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半导体闻泰科技:十五年细说从头

2021-11-23 14:02
锦缎
关注

本文系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作者:孙不悟空,在雪球设有同名专栏

闻泰科技(SH:600745),过去三年中国手机及汽车电子领域最炙手可热的本土半导体公司之一。它起于“中华酷联”时代,在小米智能手机的全球化之路上乘风而起,后通过对海外功率半导体巨头的收购奠定了智能汽车时代的产业地位。复盘闻泰的转型升级之路,它不是那种甘于平庸、谨小慎微的公司,进军ODM、收购安世、收购得尔塔,每次都出手果断,实现了自身从IDH到手机ODM,到“ODM+半导体IDM”,再到“上游半导体器件+中游摄像模组+下游终端产品集成”的三次跨越,一个一体化、全球化布局的中国电子巨头正在显露峥嵘。

盛名之下,闻泰存在怎样的隐忧,它的未来又如何预见——一切,从头说起。

目录:(一)内增外扩,张学政的帝国堡垒(二)ODM业务稳定向好(三)半导体业务突飞猛进(四)闻泰偏科之殇(五)生态协同,闻泰科技的三阶段战略(六)“共”:闻泰文化的内核

01公司战略与发展

1、内增外扩,张学政的帝国堡垒

2005年,在自带拍照、音乐功能的新一代“智能手机”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外资品牌流行冲击下,欠缺自主研发能力、依赖贴牌生产的波导、TCL等国产手机措手不及,被迫走出舒适区,主板方案设计(IDH)行业也受益于此,渐入佳境。

变革意味着混乱,混乱可以产生新机遇。彼时的张学政年仅30岁,但凭借在意法半导体、中兴通讯9年的工作经验,踏入手机IDH洪流。

刚创业时,张学政启动资金仅仅十万,在居民楼内就组建了第一批研发团队。张学政为了卖出团队自主设计的首款手机主板产品W100,在华强北挨门挨户推销。市场会奖励先行者和奋斗者,只用了一个月时间,W100便先后获得3家手机集成商的认可,销量突破20万台。不久,张学政又与展讯科技合作推出了业内首款单芯片的双卡双待主板。

2006年12月,闻泰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在嘉兴正式登记成立。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成立后的几个月内,闻泰接连拿下TCL、夏新、波导等一线国产手机品牌的订单,迅速坐上中国手机IDH公司的头把交椅。

这个刚过而立之年的年轻人,从创业伊始到站在洪流浪尖,只用了两年时间。

2008年,iPhone的发布让手机行业有了进入新时代的前兆,手机芯片集成度的提高也使得方案设计厂商的存在度越来越低。张学政决定,在嘉兴南湖建立闻泰手机工厂,将业务向产业链上游拓展,提供整机制造服务,走上研发、制造、交付为一体的ODM王者之路。

OEM大家可能更加熟悉,即代工生产,而所谓ODM,其实就是集合了IDH(设计)和OEM(制造)两种模式,同时进行手机产品的开发设计和生产制造,也即俗称的“贴牌”。通俗一点来说,OEM是指A设计、B生产、A品牌、A销售,B厂商只做代生产,技术和品牌销售都属于别人,ODM是指B设计、B生产、A品牌、A销售,虽然产品是别人的的品牌,但实际上是B厂商的产品。

2010年,另一位风云人物雷军嗅到了智能手机的巨大风口,创立小米。基于自身成本控制能力的不足和抢占千元机市场的目的,雷军看中了闻泰这个刚刚起步的ODM企业。2013年,小米推出闻泰生产的现象级产品“红米”,以799元的售价横扫中低端市场,破亿台的销量打散盛极一时的“中华酷联”。

闻泰科技也一战成名,在小米之外进一步取得华为、联想等大佬抛出的橄榄枝,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手机ODM巨子。
2016年,闻泰科技借壳中茵股份,成功在深交所上市,驶入新的高速发展轨道。虽然闻泰在ODM混的风生水起,但毕竟行业利润微薄,赚钱很辛苦,由此张学政再次谋求转型。

