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从众人拾柴到釜底抽薪,K12教育还有机会吗?

2021-08-04 18:26
来咖智库
关注

权宜之计还是长久之计,转型没那么容易的。

文 | 追辛

“去年上半年,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忙着搞直播、招人还要投广告,今年上半年,我们是裁员、降薪,砍掉业务部门,现在是人人自危。从众人拾柴到釜底抽薪,这滋味可真是酸爽。”一位在线教育从业者向来咖智库谈起这一年来的经历,不免有些唏嘘。

一切早有征兆,只是来得太快。7月23日午间,有消息传闻,针对校外教培和在线教育行业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双减意见》)文件已于近日正式下发到各地机关。7月24日,教育部官网正式刊发了这个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双减意见》,对课后补习机构的投融资、业务类型、经营时间等做出严格限制。其中提到,不再审批新的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重新办理审批手续,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

《双减意见》出台的直接原因,一方面是学生作业负担仍然较重,作业管理不够完善;另一方面是校外培训仍然过热,超前超标培训问题尚未根本解决,一些校外培训项目收费居高,资本过度涌入存在较大风险隐患,培训机构“退费难”“卷钱跑路”等违法违规行为时有发生。对于如何规范校外培训行为,《双减意见》中也非常明确地提出了五点,包括坚持从严审批机构、严禁资本化运作、建立培训内容备案与监督制度、严控学科类培训机构开班时间以及学科类收费纳入政府指导价。可以说,这些是直指无证无照经营、“烧钱”广告营销、虚假宣传、贩卖焦虑、乱收费甚至卷款跑路等教育乱象行为,要让教育回归民生、公益的属性。

《双减意见》公布后的十天里,我们也见证了教育机构不断上演的“末世图谱”:首当其冲的是资本市场反应,上市教育公司股价的大跌,从港股、美股延续至今。对外,各教育机构称坚决拥护文件的各项规定,同时接连发布公告,称“双减”及合规措施将对公司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对内,各家的全员大会和内部信接连披露,重点内容就是裁员和转型,而各种谣言、段子和新闻也在网上迅速扩散,俞敏洪甚至不得不连续三次辟谣。与此同时,围绕文件中的规定,各地的监管机构也开始落实,8月2日,学大教育、ABC外语培训学校、51Talk,就因发布违法广告、无证办学、虚假宣传等行为被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通报批评并处罚。

目前来看,教育机构此前暗地里进行裁员、转型等行为,正在变得明面化。在线教育企业纷纷转型、回归教育初心,一方面K12学科教育玩家纷纷转身做起成人职业教育或学生素质教育;另一方面在传统教育体系中扮演辅助角色的教育类智能硬件,成为新的发展重心,网易有道、字节跳动等巨头均在发力这一市场。从求胜欲到求生欲,教育公司当前就是要活下来,但转型是“权宜之计”还是“长久之计”,这都值得进一步关注。

01

一石激起千层浪

股价暴跌下裁员、转型两不误

《双减意见》带来的影响,无疑是一次全面的冲击,从资本市场,到人员以及业务调整等,而职业教育、素质教育、智慧教育、国际教育甚至教育智能硬件等,都成为教育公司们当下所考虑的转型方向。

据来咖智库初步统计,从7月22日到8月2日,好未来、新东方、高途、网易有道、掌门教育、一起教育、瑞思学科英语、51Talk等一众在美上市的教育公司,股价和市值基本都是直接腰斩(如下图所示)。其中好未来的股价以超过70%的跌幅居首,而一起教育的股价已跌至1.1美元,约为八个月前10.5美元发行价的10%,可说是非常惨烈。

鉴于监管动态的影响,新东方、好未来均发布公告称,取消原定发布财报的时间,将在后续合适的时间提供进一步更新。但这并不影响其所作出的一系列应对,几乎在“双减”政策出台前夜,新东方、好未来在苏州市设立的多家公司集体变更了经营范围,其中新增了艺术、体育、科技类培训、中小学生校外托管服务等合规项目。

