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不被看好的智慧教育如何破局?

2021-06-04 13:49
物联传媒
关注

本文来源:物联传媒

本文作者:露西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在全社会从上到下都认可的价值观念影响下,关于教育的投入从来都不容含糊。

根据4月底教育部发布的《2020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快报》,2020年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为53014亿元,比上年增长5.65%。其中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为42891亿元,比上年增长7.10%。

联系起2018年教育部印发的《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通知,指明了未来教育要朝着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个性化等方向演进。按照教育部2011年发布的《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要求:各级政府在教育经费中按不低于8%的比例列支教育信息化经费,可估算出2020年全国教育信息化经费的投入规模至少超过4000亿元。

也正是在政策大力支持的影响下,近几年来科技公司盯上了“教育信息化”这一香饽饽。其中最意外的是2020年因疫情上网课而一战成名的“钉钉”,虽然被小学生组团怒打一星,但也算是引领了一波社会对教育APP的关注浪潮。

不过,基于基础教育行业的特殊性,野蛮生长的模式终究受到限制,其他滥搞APP,将学生和家长当做韭菜的行为也会受到制约。

就像最近刚正式实施的新《未成年人保护法》,其中第33条规定了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这一政策瞬间令不少2020年爆发式增长的在线教育公司纷纷出现业务收缩或股价下滑,包括不久前常常在流媒体广告中看到的“作业帮”,网传最近公司内部的关键词是“活下去”。

可以想象得到,教育行业虽值得做,但并不好做,单用资本力量无法在其中肆意狂欢,遵守政策约束,梳理哪种产品、解决方案和商业模式才能走的又稳又好?这依然是入局者们上下而求索的话题。

面向家庭,面向C端的玩法

面向家庭场景,眼下主要呈现的是厂商们积极开发教育智能硬件产品之场面:

2020年10月字节跳动推出全新教育品牌“大力教育”并发布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在强调护眼以外,智能辅导被称为该款灯的一大亮点,通过配备AI摄像头,应用人工智能及相关技术,能够提供智能英语跟读、智能计算题讲解、智能指尖查词等功能;同时也为家长配备了APP,支持实时同步孩子的作业计划和完成进度,远程观看孩子书桌和进行实时通讯。

另外今年3月,腾讯教育发布“AILA智能作业灯”,聚焦学生课后作业学习场景;以及阿里云与西安导学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联合推出了“导学号智能作业灯”,在具有护眼灯的功能以外,主要提供作业实时提醒,家长远程辅导作业,拍照批改作业,生成学习报告等功能。

坦白说,各厂家蜂拥跑向智能学习灯的场面和此前大伙都去做智能音箱类似,根本目的还是为了在C端获取一个流量入口,很多功能总归是大同小异的,最大的差异点在于价格和体验感。不过因为学习灯反而要弱化娱乐元素,所以各厂商在打造内容生态上还是较为克制。而关于哪个品牌能走的更加长远,现在来看尚未有定数。

除了有学习灯这种形态以外,网易有道推出的有道词典笔似乎已经成为该公司营收的重要组成:

根据近期网易有道公开的2021年Q1财报,由智能硬件构成的学习产品增长强劲,净收入达2.02亿元,同比增长279.8%。智能学习硬件毛利率达到44.1%,创造了自上市以来的最高纪录,而在2020年第一季度则为25.6%。

据悉,网易有道的优势在于不断强化的“有道词典”和“有道词典笔”之间的软硬件协同,从这个角度上又验证了“工具+内容+硬件”不失为提高竞争门槛,加宽护城河的重要思路。

其他形式比如科大讯飞推出的可AI同步精准学习的智能学习机,主要面向课后习题场景,支持对学生提供个性化的习题推荐;以及作业帮推出的针对错题整理的喵喵机……总体而言,仅仅基于C端客户的不同需求,就能衍生出功能各异的教育智能硬件产品。但现在他们还大多是分散的、割裂的,我们可以期待它们未来能组成更为庞大的智能产品生态体系。

面向学校,To B、To G的应用更加丰富多彩

除了家庭以外,学校是老师和同学呆的时间最长的地方,教育信息化的重点还是落在解决校园里能遇到的各种问题。

例如校园安防,近来不少校园安全事件发生,最典型的问题是传统的校园安全管理存在监控效率低,摄像头不联网,监控存在死角等问题,面对很多情况都只能做到事后追溯,无法提前预判或即时报警。以及一些门禁管理的方式也不够便利、智能和高效,很多登记工作需要工作人员人工完成,难免发生遗漏或错误。

总而言之,学校对智能安防解决方案的需求是最为迫切的。并且基于物联网、云计算、边缘计算、AI等技术的发展,摄像头变得越来越智能,一般意义上,像是海康威视、大华股份、宇视科技等安防摄像头企业都有能力提供智能化的视频监控解决方案,以及还可以提供人脸识别、车辆自动识别等智能分析功能,具体到涉及AI算法的部分,那就还会有旷视科技、云从科技、商汤科技等AI公司的参与加入。

例如智慧教室,从各应用这一概念的厂商来看,主要有3个切入方向:

1)售卖教室内学生和老师较常接触的硬件设备,包括教学平板、智能黑板、电子白板、投影仪等;

2)售卖面向学校/教师的教学软件或教学内容,包括大数据精准教学、智慧考试、智能阅卷、智能评分批改等;

3)用物联网概念“武装”教室内的其余基础硬件设施,包括摄像头、门锁、电灯、风扇/空调等等,这里可能会涉及到能源管理、环境监测管理、安防监控等理念。

当然,按照不同教育程度来区分,智慧教室要做到的内容明显不一,例如幼儿园还是以视频监控为主,中学和大学教室因为需求更多,更容易被选择为智慧教室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的目标场景。

智慧教育的困境

首先,智慧教育To G的属性还是较为强烈的,决策链往往复杂,这不仅导致其发展常常受政策条件推动或限制,另外对于很多中小厂商来说,他们其实是很难直接打入K12学校场所的,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行业准入门槛。

其次,从上文可以看出,在智慧教育的范畴内,很多厂商都有能力推出独立的产品和解决方案。但是和其他智能化场景应用一样,最终的项目需求方,或者他们的需求很多,或者他们目前还没有能力从上而下梳理清楚教育信息化的全部需求,再加上现在行业内尚未推出统一的智慧校园建设标准,此种状况下,倘若只是一步步去满足一些局部需求,恐怕最终又会回到各子系统不兼容且难以互联互通,出现数据孤岛的老问题上。

最后,或许是因为智慧教育项目模式定制化高,可复制性低,客户的付费能力不及预期,所以目前除了本身即为头部的企业以外,单靠智慧教育营收支撑业务增长的企业数量并不多,产业仍处于发展初级阶段。

其余还有很多困难,比如市场上好用的产品不多,产品的使用门槛较高,产品种类混乱,更多玩家陷入了渠道战和价格战,教育部门自身对信息化的建设意识不足等等。

但若将眼光放至长远,没有人能否认智慧教育未来能产生的价值。

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兴技术势必会普及并深度渗透到传统教育场景,而这些技术如何使用,是否能在一些教育场景上萌发出不可思议的价值,一切都有可能。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