全球摄像头CMOS图像传感器龙头之一的豪威科技率先进入张学政的视野,因而在2017年6月,韦尔第一次发起收购豪威行动时,被张学政控制的珠海融锋拦下,不过,当年12月28日,珠海融峰退出豪威股东行列,最终韦尔仍然拿下了豪威,这也使得张学政的第一目标落空。

被迫放弃豪威后,张学政的目光锁定在另一老牌半导体公司安世。安世半导体前身为全球汽车电子芯片巨头恩智浦的标准产品事业部,拥有60多年的半导体行业专业经验,是全球顶级的半导体标准器件供应商,专注逻辑、分立器件和MOSFET市场。2017年,为了配合应对高通收购面临的反垄断审查,恩智浦将该业务部门剥离并成立了安世半导体公司。

2018年,闻泰旗下合肥中闻金泰成功收购合肥广芯持有的 33.66%安世半导体股权;

2019年12月,借助财务杠杆和一系列复杂缜密的资本运作之后,闻泰科技最终斥资268亿元拿下了安世半导体74.46%的股份,上演了一出“蛇吞象”的惊天壮举;

2020年3月,闻泰发布重组预案,进一步收购安世半导体股权,7月发布公告,交易完成后公司已间接持有安世半导体98.23%股权,9月发布公告《广坤半导体份额转让项目中标》,终于实现了对安世100%的控股。

收购完成后,闻泰原有业务与安世形成ODM+半导体双主业务的协同效应,将产业链布局延伸至新的高度,互相补足产品线、互相导入客户,俨然成为手机+汽车+智能设备等多领域的顶级供应商。

我们知道,闻泰虽然与韦尔有些过节,但可以清晰地看出两家公司增长思路是互通的。在半导体领域,我国行业起步较晚,整体技术水平较国外大幅落后,仅靠内生增长做大做强不知等到猴年马月。

因此,并购国外优质半导体公司,尽早完成技术吸收与产业落地,是我国奋力追赶道路上的一条有效捷径。而敢于蛇吞象冒大险,引领这一模式的虞仁荣、张学政等企业家们,展现出来非凡的勇气和魄力,非常值得肯定。

今年4月,张学政再次出手,由闻泰科技与格力创投共同出资设立珠海得尔塔公司,以此公司为主体收购广州得尔塔影像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及相关经营性资产,即欧菲光之前旗下的苹果业务。其中,闻泰出资21亿元,持股比例70%,格力创投出资9亿元,持股比例30%。

得尔塔科技是光学模组领域主流供应商,同时是全球知名品牌的核心供应商之一。其前身为索尼电子华南有限公司,由索尼(中国)有限公司于2004年3月投资设立,2016年被欧菲光以15.8亿元现金收购,并借此切入苹果光学镜头供应链体系,直到2020年苹果新机型上市。

从技术上看,得尔塔采用行业领先的flip-chip技术,实现更稳定的性能,更强的抗干扰、更小的产品尺寸,以满足特定客户的产品需求,并拥有智能化生产平台、精密的自动化生产线,摄像头模块产品从FF到Dual Camera均实现了98%以上的良品率,现有最大年产能2亿台。

摄像模组市场至今方兴未艾,而得尔塔在摄像头模组业务领域具备稀缺性,可帮助闻泰打通光学赛道上游产业链核心环节,优化客户结构,同时也算是弥补了张学政没有拿下豪威的遗憾。

本月2号,闻泰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与境外特定客户确定了量产计划,目前正在积极筹备量产工作。虽然公告并未说明境外特定客户是谁,但市场普遍认为这一客户就是苹果,闻泰敢于耗资20多亿接盘欧菲光果链资产,想必早已跟苹果进行了实质性沟通,有把握再次进入果链。

至此,闻泰的业务包括移动终端ODM集成、半导体IDM、光学模组研发制造三部分。可以为全球主流品牌提供半导体、新型电子元器件、光学模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智能硬件、IoT模块等产品研发设计和生产制造服务,包括新产品开发、ID设计、结构设计、硬件研发、软件研发、生产制造、供应链管理。业务布局全球化,海外营收占比超过六成。

