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美国印太司令部计划增加“太平洋威慑倡议”投资总额

2021年3月2日,美国《防务内情》网站报道称,美国印太司令部(INDOPACOM)在2月27日最终确定的公开文件显示,该部计划在帕劳启动新的传感器建设项目、放弃夏威夷雷达项目,同时投资天基传感器并增列一系列长期需求。

美国印太司令部为2022财年预算编制准备的2022-2027财年投资规划,大幅增加了“太平洋威慑倡议”的投资(美国印太司令部图片)

受此影响,“太平洋威慑倡议”(PDI)在2022-2027财年的投资总额将达到270亿美元,较其2020年预计的200亿美元剧增35%。新增预算还将支持印太司令部新建超大型训练和实验联合体,其涉及地域“几乎达半个地球”。

2020年6月11日,美国国会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SASC)以25票赞成、2票反对的结果正式表决通过其版本的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其中包括了首次划拨的“太平洋威慑倡议”(PDI)经费。该倡议以美国2014年实施的“欧洲威慑倡议”(EDI)为参照,旨在强化美军在印太地区的兵力部署以威慑中国,美国国会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在其推出的《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对“太平洋威慑倡议”的部分描述如上图所示。其计划投资的方向包括导弹防御、前沿态势增强、提升与盟国和伙伴国的互用性等。此外,还明确提出“强化印太地区联合部队的结构设计和兵力态势,将过去大规模、中心式、未加固的基础设施转变为小规模、分布式、高弹性、自适应的基地;扩展远征机场和港口的任务能力;增加前沿预置的燃料、弹药、设备和物资;提升分布式后勤供应和维护保障能力,确保在持久多域攻击之下保证后勤持续”(美国国会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图片)

印太司令部在提交给美国国会的未来投资需求文件中称,落实“太平洋威慑倡议”的主要目的是在与中国的竞争中“重获优势”。根据其计划,将在国际日期变更线以西至“第一岛链”一带部署一支具备精确打击网的“一体化联合部队”;在“第二岛链”部署一体化防空反导系统,以及能够保持稳定并在需要时进行分配和长时间作战的分布式兵力态势。

为了获取经费,美军总是夸大对手威胁,近年来美国印太司令部已是渲染中国军事能力的排头兵;然而当提起自己的装备技术和部队能否应对对手时,它又通常会表示很有信心。上图是美国印太司令部估计的2025年前后中美双方在西太平洋的太空、航空、海上和导弹能力对比,这就是一种典型的偷换概念式比较——它将美国印太司令部在西太平洋的军事力量,与整个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力量进行简单的数量对比。例如,图中我方航母有3艘,而美军航母竟然只有1艘;我方海上巡逻机有30架,美军只有10架(美国印太司令部图片,美国海军学会发布)

修订后的“太平洋威慑倡议”中,演习、实验和创新经费达69亿美元,较2020年增长63亿美元之多,其中包括新创立的“太平洋多域训练与实验能力”(PMTEC),计划2022财年划拨2.4亿美元,2027财年前累计投入19亿美元。此举将推动开展代号“决心行动”(Operation Resolve)的兵力活动。“决心行动”是“在西太平洋的时间和空间范围内进行的一系列联盟和联合演习,旨在证明大规模部队具备在单一年度内多次快速集结力量并执行作战计划的能力,同时有利于提升联合战备水平”。

2021年1月12日,美国特朗普政府提前解密发布了一份《美国印太战略框架》(US Strategic Framework for the Indo-Pacific(SFIP))文件(下称《框架》),该文件于2018年2月出台,原定为“机密”级(Secret),预计2042年12月31日解密。但此次经国家安全委员会审查,于2021年1月5日获准解密,比原定时间提前21年。该战略框架提出“发展各种能力和概念挫败中国在各种冲突中的行动”,并为此列出美军要实现的三大目标:在冲突中,拒止中国在“第一岛链”内持续的制空权和制海权;保卫第一岛链国家,包括台湾(原文如此);在第一岛链外主宰所有域。可见,美军提出的西太平洋作战目标极具进攻性,可简单概括为:第一岛链内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作战,可以根据自身需要夺取特定时空范围内的制空权和制海权;在第一岛链之外,无论是空、天、海、网、电磁,都可以对中国人民解放军取得压倒性优势。这样的目标显然本来就不可能依靠上图中美国印太司令部在西太平洋的力量,而依赖美军整体力量。这种情况是美国战略、宏大叙事虽然总是冠冕堂皇、但常常自相矛盾的又一个例证;对于美军的各种吹捧和贬低,我们自己要有清醒的头脑和战略定力。

上图为《美国印太战略框架》解密发布版的首页,下图为该文件中提及前述第一岛链、第二岛链内对我军作战目标的部分,我们已将相关部分用红色圈出(美国联邦政府图片)新建超大型训练和实验联合体的方案源于美国防部国防科学委员会(DSB)2019年9月开展的关于“未来美国军事优势”的保密研究,其中一项建议就是建立功能完备的、现实与虚拟结合的超大型演训设施,其覆盖面积达半个地球,囊括了几乎整个太平洋。该演训联合体的主要组成部分是位于阿拉斯加州埃尔门多夫的联合太平洋阿拉斯加靶场综合体、位于夏威夷州响沙的太平洋导弹靶场、位于夏威夷州的博哈库洛阿训练场,以及未来位于北马里亚纳群岛的合成/联合军事训练场。功能性设施包括位于马绍尔群岛的夸贾林靶场、位于内利斯空军基地的内华达试验与训练靶场、位于加州穆古角的太平洋导弹试验中心,以及位于加州范登堡空军基地的范登堡太空与导弹设施。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尔·戴维森海军上将表示,超大型演训联合体是“一个高级联合演训项目”,“能够让对手看见我们希望他们看见的能力,同时隐藏我们不希望他们看见的能力”,“这是任何威慑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修订后的“太平洋威慑倡议”还计划在2022-2027财年间投资76亿美元用于提升联合部队杀伤力,其中的优先事项包括:

