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发文

“海大宇”之下尽皆杂牌,霍尼韦尔并不孤单

霍尼韦尔是一家技术底蕴深厚的高科技公司,小到口罩,大到航空发动机,几乎无所不能,位列世界500强排名290名。

但是你有想过吗?就是这样一家公司,竟然被称为“杂牌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盘点背后原因,令人唏嘘不已,下面且听小编娓娓道来。

“海大宇”之下尽皆杂牌,霍尼韦尔并不孤单

图片来源:OFweek维科网

两次入华,见证两片天空

霍尼韦尔是美国领先的互联工业企业,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前的1935年就中国上海成立了第一家分销机构,但是当年中国国弱民穷、军阀并立,隆重登场的霍尼韦尔发现东方巨龙尚未苏醒,不久就悄悄地走了。

不过霍尼韦尔并未忘记中国,一直都在惦记着何时再回来!

借着1972年尼克松访华,中美关系逐步正常化,霍尼韦尔终于在上世纪80年代重返中国。

此时距离上一次霍尼韦尔登陆中国已经相隔了50年,两次来华,迎接它的却是两个不一样的中国,与上一次相比,80年代的中国已经独立自主,国力虽然依旧羸弱,但国民却朝气蓬勃,一片欣欣向荣。

看到这样的新中国,这一次霍尼韦尔决定来了就不走了,在北京设立了代表处!从此开启了“东方服务于东方”、“东方服务于世界”的全新格局。

霍尼韦尔公司全球高增长地区总裁沈达理去年透露,2005年至今是霍尼韦尔在华发展最快时期,累计在华投资额达10亿美元;2005年-2018年,霍尼韦尔在华员工从4000名增长到1.1万名;2013年,中国成为霍尼韦尔美国市场以外的最大市场;2018年,霍尼韦尔在华营收约为30亿美元,比2005年增长6倍多。

入华伊始就是高端品牌

我们知道,现在霍尼韦尔主要划分为四大板块:安全与生产力解决方案、航空航天、智能建筑科技、特性材料和技术,这4大业务伴随霍尼韦尔从入华伊始,就是相关行业争相追逐的对象,即便到了今天,霍尼韦尔在绿色建筑、航空发动机、新材料及技术等领域仍是中国同行学习的对象。

不过在安全领域,它当大哥还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中国安防的最早应用已很难考究,有老一辈安防人认为,1980年前后北京某饭店安装的几支摄像头就是中国安防的起步,当时中国既没有技术,也没有产品,一支图像模糊不清的探头都是10万人民币起步;要知道,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谁兜里揣着10元走路都能漂。

在今天看来,CIF格式的摄像机倒贴都没有人要;而在当时,却是国际对华禁运产品,其宝贝程度不亚于今天的航空发动机、EUV光刻机,偶尔漏一支进来,立马被拿到实验室研究。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霍尼韦尔、西门子、博世、索尼、松下、三星、派尔高等国际品牌纷纷入华,它们带来了先进的技术和产品,国人渴望的技术之一——安防也随之入华。

这些企业掌控着安防产业的全部链条,而国内企业充其量就是他们的在华销售代理人,从视频监控到防盗报警、门禁,无一不是仰仗于国际企业,他们的产品占满了中国的政府部门、银行、道路交通等领域;因价格高昂,民用无从谈起。

“海大宇”之下尽皆杂牌,霍尼韦尔并不孤单

图片来源:OFweek维科网

深圳,成本土企业突围窗口

在改革开放春风的沐浴下,深圳崛起了,华强北也崛起了,这一亚洲最大电子市场开始承担起推动中国大陆电子产业迅速发展的历史使命。

而深圳也借助这一优势,在安防入华10多年后,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了众多的安防公司,石头、金三立等本土公司开始进入国人视野,即便到现在,虽然深圳拿得出手的大安防公司已经不多,但仍是公认的安防之都。