因为光学模组业务刚收购不久,相比其他两大业务体量较小,具体的贡献也还有待考量,因此接下来我们就闻泰科技的移动终端ODM业务、半导体业务进行深入探究。这两大业务占比闻泰营收接近八成和两成。

02ODM业务稳定向好

移动终端ODM业务是闻泰长期以来的营收基石,2020年达到416.7亿,但在智能手机销量整体放缓的情况下,渴求此项业务的高增长是难以实现的。而对于此项业务未来能否稳定增长,可从行业整体、竞争格局、公司本身三方面研究。

1、行业整体
从行业整体看,近几年手机出货量中ODM占比显著提升,2016-2019年,智能手机ODM出货量稳定在4.2亿部左右,2020年上升到5.87亿部。原因主要是两个逻辑,一是ODM模式在中低端手机机型具备更强竞争力,二是5G时代民众换机带来的新增量。

ODM模式细拆可=设计(IDH)+供应链+制造(OEM)。IDH主要选对芯片以及操作系统,清楚产品定义去匹配所用零部件,一般占成本3%左右,OEM分为自身加工厂以及与厂商合作协同加工厂,占成本比例12%左右,供应链主要就是采购部分,占总成本85%左右,因此管控好供应链、提高议价能力是抗风险以及获取高利润较为重要的一环。

显然,ODM厂商相比OEM,有着较高的核心技术,更重要的是,在长期大量零部件采购布局和积累之下,ODM厂商形成了对供应链较强的管理能力,从而拥有成本优势,竞争力已经逐渐超过手机厂商自有的中低端研发生产线。

随着手机行业进入成熟期,厂商为优化成本,集中资源开发高端产品,实现高端手机赚口碑,中低端手机占市场的目的,除苹果外的绝大部分主流手机厂商倾向于采用高端旗舰机型自研,中低端产品ODM的方式。

在生活中可以感知,5G手机的普及速度正在逐步加快,今年上半年,5G手机在智能手机销售量的占比达到了40%,预计到2025年将增长至69%,说是5G时代换机潮来临并不为过,且价格下探至千元以下,加速向中低端机型下沉。

由于芯片、主板等硬件升级,5G机型整体生产成本是显著高于4G机型的。为了快速抢占5G中低端市场,手机厂商对于成本的考量加重,ODM企业的优势就突出起来,促使手机行业外包比例迅速抬高,而且对ODM企业来说是一种量价齐升的良好状态。

 2、竞争格局

受5G换机和成本管控的影响,在移动终端ODM行业内部的竞争格局上,马太效应也愈发明显,闻泰作为龙头之一,在一定程度上享受这一过程。

闻泰、华勤、龙旗是行业三大龙头厂商,对于原材料采购、供应链的把控话语权强,成本可以做到更低,因而在存量竞争的大背景下,叠加贸易战、疫情等因素,ODM行业洗牌加快,业内中小厂商收入缩水,利润微薄,难以存活。

另外,5G手机对于厂商的研发制造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ODM领域目前也仅有闻泰、华勤和龙旗具备5G手机的大规模生产能力,从而进一步推动行业集中度的集中。

从2017年到2020年,手机ODM前三厂商份额不断抬高,从41%提高到74%的集中度,马太效应已经十分突出。不过也要意识到,这一集中度已经很高,提升空间较小,不能再对闻泰受益于此抱有过多期望。

 3、公司本身

行业整体保持稳定向好,闻泰自身也需要积极寻求破局之法,巩固和加大自身份额。笔者认为,闻泰的努力方向主要可分为三方面。
一方面是客户的拓展。

闻泰发力ODM至今,已基本覆盖安卓系主流客户,2019年,在小米、华为份额部分流失的形势下,闻泰开始与OPPO、三星深度合作。在前文的手机厂商ODM份额趋势上,OPPO相比华为、小米,对于ODM厂商的依赖程度渗透更快,三星方面因其中国工厂的关闭,ODM份额更是成倍上升。所以,对于OPPO、三星的有效开拓整体上覆盖了华为、小米的流失,且仍有盈余。

