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新势力蔚来的近万亿市值会坍塌吗?

2020年新势力造车企业市值突飞猛进。 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中概股三家造车新势力市值超过1300亿美金,特斯拉市值超过6000亿美金。 仅4家新势力车企,就创造了近万亿美元的市值。 以蔚来汽车为例,其创始人李斌曾被称为“2019年最惨的人”,那时,蔚来汽车的股价一度跌到不足2美元。

但是2020年,蔚来汽车迎来暴涨,一年内股价上涨11倍,相比2019年底的最低点更是上涨了35倍,还在去年11月连续两天成交额位居美股第一;另外两家,小鹏和理想一年内也分别涨了102%和75%。 新势力企业的代表特斯拉,2020年股价涨幅超过8倍,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汽车制造商,估值相当于3个丰田。 相比之下,代表大盘的道琼斯指数、恒生指数、上证指数,分别只上涨了7.25%、-3.31%、14%。 什么原因维持了新造车势力如此之高的市值?未来还有哪些领域能够创造神话? 

12月18日,在第二届新能源汽车商业化大会上,《电动汽车观察家》邀请了汽车产业及投资领域专家,全国工商联汽车经销商商会常务会长、新能源汽车专委会会长李金勇,中关村科技租赁大智造事业部总经理郭蔚,明势资本发现者基金投资副总裁许华晔,以及安信证券电新首席分析师邓永康对此进行深度解读。 在他们看来,这一轮的红利来自于电气化和自动驾驶,下一轮增长的焦点则集中在自动驾驶相关领域。 1原因:产品力提升,自动驾驶加持 关注股市可以发现,2020年以来,不仅造车新势力的股价一路高涨,国内新能源汽车概念股也都大幅攀升。

(1)产品力提升,产业、消费者认可度提高

对此,李金勇、郭蔚及许华晔都认为,这说明新能源汽车产品能够基本满足消费者的需求,由被动政策激励购买,转到自主需求阶段。

郭蔚认为,新能源汽车技术发展已经达到可以为消费者带来福利的时期。“与传统燃油车相比,便捷性差别也不太大,整个行业进入良性循环的状态。”

李金勇对此意见相同,他认为,产品端已经极大丰富。目前市场上的产品能够满足不同层次消费者的需求:关注智能车的消费者,市场上可以提供自动驾驶、智能化产品;关注低端车的消费者,市场上能够满足便捷性,使用成本低的产品。

“例如宏光MINI EV已经卖到山东、河南、河北这些被低速车充斥的市场,这说明消费者开始认可并接受电动汽车,这是非常好的表现。”

全国工商联汽车经销商商会常务会长、新能源汽车专委会会长李金勇(左)和中关村科技租赁大智造事业部总经理郭蔚(右)

因为私人市场的启动,机构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疑问减少了,“之前机构的一些领导会问这个行业行不行,现在投资机构要问的是选哪个企业。”李金勇说道,“现在这些机构关注点不是投不投,而是要投哪家。”

(2)自动驾驶加持,股价大幅攀升

电动汽车市场的向好是一方面。在邓永康看来,自动驾驶技术是推动这些车企估值大涨的另一重要原因。 邓永康认为,特斯拉的硬件技术只能支撑其估值达到一个丰田市值程度,自动驾驶技术和生态建设才是支撑其达到三个丰田市值的重要因素。 其次,科技行业再此之前没有太多用武之地,如今在汽车领域被寄予厚望。

“2000年那会儿,互联网带来的一波科技浪潮;上一个10年,是苹果引领科技发展的阶段;再往后10年,则是汽车。” 邓永康解释说,汽车这条赛道既长又宽,在科技领域没有比它更好的赛道,因此被寄予厚望,促使大家一起推涨了相关企业的估值。 许华晔也认为,如果没有智能化网联化的话,特斯拉绝对达不到到今天的估值。“因为车企在过去发展了100年,估值最高也就不到2000亿元,跟以前的手机行业一样,如果没有iOS、没有安卓创造的软件生态的话,一个硬件公司是不可能做到万亿估值。”

对汽车来说,自动驾驶就是智能化的核心。“如果没有自动驾驶能把人的时间和空间解放出来,谈网联化和生态都是没有意义的。”

智能化、网联化的基础在于软件以及软件的迭代,这方面具有互联网特性的造车新势力更具有优势。

2下一阶段方向:自动驾驶

对于电动汽车下一个机会,郭蔚和邓永康将大方向放在自动驾驶领域。郭蔚坦言,未来发展还得看智能化。

郭蔚表示,他们在无人驾驶领域也有一些布局,包括股权投资、债权投资等,但是无人驾驶还属于新技术,目前能够落地的还是矿山无人驾驶、港口无人驾驶。他们在债权投资方面更偏重资产运营端,制造业方面会选择一些好的企业加持。

对于一级市场,邓永康则把未来10年的大赛道锁定在智能化领域。他认为,目前很多企业都在考虑生态,其实他觉得底层的低功耗元件和超强算力才是最难的。 安信证券电新首席分析师 邓永康

邓永康举了一个例子,比如现在CPU、雷达这些硬件能基本满足智能驾驶的需求,但是因为功率太大,电池只能支撑5分钟。“所以华为还有其他的一些做智能驾驶的公司,首先布局的一定是芯片。”

就算力方面,自动驾驶对软件和软件架构要求也很高。邓永康以小鹏P7举例,这辆车大概有十几个摄像头采集数据,需要计算并进行判断,要完成这些数据的处理和判断对算力要求非常高。

此外,还有生态建设。邓永康认为,L2到L3、L4级自动驾驶阶段,可能会衍生出很多生态,未来这方面也会有很大发展。

不过,邓永康不建议一级投资者再来投新能源汽车行业。他认为,各领域竞争格局已经显现,“比如说电池这个环节,隔膜、正极负极和电解液,各个环节的龙头企业已经显现,而且这些企业上市时间比较长,他们完全可以借助二级市场进行融资发展,新的一级投资者想进来则非常难。”

对于二级市场,从整个新能源车产业链上看,邓永康提示,供需紧平衡的环节和二三线标的值得重点去关注。因为需求比较差的时候,龙头公司的业绩一定是最好的;而在需求高景气的时候,往往会出现供给端和需求端产能周期错配的问题。

产能错配是因为市场差的时候,企业往往很难准确市场合适恢复时间,供给不会完全释放;但是需求释放速度较快,这就给二三线标的带来了市场。

在电动化之后,行业将增长点锁定到智能化,自动驾驶是行业内公认的下一轮增长点。

当然除了资本层面的重视,国家在政策层面也早已给出信号。早在2017年,自动驾驶被列入国家战略。频频出台的政策表明中国政府高度重视自动驾驶汽车的发展,将其看作汽车产业升级的必备条件。

在政策的保驾护航与资本助推的双重利好之下,自动驾驶未来可期。(完)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人工智能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