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百度发布2018财报:Q4净利仅3亿美元,Apollo风险在加剧?

2019-02-23 10:10
车智
关注

北京时间2月22日,百度发布了2018年Q4财报,以及全年未经审计财报。根据Q1-Q4的各季度财报,以及全年财报,得出下面一系列数据(单位:人民币,标注除外):

1、2018年营收1023亿,增长28%,运营利润155亿,同比下滑1%,运营利润率15%,低于去年同期的20%;

2、2018年Q4营收272亿,同比增长22%,净利润21亿(3.03亿美元),同比下滑50%;

3、2018年Q1-Q4的净利润分别为:46亿(7.28亿美元)、64亿(9.67亿美元)、44亿(6.45亿美元)、21亿(3.03亿美元);

2017年4月19日,陆奇在上海车展上宣布了百度Apollo计划,在2017年7月份,陆奇在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宣布Apollo 1.0开放平台正式上线。2017年并不是百度Apollo推出的完整财年,2018年才是百度Apollo推出的完整财年。

01 Apollo后的完整百度财年

从Apollo正式宣布后的这个完整财年的财报,我们可以看到几个有意思的数据:

1、2018年百度运营利润下滑,但幅度不大,同比下滑1%,但是,这是在营收增长28%下录得的利润下滑;

2、运营利润率下滑,从2017年的20%,下滑到2018年的15%;

3、Q4营收同比增长22%的情况下,净利润下滑50%,净利润仅为3.03亿美元。

迄今为止,百度并未正式公布任何关于Apollo的营收数据、人员数据和盈亏情况,不过,百度现阶段也不应该寄希望于Apollo能够提供像样的营收数据和盈利数据,就全球来看,自动驾驶行业尚处于大规模投入阶段。

对于类似Apollo的投入,以及造成的财务表现不佳的情况,百度CFO余正钧表示:“百度业务正在由移动互联网向智能家居、智能交通、云和自动驾驶多元化拓展,并将坚定持续地投资。我们希望看到这些投资结出硕果,并在未来几年持续推动百度的收入增长。”

有现金奶牛之后,为了拓展业务边界,寻求新的增长点,而进行新业务的尝试,这是大公司的一贯做法。对于百度来说,现金奶牛无疑就是以搜索业务为核心的“Baidu Core,即搜索业务与交易业务的组合”,总营收为783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2%。

这些年来,百度为了开拓搜索业务以外的新业务,也是进行了多次的尝试,记忆尤深的是2015年,李彦宏豪言壮语的说为O2O豪砸200亿元,却因为大规模的补贴影响到了主业,甚至把百度拖入了最艰难的时候,陆奇入职的时候百度市值只有610亿美元,但搜索业务一直为百度提供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问题在于,百度在Apollo上,还能有耐心持续投入多久?从2017年4月正式宣布推出Apollo开放平台,到2019年1月的CES 2019期间推出Apollo企业版,掐头去尾在短短20个月内要将开放平台进行商业化,原因或许能从百度的财报找到答案。

02 学习对象谷歌与Waymo

百度被认为是中国的谷歌,当时李彦宏创立百度也是主攻搜索业务,在需要融资时候,拿着BP去见投资人,投资人看着这个年轻人,问“如何与谷歌竞争”,在投资人“怎么打得过谷歌的质疑”下转身离开,哪个机构就不讲了,虽然“错过”了百度,但也都是投资大佬级的存在了。

至于百度搜索为何能起来,这里就不过多去谈背后的原因。百度除了学习谷歌做搜索,Apollo也有是学习Waymo的意思,相同的是都瞄准汽车智能化的机会,重金投入自动驾驶领域,不同的是的是Waymo从不对外公布技术,更不用说开源了,Apollo则打着开放平台的旗号。

但是,谷歌从事自动驾驶领域的时间早太多了,Waymo的前身可以追溯到2009年,谷歌X实验室的无人车项目,迄今刚好10周年有余,而百度从事无人车应该是2015年前后王劲豪言壮语的宣布自动驾驶要“三年商用、五年量产”开始进入大众视线。

