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垫底AI四小龙,云从科技是伪人工智能国家队?

2021-09-13 09:04
紫财经
关注

中国AI四小龙在经历炒概念、抢金主两个阶段后如今进入争夺国内人工智能第一股的新阶段。

现在看来,晚于旷视科技与依图科技提交IPO申请的云从科技胜算最大,率先通过了上交所审核,已经向资本市场发起最后的冲刺,如无意外,大概率会在国庆前后登陆科创板。

不过,中国AI第一股的名号却无法掩饰云从科技在AI四小龙垫底的现实,同时也坐实了一个弥天大谎:该公司一向标榜的人工智能“国家队”只是一个可耻的幌子。

谁是AI四小龙中的小弟弟?

让机器像我们一样思考、工作是人类许多年来的梦想。近代法国著名的科幻作家儒勒·凡尔纳在1877年曾预言,未来很大一部分人类的智能会被机器人取代。70年前,学术界对此着手展开研究。

1950年,一位名叫马文·明斯基的大四学生与他的同学邓恩·埃德蒙一起造出了世界上第一台神经网络计算机,拉开了人工智能时代的序幕。同年,计算机之父阿兰·图灵提出了图灵测试。六年后,计算机专家约翰·麦卡锡正式发明了“人工智能”(AI)一词,后被人视作人工智能诞生的标志。

囿于诸多条件的限制,半个世纪以来,人工智能的进展极其缓慢,在我国产业界更是一个冷门领域,相当长一段时间,创业者与资本更喜欢追逐烧钱就可以迅速产生回报的互联网,在十年前才悄然发生变化。

2011年10月,清华大学的三位毕业生唐文斌、印奇、杨沐捣鼓出了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次年9月,依图科技在上海问世,2014-2015年,商汤科技、云从科技相继成立。这就是过去几年间席卷资本市场的中国AI四小龙或中国CV四兽(四大计算机视觉独角兽)。截至今年8月底,四家融资总规模超过50亿美元。

人工智能“国家队”的谎言

作为AI四小龙中成立最晚的公司,云从科技的业绩明显逊色于旷世视科技、依图科技、商汤科技,但有一样是竞争对手不具备的。在官网,云从科技给自己打上了“人工智能国家队”的标签。在紫财经的印象中,这种叫法都是外人赋予的。

更让人诟病的是,云从科技的理由很难说充分:孵化自中科院,创始人周曦系中科院“百人计划”引进的专家,并组建了中科院人脸识别研究团队;云从科技系首个同时承建三大国家平台并参与国家及行业标准制定的人工智能企业。

一般来说,资本纽带的强弱最能反映不同实体之间的亲疏关系。在中科曙光、国盾量子、寒武纪等中科系上市公司的股东名单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北京中科算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的身影,云从科技57个股东中无一直接隶属于中科院,换句话说,该公司没有从中科院旗下的产业基金拿到一分钱,只有南沙金控、国新资本、上海联升、广东创投等少量国资成分,持股最多的南沙金控所占比例不过2.21%。

在衡量一家科技公司含金量高低最关键的专利指标上,云从科技同样尴尬,其发明专利申请明显少于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依图科技等。截至2021年6月30日,云从科技共拥有发明专利93项,也难担起国家队头衔。

AI四小龙时代即将结束

不过,伪人工智能国家队的包装可以提供大量意想不到的好处。2019年8月,旷视科技闯荡港交所无果后,2020年11月,依图科技向科创板提交招股书,在这轮IPO浪潮中,云从科技也跟风发起申请。

云从科技招股书获受理前两天,依图科技已经接到上交所的问询函。外界相信,依图科技最有希望冲击AI第一股,无奈造化弄人,在上市审核的关键时间,依图科技与保荐人提出中止审核请求,这直接将云从科技的IPO进程提到了第一位。

不过,运气是最不靠谱的东西。9月9日,旷视科技也已通过科创板上市审核,商汤年底前登陆港交所亦无悬念,它们的步步紧逼让云从科技的人工智能第一股丧失了应有的意义,几家公司之间的差距将很快拉大,AI四小龙时代即将成为历史。(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