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什么是元宇宙?关于沪穗杭的元宇宙故事会是怎样的?

2021-11-19 13:53
抱朴财经
关注

智慧城市的典型代表是上海广州杭州,既有强大的不断充实的城市数据库,又有统一的中心来协调数据的运用,还有线下力量的快速反应。同时,又不断扩大地域和场景,不断把新的技术和方法充实到系统中:既着眼于处理突发事件,也着眼于民生服务。

作者:今纶(财经专栏作家)、刘峻烁(抱朴财经副总编、博士)

2021年11月16日晚间,网易有道公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在随后的电话会议中,网易创始人、CEO丁磊回应了外界极为关注的元宇宙问题,他表示,网易已做好元宇宙的技术和规划准备,等到时机成熟的一刻,“网易可能跑得比谁都快。”

近日,美股元宇宙板块再度大涨,Roblox领涨。

元宇宙概念继续在网络上以及资本市场沸腾。

但是,元宇宙并不等于游戏,游戏只是元宇宙的一个应用方向。

元宇宙未来在城市治理和发展中的应用也是一定会出现的,虽然在某些领域目前只是概念,但基于网络、数据进行的基础构建却是真实存在,且已经在发挥作用。

比如,上海的“一网统管”,广州的“穗智管”,以及杭州的“城市大脑”都已经给市民提供了诸多便利,而且有效提升了城市治理能力。数据的收集,网络的展现,协同的紧跟,都给未来的元宇宙城市建设打下了基础。

抱朴财经认为:上海、广州、杭州是智慧城市的顶流,是最具有元宇宙潜力的城市。

当然,我们目前还是在谈潜力,不过,这非常重要。这意味着在新一轮产业机会面前,它们可能会占到先机。

那么,什么是元宇宙?关于沪穗杭的元宇宙故事会是怎样的?

01上海:逾万块农地拥有数字“身份证”

一句话说清楚元宇宙:

“在传统互联网的作用下,随着各种技术进步,越来越多地将现实中的关系场景、互动、身份投射到一个虚拟世界中”。

这就是元宇宙的一个初步概念,以后还会迭代。

那么,元宇宙的形成需要什么?需要完善的基础设施,比如网络信号无处不在。需要详细的数据,比如每一块农田都有自己的数字身份。需要有统一的接口,数据在各个管道被快速处理、分发,在终端产生效能。当然,还需要很多的技术支持。

虽然,上海、广州、杭州距离真正建设元宇宙版的沪穗杭还有遥远的距离,但是沪穗杭在数字城市建设上的发力奔跑,以及在智慧城市建设中的实力展现,让我们看到了三座大城的元宇宙潜力。

所以,抱朴财经认为:元宇宙一线潜力城市是沪穗杭。

如果说有哪些城市未来会在元宇宙角逐中胜出的话,它们无疑要站在第一排。这并不是一个公司的单打独斗,或者科技创新,而是一个城市的基础信息、渠道分化、协同能力、科技创新的一次大PK。

我们来看看上海的故事。

2016年1月,上海遭遇寒潮。全市水路管线频频爆管,1月24日当天,5万次求助电话响起。全市水管水表报修多达23万起。仅崇明城桥镇一处水管爆裂,就导致4.5万户、10万居民长时间用水受影响。

时间来到2020年圣诞节,上海市民收到一个坏消息,近20年来最冷的新年马上就来了,比5年前更冷。

但是,此时的上海已经不是5年前的上海,而是有了“数字盔甲”,或者说“数字护城河”。

2021年1月9日凌晨4时17分,平凉路渭南路口地下管爆裂。

因为杨浦区城运中心快速反应,只用了15分钟,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就到场开展处置,交警部门也到场保障交通。不到两小时,路通了,积水全无,受损管道阀门已关闭,进入抢修环节。

