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上汽拒绝华为背后:谁掌握着自动驾驶?

2021-07-05 17:36
BusinessCars
关注

当汽车行业面临巨大的困难转型,能改变“上汽”的也只有上汽自己。

6月30日,如果总结上汽集团股东大会到底有什么料?总结下来就是三件大事。

第一,60岁的董事长陈虹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表决通过继续连任董事长。

第二,有情绪激动的参互股东现场吐槽上汽“不作为”,比起比亚迪、长城股价翻涨5-6倍,上汽这家传统造车巨头“去年一整年股价只涨了4.3%”。7月1日,上汽的股票报收在21.56元,比起6月30日的21.97元依旧处于下降趋势。

第三则是当投资者提问,上汽是否会考虑在自动驾驶方面与华为等第三方公司合作时,陈虹立马表示,与华为这样的第三方公司合作自动驾驶,上汽是不能接受的。陈虹认为,让第三方公司为我们提供整体解决方案,这样它就成了灵魂,上汽就成了躯体。对于这样的结果,上汽是不能接受的,上汽要把灵魂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番“灵魂与躯体”之说显然也成为了这几年车企老大“最刚”的回应之一。

不被“牵着鼻子走”

“要把灵魂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说法,看上去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细细品来,“灵魂与躯体”的比喻实为恰当。在华为看来,下一代汽车传统部件的构成只会占30%~40%,剩下的则是与电子、计算、通信有关的智能软件,而这个部分也已经被慢慢证实。华为认为,“操作系统是作为底层技术,将成为食物链顶端的存在。”

而在陈虹这位“汽车老江湖”的眼中,华为的存在是“危险”的,即便华为不主张造车,但华为有着自身强大的技术研发能力,而这些便是电子、计算、通信有关的智能软件,是当下智能高端汽车的灵魂,当然有朝一日,华为所代表着的技术研发或将成为汽车制造的全部。

这样想来,陈虹的考量是深远的,更不想被别人“牵着鼻子走”。陈虹表示,“为了应对来自市场演变、技术发展、行业变革新的挑战,上汽将全面向“用户型高科技公司”转型,并和盘托出上汽的技术布局和看家本领。”

但其实股东们的内心焦虑也是正常的,毕竟华为太红。当下只要和华为绑定的车企,几乎都获得了多少的红利,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应该就是金康赛力斯,自4月上海车展,由华为和赛力斯联合打造的赛力斯华为智选SF5正式上市后,金康赛力斯从一家默默无闻的新势力车企摇身一变成为了“智选SF5两天订单突破3,000辆”的网红车企。

而受华为影响,小康股份的股价自2021年以来已实现多个涨停,创下5年来新高。就连金康自己都发公告称,“目前,公司股票价格涨幅达到86.77%,小康转债价格涨幅达到139.58%,请大家理性投资。”

尽管华为与赛力斯这波合作有被行业解读为是“华为试水汽车行业的一种手段”,但无疑,华为与赛力斯之间的这番合作,的确激起太多浪花,而层层浪花的效果也是这两家企业乐意看到的事情,名利双收的华为与赛力斯近乎开创了汽车行业内全新的合作营销模式。然而这样的营销模式,如果其他车企愿意,目前的华为想必也是愿意多释放一些自己的能量。

所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有不少上汽股民觉得“上汽不作为,竟然放弃与华为进一步合作的可能性”。虽然从目前股价的体现上来看,上汽的确缺少了一丝朝气,特别是在电气化转型方向上的举措对比新造车势力而言显得迟钝和笨重。但也不与否认,上汽仍然是国内最高的盈利车企之一。

话语权,到底在谁手上?

在陈虹所谓的“灵魂与躯体”说下,又可以引出一个当下大热的论题,当“软件定义汽车”以后,传统的汽车制造商未来还可以做些什么?

明显,上汽是不愿意给华为这类软件供应商,试想一下,如果上汽把有关电子、计算、通信有关的智能软件都交与华为,那也就意味着目前上汽最核心的整包方案以及相关数据都将出自华为之手。这个主动被动权的部分,上汽十分清晰。

BC认为,这就是上汽拒绝华为最重要的原因。陈虹高调的那份说辞,大有醍醐灌顶的意味,既给自己设了人设,也敲醒了其他车企,如果他们选择了华为HI智能汽车解决方案,那便是汽车傀儡。即便HI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十分高效便捷,但也让汽车制造商失去了作为一家车企核心平台架构。

虽然“华为三番五次申明自己不造车”,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华为则是在学习,学习如何作成一家更加全面的汽车制造。如今华为已经拥有电子电气架构、ECU等模块的选型,华为也可提供车辆定制化的服务,这一块占据了整车成本的40%。

所以上汽的硬气,在一定程度上是有道理的。像极狐华为版主打采用了华为自动驾驶的全套方案,而赛力斯则是与华为在合作营销上对消费者进行推广,除此之外并无亮点。

可上汽不同,在新四化转型之路上,上汽有更多更深的布局。比如,截至目前,上汽金融投资业务总体管理规模超过400亿元,投资企业中已有 5家在主板上市、4家在创业板上市、6家在科创板上市,

自动驾驶部分,上汽采用的是Momenta的解决方案,这家在今年3月完成了由上汽集团领投的5亿美元融资后,边将全新的自动驾驶技术适用于上汽旗下高端品牌智己汽车。

不仅如此,上汽还参与了地平线的B轮融资,成为地平线第一大机构股东。今年2月,双方又达成合作,共同打造对标特斯拉FSD的下一代智驾域控制器和系统方案。电池方面,例如美国固态电池企业QuantumScape,上汽也参与投资。

除了整车以外,从自动驾驶到软件开发,再到电池,这便是上汽的野心和硬气。比起一些车企选择与华为的合作,上汽似乎有着更大的算盘在打。

如何选择未来的发展方向,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汽车制造商选择了自己的路径。当然,像选择使用华为HI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车企有着自己对于核心技术的看点和认知,但陈虹的这番言论也在告诉外界,当汽车行业面临巨大的困难转型,能改变“上汽”的也只有上汽自己。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