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贱卖国资?联想敌不过民粹

2021-11-23 09:58
数字力场
关注

联想已「南上加南」。

撰文 | 佘宗明

联想声誉跌到了谷底。

这次对联想造成降维打击的,不是苹果,也不是华为,而是司马南。

司马南之心,路人并不皆知,只有知道的人知道。

但那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成功了——成功煽动了无数人。

他们甩出一张「万箭齐发」,联想却打不出一张「闪」。

「贱卖国资」的罪名,说这么扣上了;「买办」的帽子,甩都甩不掉。

▲司马南六问联想之二。

犹记得,2018年5月,因为5G标准投票事件,联想曾深陷舆论漩涡。

那时候,久未露面的柳传志写了封《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的公开信,称敌对势力正在攻击联想,联想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他说,「今天我们不能容许有人朝我们泼脏水,甚至冠以‘卖国’的帽子,如纯属巧合也就罢了,若是有意为之,试图冲击我们的军心,打垮我们的士气,践踏联想人的尊严,打击一个民族品牌的骄傲,我们所有的人,都绝不能、也绝不会有半分容忍!」

▲2018年5月,深陷舆论漩涡的联想,贴出了柳传志的公开信。

在那之后,很多江湖大佬都站了出来,力挺联想。

现在看,没有最危险,只有更危险,联想的舆论处境有些不堪联想。

这会儿,联想的情况就很「撕骂难」——被撕,被骂,很难。

总之是「南上加南」。

01

将时间倒推至7年前。2014中国绿公司年会上,在重磅议程「柳传志&王石:我们的三十年」中,柳传志主动谈到了联想改制。

他说,「当年科学院20万创始资金占了联想35%的股份,我花了2亿多回购股份」。

主持人白岩松笑称,「国家也不都做赔本买卖」。

柳传志反驳说:「可国家不那么算。国家会算现在你都千亿了,35%是多少?」

全场哄笑。

那时候,联想风华正茂,刚坐上「全球PC王者」不久;柳传志意气风发,「企业家教父」的名头正响。他当时还敢埋汰国家占便宜。

《让子弹飞》里有句台词说: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让子弹飞》剧照。

但现在摆在联想面前的情况是:此时此刻跟彼时彼刻,判若天壤。

自2018年起,联想就负面缠身:

PC领域受冲击,手机业务遇挫,股价下跌,外加产品国内外定价差异,5G投票风波,自称「不是中国的公司」,微博更名……可以说是业务困境与舆论危机齐至。

但那还不是「最危险」之时。

更难的是现在。科创板「一日游」,高管高薪酬,高负债率,低研发比例,都免不了被群嘲。

司马南的连环击,更是将联想推入了深渊。洞口就写着四个字:至暗时刻。

所谓的把柄,正是当年的联想改制。

02  

联想改制,到底存不存在国资流失?

这是笔旧账,也是笔「烂账」。

每当谈到这话题时,有几点必被提及:

1,央企中国技术转让公司原董事长柳谷书对儿子柳传志的加持;

2,联想上市前,将专项贷款借给某港商,让他负债持股,投入10万港元换来2.08亿股股份;

3,柳传志跟二号位倪光南之争——时任联想总工程师倪光南跟柳传志曾有「技工贸VS贸工技」的争论,倪光南还被曝曾上告国资流失问题。

▲柳传志与倪光南之争常被提及。

这里面的真与假、是与非、对与错,一百个人可以有一千种说法。

如果昔日联想改制确实存在硬伤,司马南们证据在手,那不管其动机如何,其检举权利都该保障。

曲婉婷母亲被「既往亦咎」了,联想国企改民企中的操作合规性也没理由因系「历史问题」就被略过。

就眼下看,司马南指控的「国资流失」问题,已被部分专业人士上了一课:

运用加减乘除,把联想净资产乘以0.29(中科院卖出股份比例),跟当时的交易价格一减,算出13亿差价,属于没有基本的财务常识。

无论是按市值法还是PE法,按目前市盈率还是历史平均市盈率,都不存在贱卖。

▲知乎帖截图。

其他的许多声讨也有不少bug:

联想研发投入占比仅3%,跟小米比都差一大截,遑论华为?

可要是跟全球PC企业比呢。

联想负债率高达90%,跟恒大一样?

那是没看到惠普、戴尔的资产负债率(惠尔超110% ,戴尔超90%)。按明叔杂谈的说法,全球PC行业资产负债率都很高,原因是存货或供应商应付账款问题。这跟恒大有大量银行有息负债,不是一回事。

联想27个高管14个是老外?