好未来创始人、CEO张邦鑫曾表示:“裁员是肯定会裁员的。没有需求的业务肯定会被关掉,相应业务上的员工能内部转岗就先转岗,不能转岗的,公司也会按照国家法律给予赔偿。”7月份,好未来旗下的少儿英语品牌“励步英语”更改为“励步”,新增了英文戏剧、美育、书法等素质教育产品。同时,好未来推出了彼芯课后成长中心,在北京已经开设了两家校区,服务对象主要面向小学生及其家庭。

对于今年遭遇16次做空也没有被打倒的高途(原名“跟谁学”),如今也终于扛不住了。在“双减”意见下发的第二天,高途集团创始人、CEO陈向东就召集管理层开会,定下了裁员指标:全国13个地方中心,在8月1日前完成关闭,只留下郑州、武汉、成都三个辅导老师中心,每个中心平均上千人,涉及范围达到上万人。这相当于高途1/3的人会离开。与此同时,高途启用新官网域名、上线新版App,高途新版官网聚合了语言培训、大学生考试、财经、公考、教资、留学、管理、医疗等多类型职业教育业务,在中小学教育之外,职业教育成为高途品牌又一主线。

掌门教育也向媒体回应称,根据国家最新政策的要求,公司在按照国家政策指导,调整学科和低幼产品团队,转型增大素质教育团队,从而使公司的发展更加符合国家的期望;主要优化的是低幼段项目团队,因为这些业务不符合国家政策要求,其他产品团队都会按照国家政策要求进行授课时间等合规的调整,也进行着正常的授课。同样转型素质教育的还有瑞思教育,其将品牌从“瑞思英语”升级为“瑞思教育”,推出然点科学馆、瑞思海芽成长空间和瑞思研学三大全新品牌,并提出到2023年成为“中国素质教育领域翘楚”的目标。

而网易有道则在K12在线教育之外,大力强化成人职业教育和学生素质教育,同时继续布局教育智能硬件。最近,网易有道还与华为联合发布了“华为智选-有道智能词典笔”,通过接入华为HiLink生态链系统,成为首个可跨屏使用的教育硬件产品。

除了这些上市公司外,其它一些非上市教育公司也在调整或公布新业务。比如字节跳动旗下的大力教育板块中,瓜瓜龙启蒙上线了美术课程,扩大启蒙产品类别。清北网校也推出了美育大师课等素质教育系列内容。同时还新成立全资子公司福建未来智学教育科技,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技术服务、技术开发、互联网销售等。字节教育HR还称“我们有自己的资金流,不需要融资,接下来不会裁员。”而猿辅导在7月28日正式上线“南瓜科学”,这款STEAM科学教育产品主要是以“AI互动内容+动手探究”屏幕内外结合的方式,培养青少年人群的科学素质。

上海市教科院民办教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董圣足指出,对校外培训机构实施治理,要强化素质导向,引导转型发展。在大力推行中小学校内课后托管和服务的同时,综合采取政府购买服务、房屋租金减免、财政贴息贷款及税收优惠等措施,引导和鼓励现有义务教育学科类培训机构转型发展,发挥自身专业优势,转向素质教育题材,面向中小学生开展丰富多彩的艺术、文化、科技、劳动和体育等课后培训活动,以补充全日制中小学校的短板和不足。同时,鼓励和支持符合条件的存量培训机构剥离学科类培训业务,探索实行职业技能培训乃至学历性职业教育,并可与公办学校开展合作办学、实施委托管理。

东吴证券的报告显示,《双减意见》主要集中在K12学科类培训,素质类和成人职业类的培训机构受影响较小,以K12教培为主要业务的机构未来或许面临转型。此次《双减意见》主要集中在K12阶段的学科类培训,我们认为学科类培训是指代“义务教育阶段的数学,语文,英语等和课内开课内容相近的培训内容”。而素质类,成人职业类的培训机构受影响较小,比如考研,厨师培训,艺体教育等培训机构仍可正常开展业务,我们预计类似于新东方,好未来等以K12教培为主要业务的机构,或面临一定程度的风险,未来或许面临转型。