因为有预案,启用应急用水,居民用水没有受到影响。下午四点(即事发12小时后),一切恢复正常。

这一年,上海顶住了本世纪最强的寒潮侵袭,水管和水表受损情况明显减少了,全市报修量不到2万件,对比5年前降低了九成。
秘密只有四个字——“一网统管”。

什么叫“一网统管”?通俗地说就是以网格化为基础,通过城市信息模型(CIM)平台,运用智能化技术,将地理信息和城市底图相整合,汇聚实时的全量信息。

最后可以做到“一屏观全域,一网管全城”。这个里面当然有很多部门的协同、参与和对接,最终的结果就是可以全市联动、所有部门紧跟,最快速解决问题。

上海市城运中心“一网统管”平台大屏很牛:可以显示“水电气”的负荷用量、交通实况拥堵路段、城市环境实时指数以及具体事件的处置流程等。

反映“城市运行体征”的数据有1700多项,每5秒自动刷新一次,能第一时间发现城市运行中的风险和隐患。

所以,上海的疫情防控为什么得力迅速,背后是一个庞大网络的支撑,而这个网络又足够灵活,这才是上海最大的底气之一。

上海“一网统管”系统2.0版目前已经上线,市级平台已汇集50多个部门的185个系统、近千个应用,初步形成贯通市、区、街镇三级,覆盖经济治理、社会治理、城市治理的城市工作体系。

上海的所有农业用地都已经完成数字底版的构建,超一万块农地都拥有了专属的数字“身份证”,智慧农业已经基本实现,安全监管可实时查询、追溯。

为什么说上海做一个元宇宙上海的可能性很大,因为上海的底子好,数据在手,这很关键。

上海雄心勃勃:2021年新年伊始,上海还发布《关于全面推进上海城市数字化转型的意见》,上海在数字化的道路上跑得很快。

02广州:通过数字化重构现实城市

广州的元宇宙潜力含量也不低,广州这两年在智慧城市的运作上颇为给力。

广州市智慧城市投资运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智投”)成立于2020年01月19日,注册地位于广州市越秀区流花路117号。占股50%的大股东是广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还有广州市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广州交投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广州地铁集团有限公司、广汽资本有限公司、广州羊城通有限公司各占股10%。

很明显,这是一个能够对接诸多领域数据的公司。

广州智投作为主平台推进城市信息模型(CIM)和车联网的主平台、主阵地,也是智慧城市建设的主要抓手。在解决“信息孤岛”问题方面,广州又设立了广州市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建立广州市CIM试点工作联席会议制度,由各部门齐抓共管。

7月28号,首届广州CIM(城市信息模型)论坛暨第四届广州房屋建筑工程施工三维(BIM)论坛召开。会上,全国首个城市信息模型(CIM)基础平台——广州CIM平台正式发布,展示了6大应用体系。市住房城乡建设局公布了2021年第一批BIM正向设计示范工程项目评审结果。

看似枯燥无味的新闻背后,其实是浓浓的智慧城市味道。

CIM平台出现,根据BIM相关标准作为引领,建筑行业的很多数据可以打通了,过程中会形成一个统一的平台。

核心应用具有三维模型与信息全集成、可视化分析、模拟仿真、AI辅助审查、多视频接入的无缝衔接与三维场景融合、物联网设备接入、BIM模型轻量化格式高效

接等多项功能,这对于智慧城市和建设工程提高精细化管理水平是非常有利的。

展示几个场景,大家就明白了:

平台可实现对全市2000多个工地的智慧化管理。可以查看工地的各类详细信息,甚至可以对起重机械设备进行可视化实时监测查看,对关键位置进行定点巡检等方式的巡检。

等于是工地的管理员,而且是不休不眠那种。

平台可实现广州市183条城中村改造项目的管理。可自动估算项目现状人口、单位、房屋、建筑面积等指标数据;实现了项目改造进度督办、资产投资情况监控;实现了项目现状和规划模型双屏比对,展示改造前后的效果、改造进程、周边配套设施和规划方案。

等于是城中村改造的精算师、百事通,而且出错率很低。

如果把CIM当作一个开放的模块组件来看,这次发布的CIM平台结合了工改、智慧工地、城市更新、智慧园区智慧社区及“穗智管”城市运行管理中枢。

这是迈向智慧城市的关键一步,数据归拢,而且用得上,更进一步是能用好。

广州的一大特点是以智慧社区项目作为抓手。广州越秀区三眼井社区、盐运西社区等智慧社区项目,引入社会资金,让社区形成了智慧信息大平台。

抱朴财经认为,正在进行智慧城市建设的城市,可以以某个社区为试点,“结合社区智能化设施建设,支撑智慧社区建设,实现电商、健身、文化、养老、租赁等各类优质服务供给,推进智慧社区平台与城市政府服务一体化平台对接,实现智慧社区数据全域采集”。

