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派费上涨一毛钱,能该表快递行业什么?

2021-09-02 15:13
连线Insight
关注

文/钟微

编辑/子夜

快递员手里一直不见涨的工资,或许就要有变化了。

截至8月29日,中通、圆通、申通、百世、韵达、极兔等6家快递公司宣布,9月1日起,将末端派送费每票上涨0.1元。

派费上涨0.1元,看起来仅仅是一个小数字,但对于每天要送上200百件左右包裹的快递员而言,月收入有望提升数百元。

此后,各个快递公司发布了更详细的通知。申通表示,将不打折扣地惠及快递员;中通快递的通知也提到,上涨的派费将直发到派件业务员掌中通APP,同时全国所有网点现有支付业务员的派费标准不得下降。

圆通速递指出,各加盟网点不得随意截留;极兔快递则表示,所有的派费都由加盟商网点结算和发放,但总部将成立稽查小组和提供收派员内部投诉的通道。

快递巨头们调整派费来得并不突然,压力来自监管。2021年7月初,国家邮政局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围绕劳动合同、就业薪酬、社会保障、职业伤害、技能培训几大范畴,初步明确了如何做好快递员权益保障工作。

图源中通快递官方微博

人们对快递员的印象还停留在月入过万的阶段,但随着近两年快递巨头大打价格战,再加上极兔等新玩家的加入,行业竞争激烈,它们不惜无底线地降价,祸及快递员的生存保障。

快递员张帆提到,他每日工作十几个小时,节假日无休,但每月只能赚到4000元。除此之外,在他从事快递工作的第五年,公司依然未给其缴纳五险一金,社保都是自己缴纳。

对于派费上涨0.1元的消息,连线Insight采访的多位快递员都表示还未收到通知,派费也尚无上涨迹象。

快递员张帆提到,他起早贪黑,基本不看新闻,这个消息还是网点告诉他才知道。在他看来,快递员大多一天也要送上200件, 0.1元的派费只是一个小数字,但放到一年来看也是一笔惊人的收入。

但他不抱希望地说,“上面领导大喊一声要涨价,最终这个钱能不能发到手里,还是要看执行”。

在经历了十多年的竞争后,快递行业早已告别高速增长,从增量市场转为存量市场,各家快递公司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突破底线的价格战屡屡发生。

恶性价格战,不仅导致快递员收入降低,压缩了末端网点利润,影响了消费者的体验,也让快递巨头们利润下滑,甚至陷入亏损。

派费涨价0.1元,能改变这种现状吗?

1、“快递这行,没多少人干得了”

快递员收入过万,仅仅是少数,只要肯努力便能实现高收入的“多劳多得”的故事,也并不符合现实,在快递员张帆眼中,这份工作收入低,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没多少人干得了。

连线Insight询问多位不同公司的快递员得知,快递员收入普遍在4000-6000元左右。另据中国邮政快递报发布的《2020年全国快递员基层从业现状及从业满意度调查报告》统计,超五成快递员月收入不超过5000元,月收入超过1万元的仅占1.3%。

除顺丰以外,大多快递公司的快递员没有固定工资,他们的薪资结构大多为“派费+业务提成”。

过去两年,不少快递员明显感觉到手工资变少了,一位快递员提到,许多区域每票降至0.5元以下,就他所知,许多派费较高的区域这两年派费也在不断下滑。

这一现象可能与快递公司打起的价格战息息相关。为了争抢市场份额,快递公司压低单票价格,导致派件费下调,快递员的收入自然受到影响。

在派费固定的情况下,快递员通过揽件、派件,按照15%、10%获得提成。

可见加大揽件、派件量是其提高收入的直接方式,但事实却是,快递员的收入大多已经固定,并没有太大的提升空间。

张帆在湖北武汉从事快递工作已有5年,一般早上8点开始赶到网点,晚上8、9点站点关门了才回家,每天工作时长基本超过12个小时,中午吃饭休息的时间都要工作。

申通快递员早上7点便已到岗,图源申通快递官方微博

按照每日约200件包裹计算,一年快递员将送出近7万件。

他提到,因为按照计件制,节假日他都不休息,“太累了,我年纪越来越大,体力跟不上,现在网点的很多年轻人也干不了这活,流动性特别大。”

