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哈啰出行正式递交招股书赴美上市:三年为何亏损48亿?

2021-04-25 09:16
有牛财经
关注

多次曝出上市消息的哈啰出行,现在终于准备上市了。

4月24日,共享出行平台哈啰出行首次提交IPO申请,计划在纳斯达克赴美上市。这不是哈啰出行第一次传出要上市的消息,今年3月10日,就有外媒称哈啰出行已经秘密提交了IPO申请,不过当时哈啰出行方面回应暂未置评。

渡过共享单车大战的哈啰出行,笑到了最后,但上市并不意味着结束,反而是新的开始。

三年亏损48亿,内外交困的哈啰单车

2016年,赶在共享单车大战得热火朝天的时候,车钥匙创始人、爱代驾CEO杨磊创建了哈啰出行。到了2017年底,众多共享单车企业面临押金问题时,哈啰出行不仅上线了全国免押战略,芝麻信用650分以上便可以免交押金骑车,还请来了蚂蚁集团高管到发布会上站台。

拥抱资本,成了哈啰出行从共享单车大战中笑到现在的重要原因之一。

天眼查数据显示,从2017年到2020年,哈啰出行至少有10轮融资,拿到了近200亿元的投资,其中蚂蚁集团一共参与了六轮融资。但是在2019年12月透露出最后一笔融资消息后,哈啰出行至今没有传出融资消息。而作为强力对手的青桔单车,却在2020年4月被爆料已经完成两轮融资,总计10亿美元。除此之外,之前还有文件显示哈啰出行早就将旗下所有单车资产抵押给蚂蚁金服了,哈啰出行则回应称动产抵押早就有了。

除了没有新的外部资金流入,哈啰出行的亏损还在持续。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哈啰出行的营收分别是21.13亿元、48.23亿元以及60.44亿元,净亏损22.07亿元、15.04亿元和11.33亿元。虽然营收一直在增加,亏损一直在缩紧,但可以预见的是,以现在的业务模式,哈啰出行的亏损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不过要坚持到盈利,也得需要资金来维持。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底,哈啰出行账面上还有8.25亿元现金,流动资产34.09亿元,但是按照目前的亏损情况来讲,没有外部资金注入的情况下,能否坚持到盈利还是个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上市获得资金支持,哈啰自然需要给投资人们讲个有足够想象力的故事,但哈啰出行作为共享单车龙头的故事似乎没有那么大的想象空间。

共享单车业务模式单一、盈利困难已经成了行业的基本共识,尤其是经历过多轮大战后的共享单车行业没了曾经的喧闹,市场形成了哈啰、美团、滴滴为主的“三国争霸”,资金没有那么充足的哈啰出行,除了要与美团、滴滴的共享单车竞争,还要面临两轮出行业务的强监管。哈啰在招股书中也坦言称,旗下共享两轮车业务,正在受到监管部门的严格审查。

哈啰出行内外交困的共享单车业务,对于投资者来说,很难有足够的吸引力。

哈啰出行的新增长点:与美团和滴滴“掰手腕”

看着一直赚不到钱的共享单车业务,哈啰出行开始尝试寻找新的增长点。

可是在哈啰选择的细分赛道中,都有着稳定的头部企业或者多强争霸的局面,这导致市场相对稳定,哈啰的部分新业务在这些市场中就像是大海中投入的石子,动静不大。例如同城货运市场头部玩家货拉拉和快狗打车占据了80%的市场份额;网约车业务有T3出行、曹操出行、滴滴等众多强力对手;社区团购业务“哈啰惠生活”遭到美团、拼多多、阿里、京东等众多巨头冲击。哈啰出行如果想要在这些领域厮杀,扩张、推广等前期投入是个大问题。

不过就目前来说,在主营的共享单车业务之外,顺风车业务已经是哈啰出行第二大支柱,招股书显示,哈啰出行顺风车业务2020年营收4.62亿元,同比增长131%。哈啰出行选择发力顺风车业务自然有着自己的考量,因为顺风车行业是C2C的形式,属于轻资产运营模式,平台本身不需要承担太多资金压力及运营成本,所以在资金投入上,压力不像哈啰出行其他分支业务一样大,这也在哈啰出行的招股书中有所展现,哈啰出行顺风车业务在营收增长131%的同时,营业成本却只增加了18.6%。