第一,建设“关岛防御系统”(GDS)。该项目2020年时被称为“关岛国土防御系统”,即在关岛部署“岸基宙斯盾”防空反导系统。印太司令部计划2022-2027财年为其投资13亿美元,其中2022财年投资3.5亿美元。

第二,研发并部署一型“战术多任务超地平线雷达”(TACMOR),提供对空中和水面目标的远距、持久探测能力。该项目在上版“太平洋威慑倡议”中排名第三,且2021财年未计划投入资金。新版“太平洋威慑倡议”计划为其投入1.97亿美元,其中2022财年投入约1.68亿美元。

第三,在2022-2027财年为“天基持久雷达”项目投资23亿美元,其中2022财年投入1亿美元。此前“太平洋威慑倡议”要求建设的“夏威夷国土防御雷达”曾一度被视为探测、跟踪、识别和挫败弹道导弹、高超声速武器和巡航导弹的解决方案。尽管国会不顾国防部反对,坚持投入资金,但目前该雷达已不再是“太平洋威慑倡议”的优先投资事项。印太司令部希望研发一种低轨传感器,特别是一种“对目标区域具有快速重访率的天基雷达星座,以保持对敌方活动的态势感知,并提供低延迟的目标监视和地面/空中动目标指示,还可为‘关岛防御系统’和‘战术多任务超地平线雷达’提供持久信息”。

建成后的“夏威夷国土防御雷达”想象图。该型雷达拟以美国洛马公司为美空军研制的氮化镓“远程辨识雷达”(LRDR)为基础,计划部署到夏威夷州瓦胡岛(美国洛马公司图片)

第四,强化情监侦能力,特别是有人驾驶飞机,计划2022-2027财年投入2.06亿美元。

第五,提升针对500千米及以上距离目标的陆基远程火力打击能力,计划2022-2027财年投入33亿美元。戴维森指出,这有赖于跨军种、跨系统、集成化的设计,才能彻底释放联合部队的杀伤力。目前考虑的系统包括“战斧”巡航导弹、“标准”-6舰空导弹、“远程反舰导弹”、“海玛斯”火箭炮和“远程高超声速武器”等。

“太平洋威慑倡议”的内容,基本上是美国防部2019年5月31日发布的首版《印太战略》文件,即《印度-太平洋战略报告:准备、伙伴关系和促进一个网络化地区》(Department of Defense Indo-Pacific Strategy Report (IPSR): Preparedness, Partnerships, and Promoting a Networked Region)的落实。该文件又是前文所述美国特朗普政府《美国印太战略框架》在国防领域的具体落实。《印太战略》文件首次提出了美国将通过做好在印太地区遂行高端战争准备、加强伙伴关系和促进网络化的地区建设三大战略举措,来落实“印太战略”并达成自身目标。其中围绕做好该地区高端战争准备提出:一是探索多种新质能力。包括但不限于:①新质远征能力;②动态化的海军和空军部署和驻扎;③能够遂行非常规和非传统战争的特种作战部队;④反潜能力;⑤具备多域作战能力的网络和太空团队;⑥独特的情监侦能力。此外,还要发展新的作战概念,以提高杀伤力、灵活性和应变能力。二是增强美军联合部队应对最紧迫情况的军事准备。主要举措:①在太平洋阿拉斯加联合靶场投资建造高级训练设施,以创建更真实、更具代表性的训练环境;②投资于美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建制和基地级维修,实现2019财年年底使80%的战斗机达到战备状态的目标;③投资发展先进导弹防御系统,并与日本和澳大利亚的系统实现互用。三是对部队进行现代化改造以满足高端战争需要。关键投资如:①加快发展和前沿部署美陆军多域特遣部队,通过安全部队援助旅提供伙伴能力并加强多国部队,拓展美陆军“太平洋通路”概念以深化与伙伴的关系;②投资发展新型“哥伦比亚”级弹道导弹核潜艇,加强战略威慑;③购买110架四代机和五代机(F-35)、约400枚AIM-120中距空空导弹和400多枚AGM-158B远程空地导弹;④采购2艘无人水面艇、更多的“远程反舰导弹”和海上打击型“战术战斧”导弹;⑤在2020-2024财年增购10艘驱逐舰,提高反水面战、反潜战和弹道导弹防御能力;⑥投资支持进攻性和防御性网络作战行动;⑦聚力并加速发展太空条令、能力和专业知识,进一步建立太空作战文化。从“太平洋威慑倡议”出台回顾《印太战略》,可以发现该文件已成为美军在印太地区备战大国战争和平时战略竞争的顶层设计(美国防部图片)

(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  廖南杰)

本篇供稿:系统工程研究所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