去年,张学政曾经兴奋地指出,闻泰成功开拓了代表行业最高标准的北美运营商客户和其他新客户,进入了竞争对手无法踏足的领域,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为闻泰未来10年的持续增长夯实了基础。作为要求最严苛的北美运营商,闻泰拿下这一市场确确实实体现了自身在行业举足轻重的地位和竞争优势,未来是否会像张总说的打下十年基础,我们拭目以待。

上个月,在客户的拓展上又有了一个重大进步。根据台湾媒体DIGITIMES报道,中国大陆ODM龙头闻泰科技已经取代广达、鸿海等台系厂,成为苹果MacBook组装厂。而据中证报10月26日报道,闻泰科技已经通过苹果审厂认证,拿到苹果明年新款MacBook Air独家组装订单,已开始在浙江、江苏、云南等地厂区铺设生产线。

第二方面是产能的释放。

为了应对全球客户的开拓和全方位的交付要求,产能作为内部把控是务必要跟上的。从18年到20年,闻泰的ODM产能从3000万部/万套提升至20年的6210万部/万套,自有产能利用率也从18年的51%提升至20年的74%。

至于今年8月闻泰转债上市募集的86亿元,也将用于无锡、昆明、印度的智能制造工厂扩产,昆明一期厂将新增年产能2100万台,二期3000万台;无锡计划扩产2500万台/年;印度计划扩产1500万台/年。

第三个方面是除手机外应用领域的挖掘。

为了寻求业务营收新动能,满足客户的产品矩阵外延需求,闻泰依托自身已经形成的ODM流量平台,在手机之外,着手挖掘笔记本电脑、平板、服务器、汽车电子等新市场。

在笔电领域,全球超过70%的笔记本电脑通过ODM方式进行生产,市场空间巨大。闻泰从2017年就进行了前瞻性布局,与美国高通合作开发基于高通芯片平台的笔记本电脑,主要针对高端领域。

目前,公司将笔电业务作为战略方向重点投入,在上海、台北、无锡研发中心的笔电设计团队不断扩大,可同时支持10余个项目同时研发,无锡制造基地经过扩产和升级改造,也已经通过众多笔电客户的申厂认证。

另外,控股安世半导体后,后者可为闻泰提供高质量的笔电模拟和逻辑芯片以及功率器件产品支持,且二者联合推出的各类射频、通讯、电路小型化SiP模块产品在笔电上也有广阔的应用空间。

在平板领域,闻泰已经位列全球平板电脑前五大ODM/OEM厂商,份额不断提高,2020年达到13%,直逼老牌龙头仁宝和富士康。

在服务器领域,闻泰于2017年在合肥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院,2020年成立服务器事业部,目前已推出2U双路机架、4U双路存储等多款全自研服务器。今年8月,又与趋动科技达成合作联合推动数据中心人工智能产业生态,通过软硬件一体化的Al平台解决方案,打造一站式、一体化的数据中心产品。

在汽车电子领域,实际上安世早就有深厚的积淀,而闻泰则整合了安世带来的技术和产业链资源,同多家主机厂、tier1、芯片供应商等建立合作关系,打造汽车电子ODM集成产品全套解决方案,从汽车芯片供应商转型为汽车 Tier1 供应商。实际成果方面,闻泰与安世联合研发的首款4G车规级车载通讯模块在去年4月已经初步验证成功。 

03半导体业务突飞猛进

闻泰科技的半导体业务即是收购得来的安世半导体业务。受益于半导体景气周期和汽车半导体的高速增长,安世营收和利润均呈现极佳的发展态势,甚至可以达到50%的超高增速,此项业务也为闻泰近几年的整体增长立下了汗马功劳。

1、行业地位

安世半导体今年已跻身全球第九大功率半导体公司,并稳居国内功率半导体公司榜首位置,在三个主要细分产品领域分立器件、逻辑器件和MOSFET器件中均位列世界前三。

安世的前身为半导体巨头恩智浦的标准件业务事业部,总部位于荷兰奈梅亨,晶圆制造工厂在英国曼彻斯特、新港和德国汉堡,封装测试工厂位于中国东莞、菲律宾卡布尧和马来西亚芙蓉,在全球拥有11000名员工,客户超过2.5万个。

