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战略竞争】美空军启动战术航空兵力结构专项研究

2021年2月17日,美国空军协会《空军杂志》网站刊发题为《布朗与美国防部成本评估与计划鉴定办公室启动重大战术航空研究,考虑“五代-”飞机》(Brown Launching Major TacAir Study with CAPE, Considering ‘5th-Gen Minus’)的报道。我中心廖南杰先生将此文编译如下。美空军参谋长查尔斯·布朗在2021年2月17日宣布,该军种已启动一项为期数月的战术航空(TacAir)需求研究,旨在寻求同时满足近期与远期需求的兵力结构。该研究的结果将对美空军的2023财年预算申请编制产生重要影响。布朗还希望美国防部下属的成本评估与计划鉴定(CAPE)办公室能够参与其中,从而使研究结果具有可信度,并被国防部长办公厅(OSD)所接受。布朗表示,美空军既需要以F-22A、F-35A战斗机为代表的“第五代能力”和以“下一代空中主宰”(NGAD)项目为代表的第六代能力,同时也需要“针对较低端战斗的能力集”。虽然时任美空军负责采办的助理部长威尔·罗珀曾表示,该军种存在采购更多F-16战斗机的可能性,但布朗本人对此予以否决。他认为,F-16设计于20世纪70年代,缺乏开放任务系统架构,且作战飞行软件的升级频率过低。他更倾向于全新研制一种“4.5代或5-代”的作战飞机。布朗指出,这种作战飞机“将具备F-16的部分能力,但通过使用数字技术,能够更快速地研发和制造”。

国内有部分媒体将布朗否决采购F-16一事解读为“罗珀人走茶凉,空军老派复辟”。但实际上,罗珀卸任仅5天后,堪称美空军喉舌的《空军杂志》官网就以《伟大的实验者》为题刊发长文,对其任内成绩进行了高度褒扬,也直接表明了该军种对于罗珀大力推动数字化转型的绝对肯定。事实上,从布朗要求采用数字技术快速完成所谓的“4.5代战斗机”研制不难看出,罗珀所倡导并躬行的数字工程技术、开放式系统架构、敏捷软件开发这“新三位一体”工具,已逐渐融入并开始成长为美空军倚仗的“数字之脊”(美空军图片)此次TacAir研究将确定美空军的具体能力和规模需求。该研究将与美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主持的“全球态势评审”(GPR)同时进行,其成果也将相互指导。布朗称,TacAir研究将依赖大量的建模和仿真工作,“全球态势评审”则将厘清国防部优先事项并指导TacAir研究的具体方向,因此CAPE的介入很有必要。布朗预测TacAir研究的结果“不会受到完全认同”,但美空军“需要一个出发点,一个对话点”。他承认,无论何种兵力结构都伴随着一定的风险,而他的工作就是弄清楚风险的具体内容。目前美空军战斗机的平均机龄已达28年,在布朗看来,这一指标无法与对手开展竞争。这也凸显了TacAir研究的重要性:降低平均机龄,并为当前和未来的美空军注入新活力。布朗还指出,从经济可承受性角度看,美空军不太可能实现386个作战中队的远景目标,但有可能实现水平相当的作战能力。目前他一方面充分运用划拨的预算扩充兵力,另一方面要求空军参谋部和各主要司令部汇总当前兵力详情,使他能够“从体系高度”对兵力结构作出决策,加速整个军种的变革。

布朗对于可能无法实现386个作战中队的表态并不令人意外,早在2020年5月,美空军就已在他授意下着手制定新的飞机战备完好率评价标准,放弃传统的任意时间可升空作战飞机的数量比例,改为通过综合衡量任务执行率、训练时间、经费投入、部署周期等指标,以更符合战备要求的方式来考评战备能力,同时将评价权限下放至各中队。在布朗看来,高度敏捷、上下互信、强韧保障是其提升军种战斗力的关键所在(美国防部图片)与作战司令部(COCOM)指挥官们聚焦2~3年内的近期需求不同,布朗还需要考虑未来15~20年的长远规划,因此必须与其他军种和各司令部共同权衡所有风险。布朗坦承,不是每个任务都会得到所需的全部资源,因此美空军不得不“盘点各种组合,作出艰难抉择”。布朗特别提到了F-35战斗机最近暴露出的发动机缺陷问题,表示将在TacAir研究中有所体现。美空军目前拥有规模最大、“成熟度最高”的F-35机队,但由于“高使用率”和“高部署率”,该机配装的F135发动机“部分功能衰减速度略快”。美空军已责成高级将领牵头,通过基地级维修解决该问题。布朗认为,解决该问题的更简单方案是“少用F-35”——“就好比你不会每天开着法拉利上下班通勤,而是留到周末双休时才上路。(F-35)是我们的‘高端’(战斗机),我们希望确保不会将其全部用于低端战斗。我们不希望它们现在就消耗(服役寿命),而是留待以后(的高端战争)。”而一旦减少F-35的部署和使用,将“势必导致现有兵力局部紧张”,布朗称,他对此“已有充分预估”。

本条动向的提供者廖南杰先生此前已为《空天防务观察》提供2篇专栏文章,如下所列:第1篇,“政治正确”还是“天选之子”?美空军新任参谋长查尔斯·布朗上将画像,2020年6月29日;第2篇,“键盘侠”、“全球眼”与“逐风者”——美空军第16航空队概况,2020年7月24日。(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  廖南杰)                                          

本篇供稿:系统工程研究所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