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以平台算法左右外卖骑手,赛博朋克式的控制终究会到来吗?

2020-09-11 14:42
王吉伟
关注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刷屏后,评论五花八门。

而“冰冷的算法,缺失的情怀”这一句,某种程度上,成了人们对“美团将外卖骑手逼迫成近乎机器人”这一冰冷做法的不忿之举。

这句话隐藏的另一层意思是,外卖平台不把外卖小哥当人看。

偏偏是,外卖小哥以血肉之躯做到了近乎机器人的效率。但这种效率对于“冰冷的算法”而言远远不够,它还在继续以最新的数据计算着,并不时向官方和骑手推送更优化的决策方案,要将“更快、更远、更高”的奥林匹克意志灌输给所有骑手。

有人说,这样的工作不做也罢。但600多万以此为生的外卖小哥,对美团的依赖那是相当的严重。为了能在平台多赚些钱养家糊口,不得不在数据的要求下近乎机械的,更快的跑,更多的送,交付外卖时还要面带近乎麻木的笑。

此情此景,《差评》的一篇评论说:外卖骑手被困在系统里的场景,像极了赛博朋克。然而,现今“高科技与低生活”的反差还没有那么强烈,并不足以表征这就是赛博朋克。

王吉伟频道也认为这很像赛博朋克,不只是在于“高科技与低生活”的表象,更在于平台对于人类数字劳工的“技术控制”。

本文,王吉伟频道将从赛博朋克的主旨“控制论”角度,聊聊当前互联网平台与数字劳工之间的“技术控制”关系。涉及概念很多,所有内容有些长,全文近5500字,主要包括以下七个部分:

从赛博朋克说起

未来的数字社会与数字经济

数字化转型与赛博空间

赛博朋克与控制论

互联网平台与数字化劳工

数字劳工的依赖与平台的“技术控制”

“技术控制”与数字劳工之间的矛盾

1、从赛博朋克说起

作为科幻电影的重要分支,赛博朋克风格的电影深受很多科幻FANS的喜爱。最近两年比较火的《头号玩家》与《战斗天使阿塔丽》都是此风格的典型之作。

赛博朋克英文为Cyberpunk,是“控制论”(Cybernetics)与“朋克”(Punk)的合成词,又被称为数字朋克、网络朋克等。

赛博朋克,背景大都建立于低端生活与高等科技的结合,通常拥有先进的科学技术,再以一定程度崩坏的社会结构做对比。

电影《头号玩家》剧照

在赛博朋克世界中,技术滥用会给人类社会带来黑暗,高科技时代光环之下普通人却苟活着,这种设定使得它常和反乌托邦联系到一起。其故事框架,通常也是社会秩序受到政府或财团或秘密组织的高度控制,主角则会利用其中的漏洞做出了某种突破。

需要说明的是,在当今科技发展越加明显的趋势下,当代赛博朋克区别于早期的外太空设定,故事情节也多围绕黑客、人工智能及大型企业之间的矛盾而展开,背景则设在不远的将来的一个反乌托邦地球。而在内容细节上,现代赛博朋克更加注重信息技术的具体设定的缺点的改善和进步。

像《极乐空间》《全面回忆》等电影都是此中典范。美剧《副本》则是将这种对立矛盾加以放大,富人住在几百层楼以上的空中世界,拥有多个副本身体,足够长的寿命让他们恣意妄为到变态。

电影《极乐空间》剧照

因此,赛博朋克风格作品中经常出现互联网、黑客、虚拟现实、控制论、人工智能、仿生人与半机器人、都市扩张与贫民窟、大型企业、基因工程、生物工程等元素。在赛博朋克题材的作品中,计算机和信息技术科技发展到了极高水平,人与机械的界线开始消失,社会高度秩序化或者混乱不堪。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