虽然在资金上没有太大压力,但是哈啰顺风车面临的外部环境也相当复杂。

事实上,哈啰出行的顺风车业务,根据其招股书所说的,GTV规模已经是行业第二,但市场份额还有多大的上升空间还是个未知数,毕竟在顺风车市场中份额超过50%的嘀嗒出行2020年营收也才7.91亿元。而且随着滴滴顺风车业务的回归,为了保持市场占有率,嘀嗒出行开始增加对用户的补贴费用,仅2020年上半年,嘀嗒出行对乘客的补贴费用就达到了3700万元,占其销售费用的比重达46.1%,这对哈啰出行的顺风车业务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

除了可以预见的费用增加,顺风车行业还存在一定的合规风险。2020年12月,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组织对嘀嗒、哈啰等顺风车平台公司,进行了提醒式约谈,并且指出滴滴、哈啰、嘀嗒等顺风车平台上的“附近订单”功能偏离顺风车本质,涉嫌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业务,而用户头像显示性别等信息存在安全风险隐患。

或许是急需新的增长点,让哈啰出行在尝试众多新的业务之后,又盯上了智能电动车这一赛道。

哈啰“智能”电动车,真的颠覆行业了吗?

今年4月7日,哈啰出行发布了适用于两轮电动车的VVSMART超连网车机系统,宣布要用五大解决方案重新定义智慧出行,同时推出搭载该系统的A80(精灵)、A86(图灵)和B80(魔灵)三款车型。虽然哈啰官方的说法非常自信,但是哈啰电动车的未来前景,终究还是要用产品说话。

其实,哈啰选择电动车并非一时心血来潮,在2020年就与其他两轮电动车企推出过具有初步智能功能的电动车,但是市场反响并不理想。许多用户反映,哈啰之前推出的电动车在行车速度、定位功能、智能锁车等方面有着许多问题。例如智能锁车,有些车型只能通过手机App解锁,手机没电的时候就没办法开了,就好像全车的钱买了电动车的租赁权,而且很多功能在电动车电池被拿走之后无法使用。

至于新推出的三款电动车产品以及重新定义智慧出行的说法,有很多网友认为这只是哈啰出行的营销概念。因为根据哈啰出行对智能解决方案Hi-OS功能的解释,说到底只是用手机显示电动车的实时状态,哈啰官方重点宣传的还是实时位置,一键锁车、异动提醒等功能。相比同样主打智能化的小牛电动车以及九号电动车,哈啰电动车在智能化方面似乎并没有什么明显优势,小牛电动车有着巡航、远程启动,九号电动车也有自动启动、车辆感应系统等功能,而且这两家车企的产品涵盖了1700元到10000元的价格区间。

当然,哈啰电动车也有亮点,可是并不在智能化方面。哈啰出行与宁德时代合作的BMS电源管理系统,不仅能够回收动能给电池充能,而且在电池彻底没电时用户还可以通过哈啰换电,直接更换电池。电池采用的是宁德时代的G58电池,哈啰出行在发布会上称,该电池续航里程达70+公里,1小时便可充满,预计使用寿命在10年以上,充电15分钟可骑行一小时。可以说,在电池续航方面,哈啰电动车足够亮眼。

哈啰现在入场造车,必然需要面对小牛、雅迪等电动车头部企业的强势竞争,加上原有的众多业务还未盈利,能否为新业务输血维稳,还是一个未知数。在这种情况下,电动车作为哈啰的下一个主力业务,却像是在重蹈覆辙,似乎有一股挥之不去的“焦虑感”缠绕哈啰出行。

哈啰之所以在许多业务上都有尝试,或许也是因为哈啰在主营业务的增长上逐渐见顶,再加上盈利状况不佳、新业务起色不大、实力强劲的竞争对手、相关部门的监管、以及用户投诉等外忧内困。狭路相逢勇者胜,资本的市场向来无情,哈啰出行如果想要通过上市来解决问题,那自然需要拿出让投资者们看好的成绩。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