这是广州经验的可贵之处,不要求一步到位,高举高打。实际上既不可能,也不现实。

广州以“融”作为思路,以小模型带出大模型,小链接、小共享开放出万物互联,革新产业拉动,让社会广泛参与,智慧城市就慢慢形成了。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城市数据是不断更新和扩充的,“融”其实就是强调不断发展和壮大的数据。

中心平台持续接入终端,城市数据不断翻模变更,各部门数据共享的标准也在不断地翻新。

改革充满了实验,到处都是试点,这样才能带动下一个产业革命的到来。

广州的智慧城市进程与城市调性匹配,既开放,又有小步碎进,是一个不错的模版。

看看现实场景:在广州市智慧城市运行中心内,广州城被数字化复制后的孪生品,清晰地展现在超大显示屏上——这就是“穗智管”城市运行管理中枢。

这个系统对接30多个部门的业务系统,归集超30亿条城市运行数据,囊括交通、城建、城管等20余个专题,实现对城市运行体征的实时监测和大数据分析应用。

广州正在打造涵盖态势感知、运行监测、决策支撑的“数字孪生城市”。“数字孪生城市”,其实就相当于通过数字化重构一座现实的城市,实现实体城市向数字空间的全息投影和精准映射,以此增强城市治理灵敏感知、快速分析、迅捷处置能力。

在腾讯研究院去年发布的《2020数字中国指数报告》中,广州市数字政务指数在全国排名第一。从这个角度也可以看到广州的元宇宙潜力。

必须说说“穗好办”,这是一款移动政务服务APP,也是广州市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提升“互联网+政务服务”水平,推动政务服务事项从“现场办”向“网上办、掌上办、刷脸办、随时办、随地办”拓展,联合相关业务职能部门,打造的移动办事APP。

诚如专家所言:“穗好办”围绕高效办成一件事,对象是个人、企业,侧重服务和质量;“穗智管”围绕高效处置一件事,对象是事件,侧重管理和处置;未来可以在以人为中心的价值尺度下,进一步加强两者的数据互通和业务、场景联动。

也就是说二者的协同将继续提升智慧城市的“含金量”。就这一点来说,广州在大湾区是独树一帜,遥遥领先的。

广州的“穗好办”、“穗智管”是开启元宇宙广州的两把金钥匙。

03杭州:城市大脑是整座城市的智能中枢

杭州的城市大脑系统也是长三角的一股清流。

因为要治理交通堵塞问题,杭州人开始探索城市大脑系统:2016年4月,杭州以交通领域为突破口,开启了利用大数据改善城市交通的探索。

结果是:杭州从全国城市拥堵程度排名第二降到了第57位。

截至2019年年底,杭州城市大脑中枢系统已更新到3.0版本,接入了4500个API和3200个数据指标,日均API调用760万次以上,支

了数字驾驶舱和应用场景的建设;148个数字驾驶舱已接入覆盖全市49个市级单位、15个区、县(市)(含钱塘新区、西湖景区)、13个街道及2个区级部门;已建成涵盖公共交通、城市管理、卫生健康、基层治理等11大系统48个应用场景。

城市大脑和每一个市民的生活息息相关,这一点和广州的“穗好办”有异曲同工之妙:

杭州的城市大脑可以提供“最多付一次”服务,把原来的医生诊间、自助机多次付费减少到一次就诊就付一次费。

在旅游方面,城市大脑提供“10秒找空房”“20秒景点入园”“30秒酒店入住”和“数字旅游专线”四大便民服务。

至于停车付费,如果是加入了“先离场后付费”的车主,无需任何行为即可快速离开停车场,为车主节省离场时间。同时,车主一次绑定,全城通停,停车系统为市民提供了“全市一个停车场”的便民体验,连扫码都不需要。

杭州早在2018年就提出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提出推进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城市数字化“三化融合”。

2019年12月30日,杭州提出打造“全国数字治理第一城”目标。

正是这种在数字领域的领先意识,当疫情爆发的时候,杭州市在全国率先上线疫情防控重要的电子身份健康信号“健康码”,这也是城市大脑的重要系统。

而且疫情期间,杭州的数字经济全面爆发,财政收入、人均可支配收入等增速全国领先,其中,城市大脑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现在的杭州,城市大脑是整座城市的智能中枢。在杭州主城区,通过视频AI计算,每两分钟就可以完成一次全区域扫描,95%的事件由大脑自动发现,85%事件即时处置率,并与96种处置手段形成一体流转,处置效率提高9倍,推进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杭州的元宇宙潜力当然也是巨大的。