在全球竞争格局上,功率半导体行业集中度较高,第一梯队为英飞凌、安森美等欧美厂商,第二梯队主要为三菱电机、富士电机等日本厂商,第三梯队才是闻泰科技、斯达半导、捷捷微电、新洁能等中国厂商。不过,国内厂商的攀升趋势存在,有望分层次分领域赶超欧美日。 2、主要产品

安世的产品组合包括晶体管、模拟和逻辑IC、ESD保护器件、MOSFET器件以及氮化镓和碳化硅等第三代半导体产品,产品种类超过1.5万种,每年可交付900多亿件产品,新增800多种新产品,且全部为车规级产品。

从营收上看,晶体管(包括保护类器件ESD)、MOSFET、模拟和逻辑IC是最主要的三类产品,占收入比重分别为52.16%、27.52%、17.56%。

晶体管产品安世已经发展60余年,可以通过先进的封装技术提高尺寸性能比,降低功耗,减少热量产生,满足AEC-Q101标准,确保这些器件在高温情况下仍具有良好的性能和效率,在ESD保护器件上,安世也能充分满足客户对于元器件的保护需求。

MOSFET功率器件上,安世半导体发布了一系列MOSFET产品,采用超小型 DFN0606封装,适用于移动和便携式产品应用,包括可穿戴设备,这些器件提供低导通电阻RDS(on),采用常用的0.35mm间距简化了PCB组装过程。安世在已经满足传统汽车的半导体元器件需求基础上,持续研发符合汽车动力系统电子化需求的半导体元器件,并推出行业领先的高效率氮化镓功率器件(GaNFET)。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MOSFET市场规模占比全球约为44.3%,但国内的生产仍以低端MOSFET产品为主,中高端MOSFET器件有90%依赖进口,国产替代空间十分广阔。

模拟与逻辑IC方面,安世能够提供包括电压电平转换器和多路复用器在内的整套逻辑功能和模拟开关,辅之以行业领先、获得 AEC-Q100 认证的产品组合,可以帮助客户加快设计流程,以低动态和静态功耗提供先进解决方案,并不断进行研发满足创新应用领域的逻辑器件需求。

另外,在半导体产品生产运作模式上,安世与英飞凌、安森美等半导体大佬相同,属于IDM模式,自身拥有完整的芯片设计、晶圆制造、封装测试垂直一体化能力,能够对成本和质量有更强的控制能力。 3、业务增长的最大驱动力:汽车电子要论哪个行业规模大且站在风口,目前没有谁可以与新能源汽车抗衡,而用于汽车电子的半导体器件则将在汽车电动化、智能化的历史大潮中量价齐升,驱动自身极为出色的盈利趋势。
从汽车需求量来看,今年上半年,全球电动车销售量总计为260万辆,同比2020年H1增长160%,今年整体电动车销量大概率将会突破600万辆,同比2020增速高达74%,且2022、2023年预计仍将保持50%以上的超高增速。

从汽车电子相关半导体器件价值看,一方面,在传统汽车时代,全球汽车单车平均应用安世芯片达到300颗以上,而在电动车时代,这一数量是倍数级的提升。另一方面,参考IHS、英飞凌的统计数据,电动车单车功率半导体价值量将从90美元飞升到330美元以上,整车使用半导体器件成本则高达800美元,前景广阔,空间庞大。

所以说,汽车电子将是半导体产业增长的最大驱动力。那么,安世在此势头下又能受益多大呢?