那些全球化企业是不得挨个拉出来吊打一番?

合理质疑没问题,但能先找准靶子吗?

03

近两年来,联想招了挺多骂。

「闪退」科创板后,网上开黑的标题一堆:

「电子组装厂联想,不配上科创板?」

「37岁的联想,终究没能活成人们眼里的科技企业」

这折射了联想的公共形象之变:从并购IBM的「PC王者」,变成了「人类失去联想,世界不会怎样,因为还有华为、小米、苹果……」段子中哂笑的对象。

而联想与华为的同框对比,杨元庆在马斯克面前的凡尔赛,更是将「尴尬」二字甩在了联想脸上。

▲小杨还是太年轻。

置于国人对高科技旗手企业、标杆型民族企业寄予了「反卡脖子」期许的背景下,联想交上的成绩单,跟隔壁家的华为比,完全不够看。

联想说,我其实也有很多创新,可不少人一通哂笑:外观式创新也叫创新?

联想抛出一堆性感的新概念,如「新IT」「3S」「端边云网智」,可很多网友说:得了吧,想想你那「失去的10年」……

在我看来,有些骂声,无疑是「实力跟不上PR」下的舆论反噬。

这些年来,联想没少打「民族企业」牌、利用民族情绪,也没少标榜创新,拿「全球PC市场老大」的地位说事。

事实上,柳传志在2018年的那封公开信里,也没少拿「民族品牌」「为国争光」说事。

可问题是,其真正的科技含量加高企的高管薪酬,跟这些形成了巨大反差。公众喜憎反转之下,这很难免遭舆论在「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后的反弹性抨击潮。

▲联想跟华为的对照。

某种程度上,联想也在吞下自己也曾酿过的苦果。

当前舆论场中涌向联想的大量「反资本」或「斥买办」式批评,话语底色就是「民粹」,逻辑就是将商业行为跟民族大义捆绑。而在这方面,联想贩卖的人设,未尝不是在栽植「民粹土壤」。

进一步讲,以往联想「民族之光」的头衔有多光鲜,如今给自己挖的坑就有多深。

但就算是舆论反噬,有些恨不能批倒批臭的大字报式攻击,也很难被视作「合理批评」。

许多泛道德化痛批,不止会将矛头对准联想,还会害了更多企业——在大批判风气下,再怎么「为国争光」的企业,都会害怕下一个被摁在地上的是自己。

04  

说得更确切些,联想不是不能批,但宜先摘除「反资本」眼镜和「泛道德」镜框。

很多企业决策,从事后诸葛思维看,都谈不上「高瞻远瞩」「长期主义」。可我们得秉持一点:让市场的归市场。

拿几点来说:

首先,联想没走「技工贸」路线,的确让人遗憾。

可在当时,企业想得更多的,可能是对员工饭碗负责。揆诸现实,没走「技工贸」路线的企业多了去了,走「技工贸」路线死了的企业也一大堆。

科学些讲,这两套模式导向的结果确实迥异,从高精尖技术攻坚的维度讲确有高下之分,但从企业发展层面看却没有好坏之别,只有对具体企业合不合适的差异。

▲《大江大河2》剧照。

更何况,在早前没有「intel公版设计」的情况下,研发286微机,人家也算技术攻坚了。

其次,联想在低利润率的情况下给高管高薪酬,确实充满短视意味。

但别忘了,联想的股权结构跟万科相似,大股东持股不超过30%,小股东很有话语权,觉得薪酬不对,他们可以拍桌子反对。

改用《大话西游》里的台词:人家你情我愿的,轮到你这××来反对?

还有,联想被传没给华为投票,也动辄得咎。

不得不说,这满是「中国企业help中国企业」的兄弟阋于墙式想象。但指望联想为了华为而牺牲自身利益,股东会答应吗?

真正涉及公共利益的,是联想转制问题。

这其中若是有问题,我们该批就批。但最起码的,得把财务知识学得过硬,别犯低级错误;得秉持商业常识,别总想着拿某个企业祭旗。

05

说到底,对联想可以批评,但不该贩卖民粹;「14亿」可以监督「1.4亿」,但不应被偏激裹挟。

善于打「民族牌」的联想,被民粹之箭对准,固然有些舆论反噬的意味,但舆论不该只在「一报还一报」中寻求廉价刺激感,而应载入更多理性和常识。

对企业的大字报式批判,不可取,不可为。

如果有人说:你写这篇,到底拿了联想多少钱?

那我只能说:我没什么可说的,你开心就行。

?作者 | 佘宗明

?运营 | 李玩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转载须经许可广告合作请联系微信号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