在百度开始自动驾驶业务没多久,在2016年底,谷歌进行了架构调整,成立了母公司Alphabet,并且将谷歌业务进行剥离重组,Waymo正是在这个时候进行独立,独立后的Waymo,经过两三年的发展,摩根士丹利予以的估值是1750亿美元,Jefferies予以的估值甚至是2500亿美元。

虽然估值和市值不能并论,并且Waymo的估值也没有外部投资者予以定价,最近定价的投资可能是大众CEO Herbert Diess提议120亿欧(约137亿美元)收购Waymo 10%的股份,但交易最终没有成行。毫无疑问,一旦Waymo开放融资,投资者会蜂拥而至,中东的石油美元、孙正义的千亿美元愿景基金以及中国的资本都不会错过机会。

坊间一直传闻百度Apollo要进行拆分,但是,百度从来都是坚决否认。拆分与否,在百度内部可能也是分歧严重。拆与不拆,对百度来说,是两难的。拆了,百度的想象空间有限,不拆,留不住人才之余还要巨大投入,风险正在加剧。

03 自动驾驶太烧钱加剧风险

虽然百度从未公布过Apollo的财务数据,只能进行横向对比,对比国外与百度同属自动驾驶一线团队的财务情况。

迄今为止,真正完整公布财务情况的自动驾驶一线团队的是GM Cruise,GM在公布2018财报的时候,甚至把并购三年以来Cruise的亏损情况一并公布:2016-2018,分别亏损1.71亿美元、6.13亿美元和7.28亿美元,总亏损15.12亿美元。

在财报分析师电话会上,GM CEO Marry Barra特别提到的是,在2018年Q4,Cruise投入了2亿美元,也就是说,Cruise的投入在加大,变得更为烧钱了。此前,车智君曾撰文分析,2019年自动驾驶的军备竞赛,进入了年烧钱10亿美元的级别。

百度也从来未公布过Apollo的数据,所以只能引用非官方的数据显示,人员方面,Apollo包含外包人员(也就是美国的合同工,类似临时性质)约1900人,其中L4事业部400多人,总人数超过了Waymo950人、Cruise、Uber ATG约1000-1200人的规模。

盈亏数据方面,2018年亏损13亿,2019年预计亏损20亿,但不确定单位是美元还是人民币,横向对比美国的一线团队,单位极有可能是美元,从2018年财年百度净利率下滑五个点,对应1023亿人民币的营收规模,就是大约50亿人民币,而Apollo应该是百度目前最大的单一投入项目。

不过,上述的人员规模和亏损情况,都没有得到百度官方的证实,仅供参考。相比外界的盲人摸象,有着更详细的Apollo完成财年的2018年财报数据,或许会让百度重新考虑这个问题——是否拆分Apollo。

对于百度或者对于Apollo而言,拆分或许是更好的选择。对于百度而言,拆分后就是预防仍需要大投入的Apollo风险不蔓延到主业,对于Apollo而言,拆分后能够引入外部投资,并且能够更从容的做相应的期权激励,留住人才,尤其是大牛。

提一个往事,在2015年底还是2016年初,也是百度最艰难的时候,百度召开了一个投资人会议,目的是向投资人介绍百度的项目,希望得到外部的资金支持,当时车智君以投资人的身份参会,作为行业新人去得比较早,现场人很少,看到李彦宏在彩排试麦,现场灯光还没完全亮起来,略显憔悴的李彦宏,在并不明亮的会场,显得是那么的孤独和落寞。

所以,真的不妨继续学习Waymo。拆分后的Waymo,发展速度可谓惊人,估值更是水涨船高,超过1000亿美元估值融资对于Waymo来说,应该不是问题,而百度的市值,最新收盘价市值在598.9亿美元,比陆奇入职时的610亿美元还要低。

再不拆分Apollo,百度可能会重新陷入到当年O2O的泥潭。自动驾驶的战线之漫长,投入资金之多,即便是当年O2O大战也不能与之相比,真正的商业化至少在2020年后,要想营收平衡或者盈利要到2025年。

在2019年,如果百度拆分Apollo,也不要觉得奇怪,方式可能是保留车联网,与同属于AIG的地图进行合并,Apollo除了车联网业务外,拆分出去与被投企业进行合并冲科创板,我们也不要觉得意外。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人工智能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