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2020,飞行出租EVTOL低调加速,或将抢了自动驾驶的风头丨亿欧观点

2020-01-19 16:25
亿欧网
关注

当前自动驾驶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是便捷和安全。

随着世界范围内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很多问题也随之而来。城市人口的增加,导致城市交通拥堵问题日趋严重,为城市出行带来极大不便,造成巨大的出行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

拥堵.jpg

随着自动驾驶汽车和各类出行服务的发展,一线大城市中心的交通拥堵现象不减反增,人们在城市中心的出行时间也随之增加,这不只是只有中国目前面临的问题,是全球性的问题。

对于自动驾驶而言,安全是放在首位的。

在完全自动驾驶未全面普及的情况下,自动驾驶车辆不可能具备“激进”的驾驶风格:可能较远距离便开始刹车,也可能始终与前车保持较远的距离,与相邻车辆距离较远的时候才会变道。

以上的种种表现都让自动驾驶车辆与一个谨慎的新手司机无异,因此有观点指出——低级的自动驾驶技术可能导致整个车流变得行驶缓慢,从而加重交通拥堵现象。

只有在完全自动驾驶,即L5自动驾驶技术得到全面普及后,配合智慧城市等解决方案才可能极大的缓解交通拥堵问题。

但是目前来看,我们离全面普及L5还需走很长的路。

Gartner 2019技术成熟度曲线

Gartner 2019技术成熟度曲线,预测完全自动驾驶的全面普及至少需要十年

那么在这期间,是否有其他缓解交通拥堵,并解决日益增长的出行需求的解决方案呢?

飞行出租EVTOL(电动垂直起降)

绝大多数人听到空中出行,都会觉得应该是科幻片中才应该出现的场景,离现实太过遥远。恰恰是因为这种固有观念,大部分目光始终局限于地面交通,从而忽视了空中出行。

在我们认为太过遥远的时候,已经有大量玩家入局了,其中不乏科技、汽车、航空等行业巨头:

2016年10月,Uber发布了空中共享出行白皮书,宣布将组建名为“Elevate”的出行网络,由完全电动的飞行器组成,它们可以根据需求垂直起飞和降落;

2020年1月9日,Uber和现代汽车在CES(美国消费电子展)上宣布合作,将开发电动飞行出租车,以缓解城市拥堵,并公布了一款全新的全尺寸飞机概念车。

Uber官网,Elevate界面

Uber官网,Elevate界面

2017年9月,腾讯8000万美元领投了成立于2015年的德国空中出行创业公司Lillium。此外,腾讯在2019年11月的WE峰会上着重介绍了Lillium的最新测试进展。

Lillium官网界面

Lillium官网界面

2017年,吉利全资收购了由五位麻省理工毕业生创办的飞行汽车公司Terrafugia;

2019年9月,吉利领投,戴姆勒跟投对德国城市空中出行公司Volocopter共计投资5000万欧元,双方各自占股10%。

Volocopter官网主页

Volocopter官网主页

2019年12月,国内空中出行公司亿航智能在纳斯达克宣布上市,也是全球空中出行第一股;2020年1月8日,亿航智能在美国通过测试取得FAA飞行许可;

与其他空中出行公司不同的是,亿航一开始就选择了无需飞行员的智能自动驾驶的方向。

亿航官网页面

亿航官网页面

除了上述公司之外,还有如奥迪、丰田的老牌车企,以及空客、波音、克兰菲尔德等航空巨头,都陆续低调进入这个赛道,足以看出大家对未来飞行出租的重视。

但相比于近两年对自动驾驶的火热程度,飞行出租却“低调”于大众视线。少了外界的喧扰,飞行出租却在近几年走上技术突进的“快车道”。

相比地面,飞行出租有着无法比拟的优势:没有路人,极少的移动物(除了鸟类),广阔的出行空间,无需考虑道路情况,无需道路基建等等,几乎直线距离的移动等等。

在下图中,Uber比较了同一路段不同出行方式所花费的时间和金钱成本。从图中可以看出,UberAir所花费的时间最短,仅需要29分钟,相对于UberX(快车)的69分钟和UberPool(拼车)的72分钟,以及私家车的60分钟,UberAir在节约时间成本上占有绝大优势。而UberAir的费用(90美元),也大致是拼车(39美元)的一倍多,UberAir的价格并没有让人望而却步。

