应用,华东也许已经屹立在了青藏高原,是不是起源不好说,至少站在了原始起点,然后形成大江大河,分支无数。每一个分支,就是安防的一个细分领域,无论是智能化、网络化、高清化,还是交通、能源、公安司法、智能楼宇、平安城市、家庭用安防产品等行业化应用,都是一种衍生和分支。上风上水,近水楼台,华东和杭州在这一环上可以说占到先机。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