02

权宜之计还是长久之计

转型没那么容易

从《双减意见》中的主要信息来看,校外教育的定位应该要成为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应以其丰富的素质教育内容、灵活的形式、新颖的方法,吸引学生和家长的关注,满足个性化、多样化的发展需求。目前严格规范校外培训并不是不支持学生的校外教育,校外培训机构在体育、音乐、舞蹈、美术、科技等兴趣爱好类的校外教育供给方面具有优势,在学科教育方面也可以补差,但不能违背规律超纲教学、应试教学。

正是有着这样的指引,所以这些K12教培机构才有大致的转型方向,而资本动向更为明显。黑板洞察7月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教育行业融资情况中,企业服务、素质教育和职业教育,成为三大最受资本关注的赛道。另据IT桔子统计,2021年上半年职业教育融资总额创新高,达到62.1亿元,同比增长36%。CV Source投中数据也发文表示,今年1月至6月30日,在线教育领域有43.4亿资金流向了职业教育。

但向素质教育、职业教育转型的“权宜之计”,是否能变成未来企业发展的“长久之计”?网易有道优课方面人士就曾对外表示,“我们也和选择素质教育的学科类合作校探讨过转型方向的问题,转成人职业来看,生源是否匹配要打一个问号,且成人职业教育的难点在于续报率低,完课率低,留存差;转教育硬件需要高技术门槛,转托管盈利空间非常小,而转素质教育,基于学科类机构原有的生源情况以及国家政策的支持,自然就会成为教育公司的首选。当前素质教育的市场规模大概是2000亿,未来预估可能增长到5000到8000亿。”

而根据《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显示,未来四年职业教育将年均保持12%的复合增长率,到2023年将超过9000亿元的市场规模,其中学历职业教育市场规模接近3000亿元。

但有业内人士也分析认为,转型职业教育也并非那么容易,首先是客群与学科类机构客群完全不符,从中小学生客群切换到成人或大学生,这需要有时间的积累;其次是师资没有任何优势,职业教育注重专业性,都需要重新招聘和培养老师;最后是作为新进入者,如何打破现有的市场格局,比如中公和华图已经几乎布局了整个一二线城市,而且职业教育每个城市都有区域龙头把控。另外,像好未来和高途的营收,大部分仍依赖于K12的学科教育,如果转型,这种业绩压力是否能承受得住。比如2021年一季度,高途K12在线课程的收入为18.16亿元,同比增长62.2%,占总营收的93.6%;语言培训、专业考试、准入考试及其他服务收入1.24亿元,占总营收的6.4%。

另外,教育智能硬件也被机构所看好。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教育智能硬件趋势洞察报告》显示,预计2021年中国教育智能硬件市场规模将达453亿元,2024年将达近千亿元,而且产品形态也更丰富,包括智能作业灯、错题打印机、学习平板、智能学习音箱等等。

但教育智能硬件也并非一番坦途,因为其还兼具导流入口的作用,自然会引得更多企业进入。比如今年618期间,阿里发布40余款教育智能硬件产品;2021年3月,腾讯教育发布新品“AILA智能作业灯”;2020年10月,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推出首款智能硬件产品“大力智能学习灯”;2019年底,百度推出了小度在家智能屏X8,内置学习课程;此外还有搜狗、小米等也纷纷参战。互联网企业凭借平台巨大流量切入市场,导致的结果是,一时之间,市场上也出现了大量“智能灯”类同质化产品。

这些教育机构能否转型成功,目前尚未可知。但正如安信证券发布研报称,未来对于培训机构的监管是长期性趋势,但短期各地执行力度仍不确定,预计将有一部分不合规的校外培训机构出清。

结 语

从目前中国教育整体发展的方向看,已经容不下太多且良莠不齐的校外培训机构,这次《双减意见》出台后,必然是又一次大浪淘沙的开始。而教育机构们此时应该放下资本的武器,放弃暴利思维,重拾教育的初心,找到自身定位,这样才能先站住。随着国家对教育投入的增加、以及生育政策的落地,或许未来将会迎来新一轮的增长。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