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商汤科技IPO急行军:再不上市,投资者就都要退货了!

2021-11-24 13:58
紫财经
关注

“夏商与西周,东周分两段。”相信许多人对这句历史朝代口诀都耳熟能详,国人习惯于把夏朝作为我国朝代的开端,不过,在国外学者眼中,商朝才是中国的第一个朝代。

当汤晓鸥以商朝开国君主汤命名自己的公司时,他一定希望商汤科技能传承那位“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的王者的特质,开创一个人工智能时代。

七年吸金50亿美元,软银为第三大股东

2014年10月,香港中文大学多信息工程系教授汤晓鸥在自己领导的多媒体实验室基础上创立商汤科技时,团队堪称豪华,一部分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香港中文大学、清华、北大的博士、硕士,另一部分是来自微软、谷歌、联想、百度等知名公司的相关从业者。

问世次年,商汤科技便拿下素有计算机视觉奥林匹克之称的ImageNet大赛的冠军,成为首个在此项赛事中夺魁的中国企业。过去六年半时间里,商汤科技在各项全球竞赛中获得了70多项冠军,发表了600多篇顶级学术论文,并拥有8000多项人工智能专利及专利申请。

截至2021年6月,商汤科技已建成世界上最大的计算机视觉模型,拥有超过300亿个参数,可以识别1000个物体类别,是全球第一家将刷脸支付技术集成到千万人口特大城市地铁售票系统中的公司,其创建的城市方舟支持了11个人口超过1000万的特大城市的城市管理。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商汤科技收入在2020年位列行业亚洲第一,到今年6月底,客户数量合计超过2400家,包括250多家《财富》500强企业及上市公司,119个城市以及超过30余家汽车企业,还赋能了超过4.5亿部手机及200多款手机应用程序。

作为中国AI四小龙和CV四兽的龙头,商汤科技收获无数美誉。仅在2019年,该公司就上榜了2019福布斯中国最具创新力企业榜、《麻省理工科技评论》“50家聪明的公司”榜单、德勤“全球人工智能企业高增长50强”榜单。

在资本市场上,商汤科技同样是一个香饽饽,从2014年11月到今年1月,一共进行过12轮融资,总金额近50亿美元,投资者包括阿里、软银、万达、银湖资本、淡马锡、鼎晖投资、中银投资、深创投等,其中,软银、淘宝分列第三大、第四大股东,pre-IPO融资投后估值高达120亿美元。

独角兽也是吞金兽,日均亏损1900万

去年11月到今年8月底,依图、云从、旷视、商汤相继提交招股书,三家选择了科创板,一家选择了港交所。融资时候一家比一家厉害的四家公司,披露的招股书却成了一场比惨大会,其中,姗姗来迟的商汤亏损更是远超一群小弟。

2018-2020年及今年上半年,商汤科技营收分别为18.5亿元、30.3亿元、34.5亿元、16.5亿元,同期亏损34.3亿元、49.7亿元、121.6亿元、37.1亿元,三年半累计亏损242.7亿元,折合日均亏损1900万。

在招股书中,商汤科技开篇就亮出了自己的定位:“我们是一家赋能百业,行业领先的人工智能软件公司。”

紫财经看到这样的定位时惊呆了,不要说赋能百业了,该公司提到的智慧商业、智慧城市、智慧生活、智能汽车随便拎出来一个市场都在万亿规模,一家初创企业战线拉得如此之长,如何应付过来呢?

一位网友尖刻地指出:“商汤号称赋能百业,其实意思就是一个行业都切不进去。你都无法定义商汤属于哪个行业,这样的公司,能挣钱才怪!”

事实也是如此,几万亿的市场在商汤科技的财务报表完全体现不出来。2020年是商汤科技历史上最好的一个年份,全年营收逾34亿元,智慧商业、智慧城市、智慧生活、智能汽车四大版块分别贡献了14.9亿元、13.7亿元、4.3亿元、1.6亿元,不能不说很寒酸。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业绩还存在严重的政府依赖症。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以及2021年前6个月,智慧城市业务营收最高占总收入的一半。该公司坦承,与人工智能相关的产品及服务有关的政府政策以及政府支出的不确定性及变化可能会对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产生负面影响。坏消息是,公共部门已经意识到当前所谓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的缺陷,在上马新项目时日趋谨慎。

在2019年的一次采访中,汤晓鸥曾表示,“我们不烧钱,可以自负盈亏。”他认为烧钱就是“败家”。现实却是商汤科技可不是一般的败家,之所以出现这么尴尬的一幕,根本问题在于AI仍然飘在空中,离落地还很远。

再不上市,金主就要退货了

一位从业者在社交媒体上分析说,商汤科技什么都做,就是没有哪个行业能够打透并占据绝对优势。作为单一的AI供应商,商汤科技也缺乏自营的业务出口,相比之下,BAT可以非常方便地在自家业务场景中发挥价值。

汤晓鸥对此心知肚明,他也认为并不存在AI这个行业,只有AI+行业,AI需要与传统产业合作,且这种关系是结合与赋能,绝不是颠覆,AI的价值是帮助传统产业提高生产效率,解放生产力。

商汤科技实际运作却与此南辕北辙,该公司在招股书大肆鼓吹自身的研究能力,如有40位教授引领研发工作,拥有5000多名员工,三分之二为科学家及工程师。不仅如此,商汤科技还强调了自己的发论文、打比赛能力。

紫财经想起了著名的贝尔实验室。这个诺奖专业户研究与开发的比例高达1:10,也没有摆脱不了一次又一次卖身的命运。商汤科技打算重蹈贝尔实验室覆辙吗?“提起一个公司,首先想到的不是产品怎么样,而是论文很多,总感觉有一些问题。”

隐私是商汤科技眼前的另一重挑战。在一次演讲中,徐立曾称,欧美AI发展较慢的最大原因是他们对于人工智能确定性的要求与认知很高,很多事情都是先做规范和立法。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国内法律法规对于个人隐私权的保护很弱,欧美国家不能做的事在中国随便玩。

据报道,2015-2017年,商汤用于训练的人脸从30万增加到20亿,这助其达到了亿分之一的误识率。问题来了,这么多人脸是哪来的?你我在不在其中?商汤又是如何拿到我们人脸的?如果被滥用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商汤科技等不到这些难题解决就迫切冲向资本市场,主要在于现有金主的耐心正在耗尽,比如,A1、A2及B1优先股持有者要求商汤科技必须在B-1系列发行日期满五年前完成IPO,否则有权在今年10月10日开始赎回,B2及B3优先股、C1至C-Prime优先股的赎回日期为明年1月。

拿人手短的商汤科技再不上市就该还回去了,但IPO了,商汤就把这些雷送给了广大小散股民。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人工智能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