做好数字经济,才有可能进入元宇宙的PK场。

04城市演进分为三阶段

抱朴财经认为,从数据治理角度看,城市演进分为三阶段:原始城市、智慧城市、元宇宙城市。

现在看来,绝大部分城市还处于原始城市阶段。即城市的数据化程度不高,也没有一个数据枢纽和处理中心,数据生产、搜集、处理、应用的能力也很一般。抱朴财经将处于这个阶段的城市命名为原始城市,这与城市的GDP总量无关,而是和城市的数据处理能力的现状有关。

有的城市GDP总量很高,但是在数据枢纽的建设上是一片荒漠,或者看似也有不少数据应用的场景,但缺乏一个统一的有层次有纵深的“大脑”,这同样不是智慧城市,而是原始城市。

智慧城市的典型代表是上海广州杭州,既有强大的不断充实的城市数据库,又有统一的中心来协调数据的运用,还有线下力量的快速反应。同时,又不断扩大地域和场景,不断把新的技术和方法充实到系统中:既着眼于处理突发事件,也着眼于民生服务。

过程中,不断沉淀数据,回应需求,系统就会越来越智能化。所以,有专业人士说:城市的信息化转型要经历信息化到数字化再到智能化,抱朴财经对此深表赞同。

经过漫长的智能化成长阶段之后,有部分优秀城市有能力再造一个元宇宙城市。

这个元宇宙城市是现实城市、人际关系、机构关系在虚拟空间中的投射,元宇宙城市的竞争是另外一个层面的城市竞争。

这种竞争考验着城市的技术支撑、数据整合以及规则设计能力。因为元宇宙城市虽然是虚拟的,但是在其中产生的数据资产有相当一部分可是可以在现实中兑现的,比如一幅纯数字作品可以拍卖出几十万甚至几千万美元的天价,它带来了税收和就业机会。

又比如某城市的著名商城有了元宇宙版本,吸引了不少人前去消费,甚至这种元宇宙商城完全取代现在的网购模式也是有可能的。至于“剧本杀”、商业论坛活动、商业咨询活动也有可能在元宇宙城市中完成,而这些都会产生现金流。

城市的数据是公共数据,只有城市的公共服务者才能按规定完整获取,如果公共服务者和商业公司、技术公司联手据此复制一个元宇宙城市,逐步推进,一个街道一个街道地推进,将带来巨大的新鲜感和超强的体验感,而这也必将吸引更多虚拟人前来消费和“定居”,不但可以跨城市,而且可以跨省、跨国。

这里面当然要依据法律法规严格保护公共利益以及个人隐私、财产安全。

而这种消费是与线下的实体经济密切关联的,并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概念。某人在元宇宙城市中下单了一箱广州从化的荔枝或者上海城隍庙的糕点,他还没有离开元宇宙城市的时候,商品已经在线下打包完毕准备发货了。

元宇宙城市并不是一个游戏空间,而是一个消费和交流、工作的空间,而且它比现在的网络交流更方便,更真实,这也是复制一个元宇宙城市的重要目的所在。

智慧城市阶段所获取的公共数据完全可以赋能元宇宙城市,包括水电煤气,交通状况等,使其具备更强烈的真实感,并且有可能催生更多我们意想不到的商业机会。

元宇宙城市的建设等于是帮城市再造了一个引流的渠道,其一一对应于线下的商业机构、制造业甚至农业,将有效推升产业的增速。

谁抢先一步成为元宇宙城市,而且吸引了大量的虚拟人来定居、消费、工作,谁就会在现实城市中获得更多的订单和税收,这并不是游戏,而是激烈的竞争和产业链的超级延伸。

欲成元宇宙城市,先成智慧城市,这是最关键的。

数月之前,我们一行诸人在成都旅行,拜访杜甫草堂,想起杜子美在《旅夜书怀》中所吟诵的名句: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城市的升级换代,以及不断由技术推动的产业革命虽然看似悄无声息,其实如江水奔流一般,时时刻刻都在改变着山川地貌和城市格局,踏准节奏的城市幸运升级,踏错节奏的城市则可能失去一个时代的财富和荣耀。

参考资料:

《中国经济周刊》:“上云”故事之上海:一座超级都市的“一网统管”实践

《广州日报》:专家学者聚焦智慧城市 建言广州“数字孪生城市”建设

《中国青年报》:杭州城市大脑如何实现从0到1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