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华为:不仅仅是Tier1,还是Tier0(操作系统)

华为:不仅仅是Tier1,还是Tier0(操作系统)

为了研究无人驾驶终局时代的Tier1,我们先复盘智能手机市场现在的格局。

我们将智能手机产业链分为三大块:

1、集成商:华为、小米、三星、苹果等品牌商。

2、被集成:手机行业的tier1,提供最核心零部件。

3、操作系统:这是最大的壁垒和最大价值量所在,手机的“tier0”。

我们发现三星除了操作系统之外,实现了其他所有的集成和被集成,是智能手机行业的显性王者。苹果虽然所有硬件半导体都是集成,但是自己有最核心的操作系统,所以是手机行业的隐形王者(还有谷歌)。中国厂商华米OV,虽然所有硬件半导体和操作系统都是集成,但是依靠产业链的横向生态扩张做到了集成商的极致。

手机的集成商:

1)品牌集成:这是中国厂商最大的优势所在,全球前6大品牌,4家来自于中国,比拼的是品牌力、渠道力和产品力(方案整合能力)。

2)整机集成:主要是以富士康、比亚迪为主的ODM厂商,还有以立讯为主的模组精密代工能力,拼的是规模化之后的效率,还有对抗正熵的能力。

手机的被集成:

1)半导体器件的被集成:类似于汽车工业的TIER1,主要是手机的6大核心元器件(DRAM、LCD、NAND、CIS、射频、模拟),这是价值量最高的半导体大宗商品,三星、海力士、镁光、台积电、思佳讯、韦尔、京东方、TCL、TI,通过几十年的超强资本和技术积累,搭建了无与伦比的护城河,这也是手机行业的TIER1(执行层)。

2)SoC的被集成:SoC是软硬件结合的枢纽,是手机创新的母版,是芯片、OS、硬件交互的平台,其本质是对抗摩尔定律产生的异构计算架构;联发科SoC模式的出现,大幅度降低了行业门槛,也为中国集成商HOVM快速发展、夺得主动权创造了必要条件。目前高通骁龙、苹果A系列、海思麒麟、三星猎户座、联发科Helio各自占据细分市场,成为手机行业的TIER1(思考层)。

操作系统:操作系统的竞争是数字商业文明竞争的终极形态。

谁能掌握一个操作系统,谁就能支撑1万亿美金市值,比如Google的安卓和微软的Windows;谁能掌握两个操作系统,谁能有2万亿美金,比如苹果的iOS和Mac。SoC决定了硬件的生态,APP Store和编译环境决定了软件生态,但是OS是软件和硬件生态的“生态”。

由此,我们再看智能驾驶终局的Tier1?

同样的,我们将无人驾驶产业链分为三大块:

1、集成商:油车派、手机派、互联网派、新势力等品牌商。

2、被集成(Tier1):也就是Tier1由之前单纯的ECU执行部件,变成三大类Tier1(执行、思考、半导体制造)

3、操作系统:这是最大的壁垒所在,是软件和硬件生态的生态,是无人驾驶的“tier0”。

无人驾驶的集成商:

1)品牌集成:这是中国厂商最大的优势所在,手机产业目前的格局其本质就是中国厂商品牌、渠道、产品定义集成能力的体现,未来以奔驰福特为首的油车派、华为小米为首的手机派、蔚来小鹏为首的新势力都体现了这种潜力。

2)整机OEM:主要是以比亚迪、麦格纳等为主的整车集成,还有富士康等为主的模块化精密集成,这是整个无人驾驶的物理基础,未来最大的增量来自于手机供应链向电车供应链的迁移。

无人驾驶的被集成:这是自动驾驶时代的Tier1,与手机的两大Tier1不同,智能驾驶的Tier1负责三大功能(执行、思考、晶圆制造)

