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网红教授郑强“抢”人,太原理工喜迎C919总设计师

近日,山西太原理工一则受聘新闻再次让这家鲜少曝光的211大学登上热搜,原因是网红教授郑强自今年4月履新太原理工大学后,用实际行动给该校拉来了一位重量级智能制造专家——C919总设计师吴光辉!

火爆背后有何深意?

无可否认,郑强教授自身就有着非常强的流量号召力,其专业能力早已在浙江大学得到认可,领导能力也在贵州大学获得了充分展现。在贵大担任校长期间,郑强教授争取到了40亿的专项建设资金,针对贵州优势,专门开设茅台、大数据、茶叶等专业来服务贵州,再获得10亿政府支持资金。

重要的是,郑强教授一系列大刀阔斧改革,将浙江大学先进的办学理念、办学模式带到了贵大,对贵大、对我国西部地区高等教育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及典范作用。

自今年4月转任太原理工大学以来,仅4个月时间,其个人履历的浏览量就超过了32万,远超校长黄庆学3年多累积的9.4万,足见郑强教授人气之盛。

网红教授郑强“抢”人,太原理工喜迎C919总设计师

来源:太原理工大学官网

其次是C919大飞机这一国家重器以及“吴光辉院士+C919大飞机总设计师”CP组合头衔,也是一大流量光环。

“郑强+C919+吴光辉”同时出现时,瞬间成为头条,背后折射的却是我国智能制造大而不强以及中国制造2025加速发展的时代背景。

在C919大飞机之前,我国曾多次尝试自研大飞机,但过去薄弱的工业基础、匮乏的人才、抓襟见肘的资金及研发资源,加上国际封锁,让我国的大飞机梦一次又一次破灭。

而C919大飞机的到来,也仅仅是让我国实现了设计上的自主,并没有真正掌控大飞机生产及制造所需的各项技术及产业链。盘点C919供应链发现,主体部件中仅机身外壳为中国本土供应商沈飞、成飞、西飞提供,主要供应机头、中机身、副翼、襟翼、外翼合段等机身硬件。为此,有网友戏称中国只为C919研发了个铝壳。

其他核心部件则清一色为欧美公司所提供,其中美国公司又占据了绝大部分比例,如Hamilton Sundstrand的发电和配电系统、汉威航空的启动发电机、Parker Aerospace的油料相关系统等。

网红教授郑强“抢”人,太原理工喜迎C919总设计师

图片来源:凯迪

近年伴随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美国屡屡对中国缺乏的核心技术进行管制、对中国领先的高新技术实行打压政策,一定程度阻碍了我国产业升级与发展进程。如今年4月,美国修改《出口管理条例》,一度让人担忧C919所需的CFM LEAP-1C航空发动机能否如约交付,否则将让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C919陷入停滞状态。

虽然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表态不会限制CFM LEAP-1C航空发动机出口中国,但却让国人更为忧心忡忡:C919的命门仍掌握在他国手中,我们距离自主安全生产大飞机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人才大战已延伸至学术界

电影《天下无贼》说: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

习近平主席也多次强调: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

回顾过去几年我们发现,与中美贸易摩擦一同上演的是,日益激烈的人才争夺战,不仅是国与国之间,企业之间也是明争暗斗。

美国为防止人才回流中国,打压华人学者,不惜以莫须有罪名对在美华人专家进行逮捕、拘留;同时网罗中国知名专家,并列入管制清单。

为突破技术封锁,不管国际局势如何,中国科技产业始终在加大引进全球科技人才,如华为连续两年向全球发起“天才少年”邀约,中国大陆半导体产业重金吸纳中国台湾、日本、韩国尖端人才等。

据统计,我国各行各业都存在非常大的人才缺口,其中智能制造行业今年人才短缺约为300万,到2025年将扩大至450万人;集成电路产业77%的企业表示存在人才短缺,缺口达40万,而我国高校每年培养的本硕博人才仅3万;人工智能产业人才缺口更恐怖,缺口超过500万,1:10的供求比例远远满足不了需求……

要实现产业升级转型,务必要有足够的人才做支撑。面对庞大的人才缺口,国际上可引进的人才已经越来越少,只能通过自行培养的方式来建设人才队伍,而高校则成为承担起人才培养重任的主要选择。

与过去所不同的是,目前我国所缺的人才主要集中于行业前沿科技,传统教学已无法满足需求;要培育出合格的人才,必须与科技前沿高度接轨,为此,高校也加入到人才争夺大军之中,与产业合作、与友校竞争,将行业领军人才吸纳到高校人才培养体系中来。

尤其对双一流人才、行业领军人才、两院院士等学术泰斗更是趋之若鹜。为此,一些高校不惜开出丰厚条件,借助硬性待遇来强化自身人才体系这一“软实力”。

如上海某高校给领军人才开出百万元年薪,并配套800万元购房补贴;杭州某高校和天津某高校为吸引院士开出了500万元年薪的价码;河北某高校为首席科学家提供3000万元科研启动经费等。

吴院士缘何花落太原理工?

太原理工前身是创立于1902年的国立山西大学堂西学专斋,是中国最早成立的三所国立大学之一;下设24个专业学院、1个中外合作办学学院;开办84个本科专业;拥有15个博士后流动站,15个一级学科博士点,34个一级学科硕士点,14个专业学位硕士点。

从实力来说,太原理工具备一定科研基础;但在100多所211大学里面,太原理工的知名度并不高,与郑强教授此前任教的浙江大学更是无法比拟。相对沿海地区高校,太原理工所处地理区域产业基础并不强,也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支撑。

那么,它是如何吸引吴光辉院士的呢?

郑强教授以一己之力在贵州大学革旧创新,让贵州大学焕发新气象;调任太原理工大学后,人未到就已经先上了头条,不仅是学子们对郑强教授的期待,也是对其过去能力的认可;“强哥”魅力至少让吴院士对太原理工大学的未来充满信心。

重要的是,太原理工大学拥有很多高等院校所不具备的航空相关专业,如先进航空材料、航空物流以及众多相关自动化专业。

网红教授郑强“抢”人,太原理工喜迎C919总设计师

图片来源:OFweek维科网

受聘仪式上,吴光辉院士这样表示:愿意发挥能量和所长,以山西全力打造通用航空产业发展的契机,帮助太原理工建设好航空航天学院和航空航天研究院,在关键技术攻关、重大项目研发、高端人才培养等方面竭尽所能,不负重托。

可以说,吴院士的到来,不仅仅是郑强等校领导的邀约,更是看中太原理工航空领域的资源平台,旨在为我国C919等大飞机项目培养后继人才,确保我国航空工业持续发展。

郑强教授简介

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高分子合成与功能构造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

2009年2月至2012年11月任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其间:2009年10月至2011年10月挂职贵州科学院副院长;2012年5月至2017年6月任贵州大学校长、党委副书记;2016年12月至2020年4月,任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正厅级);2020年4月任太原理工大学党委书记。

郑强教授经常针砭时弊,敢言他人之所不敢言,由此也被网友称之为“愤青教授”,不过他最喜欢的却是别人称呼他为“强哥”。

吴光辉院士简介

中国工程院院士、飞机设计专家,曾在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历任院长、党委副书记、998型号总设计师、ARJ21型号总设计师、“998工程”现场指挥部总指挥、大型运输机研制现场总指挥等职。

2008年3月起,任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COMAC919大型客机总设计师;主持完成以新一代超临界机翼、全电传、飞控系统、集成模块化航电系统和第三代铝锂合金为代表的先进干线飞机研制,突破了多项国外限制对华出口的技术难题。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