快递员的工作量已经十分饱和,张帆也提到,每个区域的单量基本是固定的,有多有少,但是波动不大。单量不涨,他们想要多劳多得也很难。

与此同时,快递公司也会对快递员进行绩效考核,扣除快递员在派件过程中因仲裁、投诉、内网处罚、违规操作而产生的罚款,以及快递员的保险、车险、住宿、电车使用、手机话费等费用。

对快递员而言,罚款几乎每天都会发生,快件的损坏是一大原因,快递员陈祥提到,很多快件送到他们手里时便已经损坏,但是他们却需要为此担责。

作为顺丰快递员,他经常面临来自顾客的质疑,“现在顺丰也不能送上门了吗?”尽管他尽力解释,但许多时候还是免不了被投诉。他认为,快递员比不上网约车司机、外卖员,如果将问题反馈给客服,大多得不到满意的答复。

各种罚款项目与杂费支出,导致快递员的收入难以满足生活需求。

由此,对于涨0.1元派费,一些快递员并不以为然,涨了派费,每个月多了几百元的收入,但也可能因为各种原因被扣除了,收入的压力依然没有减轻。

除了基本的薪资问题,缺乏劳动保障也一直是快递员面临的主要问题。2021年5月,中通快递员李方的死讯引发了舆论对快递公司的声讨。

在这一事件中,中通快递公司并没有给李方缴纳社保,甚至也没有劳动合同,其以“灵活就业人员”的身份自行参保,归当地加盟商管辖,在意外死亡后,自行购买的保险,并不能进行理赔。

围绕劳动合同、就业薪酬、社会保障、职业伤害等,快递员作为劳动者的基本权益,一直被企业所忽视,而今在监管的责令下,这一现状开始得以改善。

2、网点承压,消费者抱怨,快递业无人满意

除了快递员怨声载道,网点负责人、消费者也一直积攒着不满。看似繁荣的快递行业,每一个环节都暴露着问题。

杨蕾在2021年年初开了一家菜鸟驿站的网点,但正式运营后,她发现所在区域的派件费为0.4元或0.5元,这和她此前得知的0.6毛以上的价格有一定差距。

经营快递网点的收入也让她十分失望,其租下的店铺能容纳10排以上的货架,上面也堆满了各种大件小件,但是扣除掉房租、水电等费用后,她每月仅能获得2000元-3000元的收入。

在利润较少的情况下,网点却被要求提供更多服务,她提到,菜鸟驿站在消费者端开通了一键上门的服务,可以要求网点送货上门,但是她每天守在网点,工作十几个小时,几乎没有休息,中途也不能离开网点,这一服务引来了不少投诉。

收入捉襟见肘,生意逐渐难做,让她正在考虑关闭这家快递网点。

网点和快递员难赚钱,消费者的服务体验也日渐下滑。

2021年中消协发布的“618”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显示,监测期内,共收集快递、外卖配送类负面信息63043条,其中消费者投诉的主要问题包括:快递不送货上门、乡村取件加收快递费等。

大部分快递员都不愿送货上门。消费者彭晓桐提到,自从搬家后,添置了很多物品,才知道快递的“坑”。她所在小区的快递网点很远,走路过去大约10分钟,但很多大件快递员都不愿意送,她还要跑到网点,自己搬回家。

由于快递网点会发送取件码,导致很多快递员不打电话通知消费者,直接将快递送到网点,这也会导致消费者与快递员之间产生矛盾。令彭晓桐更意外的是,之前她约了申通寄件,早上下单,晚上快递员才联系她,并且要求她将要寄的物品自己放到网点。

快递网点的存在方便了快递员,却导致了消费者体验的直线下滑。

另外,快递柜的涨价更激化了其中矛盾。去年5月,丰巢宣布将对存放时间超过12小时的快递进行收费,超时后,每12小时收取0.5元,3元封顶。此后引发舆论争议,部分城市小区居民开始联合抵制“超时收费”。

