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哈啰赴美上市,能成功支付宝化吗?

2021-04-26 08:48
BT财经
关注

从共享单车到覆盖本地服务,再加码电单车,哈啰出行的“无限延伸游戏”多亏了蚂蚁金服。但如今,哈啰出行“去支付宝化”的意图十分明显。

文丨常倩倩

BT财经原创文章

从2020年7月开始,哈啰出行上市的传言不胫而走,哈啰却始终“不予置评”。4月24日哈啰出行在纳斯达克递交招股说明书,传言终成了真相。

据悉,瑞信、摩根士丹利及中金公司为哈啰出行上市的联席保荐人。

今年2月,外媒路透社旗下IFR报道称,哈啰今年在美国IPO,筹资计划最高可达10亿美元。此前,哈啰2019年完成的融资,估值为50亿美元,此次上市估值势必会更高。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哈啰递交招股书之前,哈啰的智能两轮电单车刚刚量产售卖。从简单的互联网平台,到涉足制造业,有相关人士表示,加码智能电单车的制造,哈啰出行的估值至少提升一百亿元。

美国的投资者是最爱“听故事”的,哈啰通过不断烧钱,如今的哈啰已从简单的骑车软件到衍生出的本地生活服务,哈啰出行更像一个独立的App。此前哈啰出行有近6成的流量来自支付宝小程序,现如今哈啰出行“去支付宝化”做的怎么样了?

哈啰的今天是“蚂蚁”给的

哈啰的招股书显示,本次IPO前,蚂蚁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Antfin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为哈啰第一大股东,持有公司36.3%的股份,哈罗的联合创始人杨磊为第二大股东,持有10.4%的股份,还不到蚂蚁金服的三分之一。

从哈啰一路的发展历程来看,六成的流量入口都是靠支付宝引流。给钱给流量,蚂蚁金服不断向哈啰“输血”,可以说没有蚂蚁金服就没有如今的哈啰出行。

2018年,共享单车估值正处于高位,行业面临大洗牌,哈啰其实并不是资本追逐的对象,也不是蚂蚁金服的最佳选择。哈啰之所以能够获得蚂蚁金服的青睐,除了自身有些竞争力外,还要感谢“ofo”。

2017年,阿里巴巴通过审慎考虑后,终于加入了“共享大战”,并将目光投向备受资本追捧的ofo。其实,当时的ofo估值已经很高了,不过为了补全阿里巴巴生态链中出行这一环,2017-2018年两年,阿里巴巴及蚂蚁金服合计领投了ofo的四轮融资,投资总金额超过30多亿元。

但是ofo的创始人戴威并不想受到阿里的制约,有媒体报道称,当戴维从阿里系获得17亿融资后,除了支付宝入口,还上线了ofo微信小程序支持微信入口。这一做法遭到阿里方面的反对,要求ofo下架微信小程序,遭到了戴维的拒绝。

因为前期需要大量烧钱,共享单车公司想独立发展不太现实。共享单车对于互联网巨头只是锦上添花,而互联网巨头入股共享单车是延续其生命。

和ofo“沟通不畅”后,蚂蚁金服转身投资了哈啰。蚂蚁金服的选择其实有很多,只能说恰好是哈啰。

杨磊在一次采访中称,2017年6月,在蚂蚁金服已经投资了ofo以后,通过成为资本的合伙人沙烨找到哈啰,希望在哈啰单车车尾贴上支付宝的二维码,为支付宝的共享单车频道引流,支付宝还专门招了100多个兼职做质量监控。

和支付宝达成合作后,一个月内哈啰完成了80%的贴码,如此高的贴码率令支付宝项目的对接人很是惊讶。

2017年年底蚂蚁金服参与了哈啰的D轮融资,并在2018年彻底放弃ofo,全力加码哈啰。

有了蚂蚁金服的投资,就有支付宝10亿用户的流量输送,哈啰借此开始延伸业务,还是涉及顺风车、酒店、充电以及前不久的智能单电车制造等等。

哈啰近期盈利难

不过,目前的哈啰充其量是完成了业务框架,盈利能力还有待提升。

招股书显示,哈啰过去三年的营收为21.14亿元、48.23亿元和60.44亿元,营收增速很快。而且2020年哈啰出行的总交易金额达到130亿元,共享两轮(单车和电单车)和顺风车业务贡献了绝大部分金额,分别为58亿元和70亿元,年度交易用户达1.83亿元。

可见,哈啰目前的线上出行业务已逐渐成熟,再加上此前公布的智能电单车在功能和价格方面也颇有竞争力,哈啰已基本找到了流量变现的稳定模式。

不过,营收虽然在增加,哈啰烧钱也在不断增加,比如,哈啰布局的酒店,是以价格优势攻占了三四线城市,再加上智能电单车的巨额投资,哈啰短期内或难盈利。

具体数据显示,2018-2020年,哈啰实现调整后的净利润分别为-15.91亿、-7.76亿和-9.47亿,其在2020年亏损幅度有所扩大。

而且从哈啰的业务模式来看,已经不指望从哈啰单车业务实现盈利了。早在2019年哈啰就表示旗下三分之一的城市已经实现盈利,但单车业务至今未能实现盈利,主要是新车损耗、维修、管理成本太高。

哈啰也曾通过上调单车的价格,如上海地区由此前的每15分钟1元每30分钟1.5元,但却被遭到消费者的反对,如果再继续涨价势必会影响口碑。

因此,哈啰很有可能使通过本体生活的整体业务实现盈利,去年,哈啰开展以社区团购业务为主的新业务渠道,包括生活服务领域的“哈啰慧生活”、酒店餐饮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吃喝玩乐”、跑腿业务“哈啰快送”、生鲜业务“哈先生”等。

即便是在社区团购异常拥挤的2020年,哈啰也积极试水社区团购。推出“哈啰惠生活”,但在上线半年后便停止服务。彼时业内分析,哈啰在互联网巨头云集的社区团购的赛道上很难达到盈亏平衡,退出社区团购以求更好发展。

从广泛拓展业务以寻破圈到被传上市融资,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哈啰急于摆脱阿里系的束缚。如果作为单一企业上市,则很大程度上意味着独立,需要硬实力去得到市场认同,但目前来看哈啰出行表现并不出色。总体来看哈啰加码本地生活赛道,不管有没有阿里系支持都比想象中要难。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