今年上半年,安世的收入来源中,汽车、移动及穿戴设备、工业与电力、计算机设备、消费领域占比分别为45%、22%、22%、6%、5%,汽车电子占比将近一半,这种比例是绝大多数半导体公司不可望其项背的。在汽车电子领域,安世半导体确实拥有着极高的产业地位,是汽车半导体芯片领域屈指可数的佼佼者。

安世在智能座舱、智能网联和自动驾驶方面与汽车主机厂、tier1、芯片供应商等生态链的上下游建立了长期和紧密的合作关系,致力于成为汽车电子行业的智能汽车和智慧出行的前装车规级解决方案提供商,为客户提供从软件到硬件再到制造的一整套方案。

因而,安世在汽车半导体的供应链、技术、客户、产能等方面均具有壁垒,同时,美国汽车电子协会(AEC)针对车载应用、汽车零部件、汽车车载电子实施标准规范,相当严格,通过认证就需要15年,这一认证壁垒对于新进入者已经是如同噩梦的存在。

从大环境看,全球集成电路产业向中国转移的趋势明显,国家大力扶持包括汽车半导体在内的国内半导体企业。去年9月,中国汽车芯片产业创新战略联盟也正式成立,旨在建立我国汽车芯片产业创新生态,打破行业壁垒,补齐行业短板,实现我国汽车芯片产业的自主安全可控和全面快速发展,推动我国成为全球汽车芯片的创新高地和产业高地。

但半导体产业毕竟存在投资金额大、技术壁垒高、人才依赖度强等特性,在加上欧美针对半导体核心设备、供应链的卡脖子,我国半导体发展尤其是高端芯片,仍面临巨大挑战。从汽车芯片来看,我国汽车进口芯片占比90%,包括先进传感器、车载网络、三电系统、底盘电控、ADAS、自动驾驶等使用的关键芯片。

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局面下,闻泰在收购安世后,作为深耕汽车半导体多年、有着强大护城河的头部公司,在国产替代的浪潮中理应占得先机。

4、产能规模和研发基础

产能规模和研发创新是安世维持优势、增大收入的基础。

在半导体投资周期和疫情影响下,自去年下半年起,市场缺芯严重,供不应求,这一趋势预计还将持续一年,这也考验着半导体厂商们的产能规划和储备。

闻泰在收购安世后,产能利用率和产销率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并采取入股其他晶圆厂、新建产能、外包部分低毛利产品等方式扩充产能。2020年,安世全年总产量已经超过1000亿颗,有效应对了行业的紧缺。

今年7月,闻泰发布公告表示,旗下全资子公司安世半导体已签署Newport Wafer Fab(新港半导体)的收购协议,公司将间接持有新港半导体100%的权益。Newport Wafer Fab是是英国最大的8英寸半导体晶圆厂,主业为汽车行业电源应用的硅芯片,拥有32000片/月的产能,未来拟将产能由32000片/月增加至44000片/月。

在更先进的12英寸先进产能方面,今年2月闻泰也已在上海临港做出规划,项目投资120亿元,预计明年7月投产,预计产能能够达到40万片/年,产值33亿元/年,大幅度满足市场的未来几年需求。

在研发方面,安世承诺会将研发投资提高至总销售额的9%左右,以全力支持新产品的开发。在布局上,安世在德国汉堡和英国曼彻斯特的欧洲晶圆厂投资了全新的200mm技术和宽带隙半导体制造新技术,在马来西亚槟城和中国上海开设了新的全球研发中心,扩大了位于中国香港的现有研发机构,还加强了位于中国广东、马来西亚芙蓉市和菲律宾卡布尧的先进自动化和封测能力。 

04闻泰偏科之殇

闻泰虽然贵为手机ODM龙头,虽然营收超过400亿,但从产业链角度上看,ODM工厂毕竟受上下游企业的双向挤压,利润空间有限,毛利率只有12.11%。根据调研纪要,闻泰的ODM业务,去年四季度在芯片紧张的情况下是亏损的,今年一季度也仅盈利几千万,二季度盈亏平衡,三季度略好,利润2个亿。

今年收购的得尔塔也不省心,今年二季度亏损分别是8000万、1.49亿。

所以,闻泰的利润基本都要靠毛利率约30%的安世半导体业务,近两年闻泰整体的毛利率提升也是得益于收购安世的优秀战略决策。不过,纵使安世卯足劲发力,在营收占比闻泰两成的约束下,对于闻泰这个庞然大物来说效果也没有那么明显。