丰巢快递柜,图源丰巢官方微博

在消费者看来,要求送货上门并不过分。2018年5月1日起施行的《快递暂行条例》中明确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

送货上门的印象,也不仅来自明文规定,不少快递公司也曾在过去的宣传中将送货上门作为重点。

但对于快递员而言,苦衷与难处也显而易见。张帆提到,将快递送到快递网点或者快递柜,肯定是想节省时间送更多件,“每天就只有那么多时间,送货上门耽误的时间都可以多送几十件。”

在送货体验下滑之时,更让消费者担心的是,涨价会让快递公司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届时消费者需要为一份不满意的服务,支付更多的价格。

当快递行业陷入激烈竞争,各家都开始以价换量追求市场份额,这也降低了快递员、末端加盟网点的收入,影响了消费者的收件、寄件体验,整个行业健康与有序的发展已经被打破。

3、无底线价格战,快递巨头伤及自身

为了在资本市场讲出好故事,快递巨头们在过去数年争相降价、抢占市场,最终不断走低的价格和利润,也反噬到它们自身。

2016年,快递巨头纷纷走向上市,形成了“四通一达”以及顺丰为首的格局,但直到如今,这一市场仍旧处于激烈的竞争中,巨头们不敢松懈。

行业内多次爆发价格战。其中引人瞩目的事件包括:2019年3月,中通率先把义乌快递单价从4.2元降到1.2元,之后其他快递公司纷纷跟进;2020年,极兔的入局,低价的打法,也加剧了行业竞争。2021年4月9日,义乌邮政管理局曾对极兔发布警示函,告诫其“不得用远低于成本的价格进行倾销”。

价格战伤害的不仅仅是外卖员与网点,根据各上市快递公司财报,2020年“通达系”单票毛利已普降至不到0.5元。

比申通为例,2017年-2020年,申通快递单票收入(每一单快递的价格)分别为3.25元、3.33元、3.14元,单票成本分别为2.65元、2.79元、2.8元,单票毛利呈现走低态势。2020年,申通单票毛利骤降至0.106元,到了2021年上半年,这一数字又降至0.04元。

各家的利润也有了明显的下滑。在2021年上半年,申通净利润同比下降306.99%;圆通与中通的净利润在二季度分别同比下滑33.5%和12.5%;百世则处于亏损中,在二季度净亏损4.6亿元。

价格战打响,没有快递公司敢不应战。就连一直面向高端市场、不参与低价竞争的顺丰,也免不了加入战局。

2018年9月,顺丰的单票收入为24.55元。今年上半年,顺丰单票收入已调至15.96元。与此同时,在其2021年收入快速增长的情况下,亏损高达5.08亿。未能扭转颓势的财报,让顺丰受到诸多质疑。

快递巨头们降价,却没能增效,这可能导致它们在未来陷入持续亏损的状态。与此同时,对快递员、网点的“剥削”,消费者积攒的不满,也可能让它们逐渐失去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毫无底线的降低成本,不可能成为常态,此前各家便已开始控制单票收入的下滑。海通证券曾在研报中指出,2021年1月-5月,行业单票收入依然在走低,但下滑幅度却在逐渐收窄。这也被认为是价格战退潮信号初现。

此次上调派费,也利于行业的价格改善。快递巨头也渴望跳出恶性竞争,扭转行业的发展方向,以图自保。

压力之下,快递巨头也在寻求其他的增效方式。在此前的股东大会上,顺丰创始人王卫曾强调“数据科技服务公司”的定位,通过技术来改善平台的运营成本;三通一达则在通过供应链系统增强各环节效率的基础上,尝试直播电商,或与生鲜电商平台合作,拓宽市场。

快递公司在努力求变,行业的竞争环境却不可能一朝改变。但涨价0.1元的变化,更像是一个信号,在监管的介入下,恶性价格战的现象或将有所减少,快递行业各环节的艰难状况也将发生改变。  

(应受访人要求,文中张帆、陈祥、杨蕾、彭晓桐为化名。)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