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优步货运赛道再落一子:22.5亿拿下Transplace,意在弥补效率短板

2021-07-25 11:27
有牛财经
关注

优步(Uber)又对货运赛道出手了。

7月22日,优步旗下货运部门Uber Freight宣布,将以22.5亿美元的价格从投资公司TPG Capital手中收购物流公司Transplace。按照优步方面的说法,该笔交易将以股票加现金的方式进行,其中包括了最高7.5亿美元的优步普通股,剩余部分将由现金支付。

斥巨资大手笔收购并不符合人们对当今优步的印象——众所周知,优步这些年一直在剥离那些无法盈利的部门以改善财政状况,这包括自动驾驶及飞行汽车部门。本次收购Transplace,无疑会让它本就不好看的财务报表显得更加凄惨。优步打的到底是什么算盘?成功收购Transplace后,它又能否在美国已经成熟的长途货运市场上跑出一片天地呢?

被优步盯上的Transplace是何方神圣?

在被优步收购前,Transplace在美国货运界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

从公开资料来看,这家物流管理公司成立于2000年,由华人李俊生牵头成立——彼时,他成功说服了美国上市公司中排名前六位的卡车集装货运公司,它们同意将旗下的物流管理公司合并组合成一家新公司,这就是Transplace的雏形。

与通常认知中的快递、快运、专线乃至第三方物流不同,Transplace从事的是货主和三方物流间的TM(Transfer Management),也被称作“第四方物流”。这一行业调集和管理组织自己及具有互补性服务提供的资源、能力、技术,进而向货主提供综合性的供应链解决方案。

当时美国货运业正处在发展期,新生的Transplace并没有多少竞争对手,市场需求却相当多。乘着货运这股东风,Transplace快速崛起,还在2018年收购了日邮物流(Yusen Logistics)在北美地区的多式联运业务。如今,Transplace已是北美运输市场上最大的托管运输服务提供商,拥有1000余家客户以及30亿美元的年收入。

2020年,Transplace又进行了三次收购——货运协作平台Lanehub、包裹管理运输平台ScanData,以及端到端供应链咨询公司LeanCor Supply Chain Group。Transplace CEO弗兰克·麦奎根(Frank McGuigan)表示,这将加速公司向制造业进军的步伐。“我们看到了向制造商这一客户群体纵向扩展,并为其物流战略增加价值的巨大机会。”

比起Transplace,优步在物流领域的探索就要艰难得多。

2014年,它在纽约试行Uber Rush服务,致力于服务C端和B端用户,主要进行食物配送。在Rush刚推出的两年里,它还经常取得不错的业绩。但随着优步将注意力转向外卖业务Eats,Rush的地位愈加尴尬,同时其高昂的使用费也使得很多客户放弃使用。在多轮高管离职后,这一业务如今已经算是名存实亡。

优步急需补上货运短板

优步在2017年的第二次尝试诞生了如今的Uber Freight,就像前文所说,这一业务专注长途货运市场,旨在排除中间商影响,根据市场供求关系为托运人提供实时托运价格。

相较短命的Rush,Uber Freight要成功的多。目前,它旗下承运商已经超过6.5万,还与AB Inbev、雀巢、LG、喜力等企业达成了合作关系。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二季度Uber Freight拿到了GreenBriar领投的5亿美元,这一轮融资过后,它的估值上升到了33亿美元。

同时,Uber Freight也公布了当年二季度的财务数据——调整后净收入为2.11亿美元,占到Uber当季度总收入的11%;季度亏损4900万美元,较2019年的5200万美元有所缩窄。

对于诸多货主而言,Uber Freight的吸引力在于它所提供的实时市场价格,这一价格基于司机状态、货运距离、地点、季节、货物类型等因素实时生成。目前,Uber Freight仍然非常依赖机器学习来评估市场报价——这也是Locus等货运初创公司常用的方式。

然而,在飞速发展的货运需求面前,仅凭这一方法未免显得太过低效,例如,在机器给出的实时市场价格面前,因判断失误而导致的的空载现状依旧不减。根据美国运输研究所(ATRI)关于卡车运营成本的报告,在中型和重型卡车每年行驶的94亿英里中,有20.7%涉及空载。

很显然,收购Transplace有助于Uber Freight改善这一状况。

如今,Transplace可以通过集中客户的货运能力和承运人运力,优化整个运输网络的运输。在收购ScanData后,Transplace已经能够处理更多客户的供应链,这包括海运、空运、多式联运、卡车装载和卡车以下装载(LTL)。此外,对Lanehub的收购则进一步增强了它的点对点透明协作能力,得以提高资产利用率和减少浪费。毫无疑问,进行整合后的Transplace能够进一步加强Uber Freight在货运市场上的竞争力,并拉开与Convoy等对手的距离。

前路何方?

虽然优步计划在货运领域大展拳脚,但它凋敝的主业务和面临竞争的新业务同样值得重视。

首先是优步的老本行——网约车。从财报数据来看,2020年,优步网约车业务营收仅为61亿美元,同比下滑43%;净利润也仅为11.7亿美元,同比下滑44%。

这一情况固然可以归结为疫情影响,但在疫情形势好转后,仍有很多优步司机不愿意回归工作,他们的理由是“优步提供的工资没有吸引力”。尽管优步推出了针对司机的激励措施,但买单者并不多,很多人都担心短暂的补贴过后,收入又将恢复原状。

同时,来自美、英等国法院的裁定也相当不利于优步的网约车业务,这些裁决勒令优步将司机视为正式雇员,并且为他们提供相关福利,包括最低工资标准、带薪休假以及养老金。如果优步被迫执行了这一决议,其运营成本将大幅增加。另一方面,滴滴等对手的穷追猛打也会严重遏制优步在全球多个市场的增长。

当然,优步还有它引以为豪的外卖业务,这一业务在疫情阴影中逆势奋起,当下已经成为了优步的第二增长曲线。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Uber Eats营收为39亿美元,同比增长179%。

市场份额上,根据Second Measure的美国各外卖平台统计报告来看,今年3月Uber Eats的市占率达到了22%,若再算上疫情期间收购的另一家外卖平台Postmates,其占有率接近30%,仅次于占有率55%的DoorDash。今年2月,优步还收购了酒类配送服务初创企业Drizly,意图进一步加强外卖业务的配送能力。

在网约车业务困难重重的当下,也许外卖业务会成为优步未来新的现金牛。但当下,它依旧没能实现自我造血——财报显示,Uber Eats在2020年净亏损额高达8.7亿美元。究其原因,骑手所带来的高成本和对客户补贴是它迟迟无法盈利的原因之一。

此外,Uber Eats在美国市场之外同样面临着新的竞争,例如英国的Just Eat Takeaway、Deliveroo,它们的存在导致Uber Eats只能在当地屈居第三。在拉美市场上,Uber Eats也要面对Rappi和出海的滴滴外卖,前者的年订单总量增幅高达两倍,后者的增幅则为5%。

总而言之,优步面前的道路依旧布满了荆棘,对于这家忙于转型的网约车巨头而言,探索全新的商业模式将是必然之举,能否依托近些年不断革新的技术寻找转型机会,或许是它在下一个十年间继续生存下去的关键所在。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