05生态协同,闻泰科技的三阶段战略

在实现这一过程和面向未来发展中,闻泰在各个业务之间的协同合作做了多方面努力,力图打造闻泰生态。

首先是业务和产业链协同,闻泰下游终端产品稳定的需求量可为安世半导体元器件带来更丰富的业务机会,而上游的安世可以为其提供长期稳定的元器件供货保障,实现供应链安全可控的同时形成全产业链服务能力,继续构建长期护城河。

闻泰希望可以抓住5G、电动汽车、物联网的发展机遇,不断加大投入,将自身ODM业务、功率器件、模拟和逻辑器件均做到全球第一。在收购得尔塔后,也在全面推动光学模组业务以及产业链上下游的有效整合。

其次是客户协同,安世的客户集中在汽车、工业、物联网等领域,有助于推动闻泰ODM业务从手机领域向这些行业扩展,形成更加强大的硬件流量平台;而安世产品也可以借助闻泰渠道拓展国内的消费电子市场,进一步扩大公司半导体业务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得尔塔则加深了闻泰与苹果的合作,加快与果链的绑定。

还有技术和制造层面的协同,手机ODM业务上,闻泰历经数年耕耘,尤其是作为高通5G的深度合作伙伴,对于高通等芯片具有深刻的理解,具备5G手机研发制造能力,安世长期的IDM模式也让其具备标准器件生产能力和行业领先的封测技术,而得尔塔具备领先的摄像头模组开发和先进封装技术。

公司董事长张学政也明确提出,闻泰的战略是“打造以半导体创新为龙头,硬件流量平台为基础的科技产品公司”。这一发展将围绕三个阶段推进。

第一个阶段,ODM系统集成领域从消费领域向工业、IoT领域、汽车电子领域 产品扩展,更多的产品、更多的客户、更大的销售,将ODM业务形成强大的硬件流量平台。

第二个阶段,闻泰科技将加速垂直整合,通过并购、整合和自我发展,在半导体领域、部件领域,整合和发展出更多的部件,增加自身的供给能力,形成安全可 控的供应体系。

第三个阶段,闻泰科技将以半导体为龙头,加大投入,提升创新能力,为部件和系统集成赋能,全面提升整机产品的核心竞争力,为客户提供人无我有、人有我 优的产品,建立公司护城河——目标是推动闻泰科技从服务型公司向产品公司的战略转变。

06“共”:闻泰文化的内核

文化是企业发展的内生动力,而观察闻泰,私以为“共”是闻泰文化的内核所在。

由前文可得,闻泰在拓展业务、战略转型、做大做强的过程中,始终将协同、整合高悬于整个公司的战略高度,谋求多业务“共”同进步。也只有这样,闻泰才有可能成长为伟大的科技产品公司。

闻泰的核心价值观是:共识、共和、共创、共享。进一步用四个“共”的文化赋能到闻泰的方方面面。

首先是共识,对于员工,要求全体成员拥有共同理想,并对实现理想所制定的各项方针取得共同一致的认识;对于企业,要与合作伙伴拥有共同目标,并对实现目标所制定的战略合作有着共同一致的认识;对于社会,要坚持社会认同范围内诚信经营。

其次是共和,对于员工,要在人与人之间,保持良好沟通,行为上和谐一致、情感融洽;对于企业,要与合作伙伴展开更广泛意义的长期合作,保持战略一致,和谐发展;对于社会,企业应与社会保持和谐发展。

再次是共创,对于员工,人人都要具有创新意识,专注于新方向的探索和开拓,不断为客户和消费者创造价值;对于企业,要与合作伙伴致力于新技术、新产品和新市场的研究和开发,追求持续的共同进步;对于社会,要致力于新技术的开发,推动社会进步。

最后是共享,对于员工,闻泰追求全体员工物质与精神两方面的幸福;对于企业,与合作伙伴共享成就喜悦,实现双赢;对于社会,应在实现企业价值的同时,回馈社会。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