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字节跳动“上云”,图什么?

2021-06-11 08:48
有牛财经
关注

风起云涌的中国云计算市场,似乎即将迎来一位新玩家——继阿里、腾讯之后,新晋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也开始了它在公有云赛道上的长跑。

根据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火山引擎部门将在今年9-10月正式发布包含计算、存储和网络的云计算laaS(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基础设施即服务)服务。据报道,该将交由字节跳动旗下容器云服务商“才云科技”创始人张鑫负责,向现火山引擎总经理谭待汇报。另外,字节跳动还计划在上海、深圳等地建立大型数据中心,用于对外提供laaS服务。

字节跳动“上云”,图什么?

有关于字节跳动进军云计算的传闻和迹象,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了。

早在2019年7月,字节跳动就提交了名为“字节云”的商标申请。从天眼查信息可知,这一商标包含社会服务、科学仪器、教育娱乐、社会服务等分类,如今状态仍显示为“未公开”。

此外,名为bytecloud.com的商标也已经在工信部完成备案,备案主体为字节跳动的全资子公司——北京飞书科技有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字节跳动还拥有另外两个域名:cloud.bytedance.com以及larkcloud.com,而这两个域名都指向一个名为“轻服务”的网站。从描述来看,这个网站提供页面托管、数据存储等服务,属于北京火山引擎科技有限公司。

同时,字节跳动也在去年于各大招聘平台上线了云计算相关招聘需求,岗位达到数十个之多,包括私有云架构师、laaS解决方案工程师等。一位接触过字节跳动招聘需求的求职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字节跳动的云业务“不像是对内业务”,且“大部分岗位具有对外特征”。

今年5月24日,字节跳动做出了或许是成立以来最重大的决策——与合作多年的伙伴阿里云做切割,终止在其服务器上存储数据的交易。这被多数人认为是它进军云计算的前兆。

看上去,字节跳动在这条赛道上的决心已定,那么它的目标又是什么呢?

和大部分人的认知不同,字节跳动并非完全的云业务新人,它只是较少涉足偏向底层的laaS服务——在PaaS(Platform as a Service,平台即服务)和SaaS(Software-as-a-Service,软件即服务)方面,字节跳动累积了不少经验。例如其基于SaaS的企业办公软件飞书,以及另一项SaaS服务“灵驹”(ByteAir),两款产品分别对标阿里旗下钉钉和百度智能推荐。

目前,市场上大多数SaaS服务都有着来自统一体系下底层基础设施的强力配合,例如钉钉就能得到来自阿里云的云服务器支援,而百度智能推荐背后则是百度云。显然,这种模式能够使企业在云服务方面的商业模式更加完整,对于想在SaaS上分一杯羹的字节跳动来说,laaS是它不得不进军的方向——即使这条路上布满荆棘。

公有云这块蛋糕,好啃吗?

最初接触laaS时,大多数人可能会认为它是一门极为赚钱的生意。以亚马逊的AWS为例,其营业收入高达453.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96.23亿元),在全球排名第三的谷歌云,其同期的营业收入也达到130.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33亿元)。

细分到国内,公有云市场规模依旧在不断增长。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中国公有云市场规模达到689.3亿元,同比增长57.6%。

但不同于其他行业,laaS绝非一门简单生意,在获取回报前,它还需要大量资本开支以及研发投入的积累,像是亚马逊、阿里和腾讯,它们手中的服务器数量经过十数年积累,目前都达到了百万级别,这是字节跳动短时间内难以追上的。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当下全球公有云市场格局非常稳固——亚马逊、微软、谷歌以及阿里占据行业top4的地位已经数年之久,依旧没人能够动摇它们的地位。

在国内,这一格局虽然有所变化,但行业头部选手的统治地位依旧非常明显。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阿里云、天翼云、腾讯云占据了国内公有云laaS市场份额前三,所占份额分别为36.70%、12.80%和11.40%。华为云、光环新网则位于第二梯队,市场占有率合计为14.80%。按此计算,这五名玩家合计占据了75.7%的市场份额,行业集中度极高。

在字节跳动之前,并非没有巨头尝试挑战过这一格局,但它们的结局多以惨败收场。典型的例子是美团云——曾经意气风发想要“以技术突破边界”的它,在2017年后就屡屡陷入员工离职、掌门人“跑路”的风波之中,最终在2020年3月被关闭。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苏宁旗下苏宁云商城也宣布停止销售服务,并在4月30日正式停止运营。

一位云计算从业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云计算市场客户正加速流向头部玩家,新入局者想要再分到一杯羹很难。“早期那些巨头做云业务除了拼资源、拼技术和拼服务之外,最大的优势就是它们处在互联网的增长期,能找到很多企业客户。现在市场基本都固化了,新人能拿到的增量除了大型企业就只有政府客户,但政企市场上也是狼多肉少。”

字节跳动的下一个增长点在哪里?

话虽如此,但找到一个全新的增长点仍是字节跳动不得不做的事——在它引以为豪的广告变现模式触及天花板之前,对新业务的探索是极为必要的。

在字节跳动的收入结构中,广告占据了很大一部分,而广告收入则来源于它旗下的各类内容聚合平台,除开“三板斧”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外,皮皮虾、懂车帝等App也属于此列。这些平台依仗字节跳动强大的推荐算法,在持续吸引大批用户的同时,也以信息流广告等方式进行着高效的商业变现。可以说,只要用户们还抱着对碎片化资讯(新闻、段子、小视频、短视频)的渴望,字节跳动就很难陷入亏损,这是不争的事实。

此外,字节跳动还有电商这一变现方式,但由于发展时间不长,其仍然很难承担起字节跳动变现的重责大任——对比来看,抖音电商在2020年的GMV达到了5000亿元,而同期阿里GMY为7万亿,京东则为2.61万亿,抖音在量级上仍和三者有不小的差距。同时,抖音电商还面临着货物和供应链薄弱的问题,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题可不只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目前来看,字节跳动仍需要依赖广告变现业务创造营收,而这项业务的发展前景,与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拳头产品”的用户增长能力不无关系。然而,这些拳头产品的用户数量既然已经增长到了如此庞大的地步(一个例子是,抖音2020年日活用户数量已经超过6亿),还要面对快手、B站等对手的竞争,那么再保持高速增长就会变得很难。

要避开主营业务的增长天花板,字节跳动只有两条路可走——持续优化自身的广告变现效率,或者持续开拓新业务,找到另一条增长曲线。

所以我们能看到,字节跳动在2019年就加快了投资脚步,时下热门的赛道几乎被它投了个遍——人工智能、机器人、新能源汽车、教育、新消费、电商、医疗等。而且,字节跳动已经先行进入了其中几条赛道,并以它一贯的高举高打、多头并进手段开始扩张。

然而,字节跳动还远远没有成长到投资哪个领域就一定会胜利的程度,仔细观察它目前在主业务外的赛道,能够称得上是成功的产品真的是寥寥无几,失败的例子却很多。

多闪和飞聊没能打赢微信和QQ,悟空问答和微头条也无法彻底取代知乎,前者甚至还落得了关停的下场。在线办公市场仍由钉钉占着大头,飞书也只有在张一鸣拿它来批评员工的时候才有了那么点存在感。“才露尖尖角”的小荷的确还不能妄下定论,但谁知道它会不会被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湮没在时代浪潮里呢?

适者生存,不适者必须退出,这便是互联网丛林中的弱肉强食法则。字节跳动最终会成为前者还是后者?时间自会证明一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