正如古语所云,花开一朵,各表两支。

除了深圳,杭州的大华、海康威视、中威电子、大立、智诺,北京的蓝色星际、汉邦高科等也紧追时代步伐纷纷成立了。

一时间,960万平方公里国土范围内,冒出了大大小小数万家安防企业,其中外企是领头羊,本土企业则战战兢兢捡漏。

不过,也因为本土产业的出现,曾经几万、几十万一支的摄像机,价格极速下掉,很快千元机开始烂大街。

网络化让外企集体迷失

DVR让安防实现了数字化,安讯士另辟蹊径直接把安防带进了网络化时代。在早期,由于编码技术、芯片技术等均掌握在国际产业链手里,外企具有很强的先发优势,网络摄像机先行者安讯士、VMS管理平台领航者Milestone都成了这一时代的代表。

霍尼韦尔、三星等国际企业也纷纷跟进,不过他们家大业大,对安防的重视度不够,很快都成了中国本土企业在网络化时代实现反超的背影。

2010年是中外安防企业实力较量的时间节点,此后本土企业集体爆发,无论前端摄像机、后端NVR,还是终端管理平台、AI技术植入,全面碾压国际知名企业。

2012年北京安博会是外企的最后高光时刻,自此步步衰落,而中国企业却嗑药般停不下脚步。由海康威视、大华股份发起的价格战,不仅干掉了老牌安防企业,连中国安防之都的深圳企业也一片哀嚎。

此时宇视科技、华为安防、东方网力却借机发力,成为安防市场的另一道风景线。

霍尼韦尔成外企在华独苗

不过外企中并非都沦落了,霍尼韦尔就是其中的坚守者,但也是唯一的坚守者,它一直在维护外企的尊严。

与本土企业相比,曾经的巨无霸霍尼韦尔安防业务成长实在是太慢了,目前其安防业务在华营收也仅达到10亿级别,而海康威视早已向千亿级发起冲击,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海康威视总营收达576.58亿;全球第二大安防企业大华股份也达到了261.49亿元。

在a&s安全自动化评选的2019年全球安防50强排名中,霍尼韦尔在与其消防部门整合后,已退出榜单。

三星在卖身韩华后,在华影响已微乎其微,松下也不再坚守,索尼仅以成像传感器活跃,派尔高早已成为历史,中国台湾系集体蜷缩岛内抵抗海康威视、大华的入侵……

目前,仍有实力向海康威视、大华股份喊话的安防公司已不多,连本土企业都不行,华为2019年声称要3年内超越海康威视一度震惊了整个产业,不过行业多抱怀疑态度——华为再强,也难以做到3年业绩增长十几倍。

AI企业也被边缘化

安防,已成为人工智能最易于落地的行业之一,商汤、旷视、依图、云从、云天励飞无一不盯着这块蛋糕,而国际AI企业却集中于谷歌、微软、亚马逊等互联网公司,很明显,中国AI企业要比美国同行多了一条路可选。

不过,“海大宇”的算法、华为的AI芯片也不是吃素的,始终把AI企业挤压在安防的边缘,自2012年以来,安防的格局基本没有再发生重大变局。

“海大宇”之下尽皆杂牌,霍尼韦尔并不孤单

图片来源:OFweek维科网

“海大宇”之下尽皆杂牌

安防这块奶酪,谁都想啃,但新入局者往往啃掉了一口好牙,还要往肚子里吞。

曾经的王者注定无法重回巅峰,派尔高、松下、索尼、韩华、安讯士、博世、西门子等,因技术保守,产品性价比低,甚至不如华强北安防市场的小微品牌产品,只是名头响亮一些而已。

而霍尼韦尔因为还提供有统筹型平台产品,较之它们稍微有些优势,但也仅限于此,已经很难在银行、政府部门、道路交通等领域得到重用,只能打包到其消防、楼宇建筑解决方案中。

目前,能在安防领域一起K歌的,除了“海大宇”,也仅剩华为、天地伟业、苏州科达等为数不多的品牌。而华为安防对海康威视的挑战,已长达8年至今仍无明显起色;新华三重回安防二次挑战至今也藉藉无名;360的互联网思维不知还有人记得否……

难怪有网友发出:“‘海大宇’之下尽皆杂牌”的感慨。对其他品牌来说,能成为“杂牌”似乎已成为一种荣幸,就怕连“杂牌”的资格都够不着;而霍尼韦尔就是“杂牌”中的王牌之一。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