1)半导体器件的被集成(晶圆制造):类似于智能手机的TIER1,手机的6大核心元器件(DRAM、LCD、NAND、CIS、射频、模拟),也是无人驾驶的核心元器件。特别是与电控相关的功率半导体(IGBT、MOSFET)成为新的Tier1,这是与传统汽车最大区别,也是最大的增量,这也直接导致了全球范围内的恐慌性缺芯,考验的依旧是国家的综合国力,和对极重资产+极重研发晶圆厂的投资力度。

2)SOC的被集成(思考层):这是思考层的被集成,华为ADS、英伟达Xavier、特斯拉的FSD、高通、Intel Mobileye等解决方案出现,将成为全新的Tier1赋能传统车企转型成无人驾驶,华为目前走在全球前列,与特斯拉FSD封闭式不同,华为的模式类似于Android+ARM的联盟,最终成为无人驾驶产业链中最具价值和想象力的部分。

3)DCU的被集成(执行层):这是执行层的被集成,ECU到DCU的转型、MCU到SOC的转变、机械到机电/机电到软硬件的转变,极大的重塑了原有执行层面Tier1的格局,由之前被发动机和变速箱锁死的赛道,得到了数字化的解放。但是博世大陆等传统机电巨头把持的knowhow和专利依旧是其能够继续跻身Tier1的实力

无人驾驶的操作系统:这是从牛顿力学到控制论、信息论、系统论的转变,为了适应巨量复杂系统的融合、执行、学习、这个操作系统会区别之前所有已知系统。

与电脑时代的Windows和手机时代的iOS不同,无人驾驶的操作系统会具备异构的特征,与AI芯片一样,不仅仅是单独的CPU or GPU or FPGA,而是GPU + CPU、FPGA + CPU、或是CPU + GPU + ASIC的异构混合,而同样的,5G得本质也是异构的网络。

目前全球已知的三类操作系统:

1)桌面(复杂计算):Windows、Linux、MacOS

2)移动(精简计算):iOS、Android、鸿蒙

3)公有云(云端计算):我们将公有云(亚马逊、华为云、Google云)也称之为B端的操作系统。

无人驾驶作为异构芯片基础上的全新计算平台,其未来的操作系统必须异构桌面、移动、云端,目前看来,苹果、Google、华为具备两个操作系统,具备先发优势。另外特斯拉的先发优势和深度软硬件整合也具备获得无人驾驶操作系统的实力。

作为人类数字文明的巅峰,本篇我们思考了无人驾驶行业最终的格局。

结论是1+3+4+N格局,也就是1个超级IDM、3类Tier1、4个操作系统、N个集成商。

1:一个超级IDM:类似于智能手机的苹果的地位,目前看来特斯拉更符合这个定位(全链路的IDM)

3:三类TIER1:不仅仅是博世大陆把持的DCU/ECU执行tier1,而且出现了以华为、英伟达为主的SoC思想tier1、还有以三星台积电为主的半导体制造Tier1,共同构成了无人驾驶时代的Tier1

4:四个操作系统:操作系统是终极的商业竞争,苹果和谷歌靠着OS把持了智能手机的绝对主导权和绝大多数利润,目前看无人驾驶的操作系统最后会出现4个(华为、特斯拉、苹果、谷歌)

N:N家集成商:在被集成充分发达时,势必会重新出现智能手机的“联发科时刻”,最后的竞争会落入到品牌商的红海市场,这是中国厂商(小米为首的手机派、长城比亚迪等为首的油车派)的主场。

综上,对于中国而言,最大的壁垒已经不是集成也不是操作系统,而是半导体的被集成产业链(芯片制造、设备、材料),这是未来中国迈向无人驾驶的最大障碍。

世界是物质的,也是能源的,在无人驾驶时代,世界还是信息的。能源、物质、信息的深度融合构成了未来全新的世界:异构的算力(AI芯片)、异构的网络(5G/6G)、异构的操作系统(华为鸿蒙)。

华为:不仅仅是Tier1,还是Tier0(操作系统)

风险提示:技术发展不达预期、全球芯片短缺、技术竞争和封锁、被AI算力+算法唤醒IoT物联网产生自我意识后的不可控。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