Uber不同出行方式时间及费用对比

Uber不同出行方式时间及费用对比

飞行出租并非特权阶级所享,其共享模式也可以成为未来大众交通出行方式之一。

最开始的飞行出租,很有可能会是定点出行,固定航线,在特定场景下开始运行。如各高铁站到机场,特定商圈到高铁、医院、机场、矿区、农场、山区等等,对时效性有要求的行业有着重大利好。

事实上,从定点出行、特定场景运行这两点看,飞行出租和当下的全自动驾驶场景很像,只是在不同的场景上各有千秋。二者在货运方面的想象空间和应用落地,或将比较靠谱。

飞行出租的商业化使用,其难度远远低于完全自动驾驶的全面普及,大概率会比完全自动驾驶的全面普及提前很多。

Uber在2020年1月2日,承诺在2020年开始对其Uber Air飞行出租车服务进行测试,甚至预计EVTOL将在2023年成为主流。

由于空中交通的优势,自动驾驶飞行出租不需要收集大量的行驶数据,由于空中风险因素较少,也不需要高等级的深度学习算法。而其他硬件技术,早在2016年Uber在其飞行出租的白皮书就以及提出了相应解决方案,目前处于成熟测试阶段,在此不再叙述。

飞行出租需要解决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如何与无人机、航班、直升机等进行统一的空中交通管制(ATC)。这个问题,已经有玩家以超前的眼光入局,并跑在了前面。

AirMap

AirMap是一家成立于2015年的空域智能管理公司,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州。

AirMap并不去和无数的无人机公司争夺空域,而是专注于空域中无人机的安全与后勤业务,旨在为世界上成千上万的无人机操作员提供更加精确、实时的空中信息。

AirMap官网

AirMap官网

2017年,AirMap获得由微软领投的2600万美元的B轮融资,国内的百度也在投资之列,并在2018年宣布选择微软的Microsoft Azure作为其独家云平台。

AirMap官网投资者关系

AirMap官网投资者关系

2019年11月22日,AirMap发布了城市空中交通(UAM)报告,报告中进一步总结了此前经验以及当前的实际情况,提出了第一阶段完善的解决方案,这将使EVTOL能够安全地大规模进入低空领空。

AirMap此份报告中称,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预测,到2030年,全球将有大约2.3万架空中出租车,每年运送大约7.4亿人次的乘客。

作为一个空域智能管理平台,AirMap已经为超过25个国家/地区提供服务,为世界上80%的无人机内置了AirMap的服务,这其中就包括了大疆、3DR、Yuneec等世界知名的无人机品牌。

但是让人尴尬的是,拥有最强无人机产业链的中国,并没有像AirMap一样开放成熟的飞行服务平台。

最后,不得不提一下科技巨头谷歌。

2019年12月份,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和拉里·佩奇宣布退休。而佩奇早在2010年就以个人名义投资1亿美元给飞行汽车公司Zee.Aero,后来又投资了第二家飞行汽车Kitty Hawk,两家公司现已合并为Kitty Hawk。

Kitty Hawk官网首页

Kitty Hawk官网首页

Kitty Hawk目前的兼首席执行官是Sebastian Thrun,而其另一个身份是谷歌无人驾驶之父,也可以算是Waymo之父。

同时,特伦还是全球第一家慕课公司——优达学城的创始人兼CEO,就在今年(2020)新推出了针对飞行汽车的首个纳米学位。

优达学城,飞行汽车纳米学位报名界面

优达学城,飞行汽车纳米学位报名界面

谷歌在未来的出行上,无疑是上了一道双保险,不管怎样,都能分得一杯羹。而这位谷歌传奇创始人对飞行出租的过分关注,也难免让人猜测是否飞行出租才是其关键押注,现在的Waymo只是“明修栈道,暗度成仓”?

结语

飞行出租很有可能是继自动驾驶之后的下一个风口,并且将有可能在完全自动驾驶到来之前,实现规模化运营。

飞行出租和自动驾驶解决的需求并不是对立的,而是处于一对平行轨道,在不同的场景需求下互相补充,就像“拼车”之于“快车”。

回到国内,早期布局投资飞行出租的吉利、腾讯、百度可能会获得巨大收益,而亿航在这场比赛开始之前,就已经出发了。

编辑:刘欢

作者:牛得汀EO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人工智能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