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罗珀希望在拜登就职前宣布空军“先进作战管理系统”采办策略

2021年1月12日,在美空军主管采办、技术与后勤的助理部长罗珀等高级官员举行离职仪式前夕,美国《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与侦察》(C4ISR)网站发表一篇文章,提及罗珀希望在拜登政府于2021年1月20日就职前,美空军能批准和宣布“先进作战管理系统”(ABMS)的采办策略。我中心李沅栩先生将此文编译如下。这不是一个传统的国防采办项目美空军“先进作战管理系统”(ABMS)是一个与众不同的项目:一个复杂、有时令人困惑的通信、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系统网络。空军计划持续对其进行试验和开发,以期连接陆、海、空、天和网络空间域的各个传感器和射手。但在接下来的几周中,空军领导人的目标是能够最终答复对该系统的质疑,并将其转变为传统的国防项目,其所作的努力都是希望国会和拜登政府都能够持续推进该项目。

2020年1月8日,在接受美国《防务新闻》(译者注:该媒体网站与C4ISR网站为同一家公司所有)的独家采访时,罗珀表示他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在拜登就职前,确保空军领导人在“先进作战管理系统”采办策略上签字。一旦获得批准,空军便可以开始购买第一批基于云的技术,从而使不同的战斗机能够在作战中交换数据。罗珀表示,根据他对快速能力办公室(RCO)的最新审查,他有信心及时完成采办策略。由于项目未能提供进度表、总体试验计划等作为管理基线,因此使得下一届政府无法像处理其他所有项目一样对“先进作战管理系统”进行评估。美空军正准备转化“先进作战管理系统”一些技术空军计划在“高速公路驶入匝道”(On-ramp)演习中对现成的和开发的产品进行试验后,逐步购买“先进作战管理系统”系统的组件。首个版本将包括一套能够在作战中使不同战斗机之间进行数据共享的技术,即使战斗机使用与Link 16和军方常用的其他数据链路不兼容的低截获概率通信波形。(例如F-35的多功能先进数据链MADL和F-22的编队飞行数据链IFDL)罗珀表示,首先要采购的技术将包括“一号云”(CloudONE,一种安全云)的过渡版本、“一号平台”(PlatformONE,一个基于云的软件开发环境)、“一号标远”(EdgeONE,一种边缘云)、“一号网关”(GatewayONE,一种数据转换器)和其他产品。罗珀表示,空中加油机将在这一概念中发挥关键作用。加油机将配备一个吊舱有效载荷,使其成为能够在飞机之间中继通信数据的“飞行手机塔和数据处理机”。加油机将被放置在己方战斗机视距内,敌方“反介入/区域拒止”外围,远离大多数地对空威胁,甚至当敌方对空军的通信系统造成干扰时,能够通过隐身数据链路接收和传输数据。

2020年12月9日,美军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尤马试验场进行“先进作战管理系统”技术试验,美空军F-22A、F-35A战斗机与XQ-58A低成本可消耗无人机在试验中编队飞行。美空军按照“先进作战管理系统”组件命名逻辑,将XQ-58A称为“一号可消耗武器”,并在这次技术实验中为该无人机集成了“一号网关”。但XQ-58A发射升空后,该通信模块即失去联系,因此在这次试验中美空军没能达成将该无人机用做“先进作战管理系统”网关节点的试验目标。

“如果出于某种原因突然出现了新的威胁,而战斗机不在加油机的视距内,就像战斗机必须思考的那样,‘好吧,我需要在执行新任务前回去获取更多的燃料后再采取行动吗?’战斗机可以决定飞回加油机视距内(以获取更多数据),”罗珀表示。“视距很远,这并不是说让您靠近加油机,而是能够接收到飞机发出的信息即可。”美空军空中机动司令部将选择首先加装“先进作战管理系统”吊舱的加油机,最新的加油机波音KC-46A吸引了它们的目光。罗珀表示:“空中加油吊舱可以用来放置数据中继吊舱,这样,加油机不仅可以充当燃料加油机,而且还可以充当数据加油机。而且KC-46具有一些出色的功能,如它拥有良好的雷达预警能力,这也是其他机动平台所欠缺的。”

2019年4月,KC-46A“飞马座”大型加油机在试验中为美空军B-2A“幽灵”隐身战略轰炸机加油。在罗珀看来,该型机不仅是燃料加油机,也可用作“数据加油机”。2020年12月9日,美军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尤马试验场进行“先进作战管理系统”技术试验期间,该型机参与了试验并取得成功。该型机被认为是首型承接“先进作战管理系统”技术成果转化的装备之一,本篇动向指明了其将携带“一号网关”通信吊舱。罗珀还提到“它拥有良好的雷达预警能力,这是其他机动平台所欠缺的”。这是因为该型机配装了美国雷神技术公司的AN/ALR-69A(V)数字式雷达告警接收机。

美空军于2018年3月29日授予雷神公司(2020年4月3日完成与美国联合技术公司的合并,改称雷神技术公司)一份总金额4.6亿美元的合同(有效期可到2025年3月),快速采购至少779套AN/ALR-69A(V)雷达告警接收机,用于配装战术飞机和大型飞机。雷神技术公司称:该型接收机是世界上首型全数字式雷达告警接收机,可为平台提供“传感器前置”的态势感知能力,可在密集信号环境中提供更远的探测距离、精度和更准确的识别能力;通过4个独立的雷达告警接收机天线实现全向覆盖,能够辅助提供瞄准解决方案;加装不需要对平台进行任何硬件改造;将继续升级该接收机,包括为它增加基于机器学习的功能模块,从而自主地适应新威胁等。此前,该公司还于2017年2月宣布:已在飞行试验中演示了利用AN/ALR-69A(V)完成单站无源地理空间定位,并宣称“这在雷达告警接收机历史上是第一次”

那么问题将是:空中机动司令部要购买多少个吊舱?空军快速能力办公室于2020年11月被指定负责领导ABMS的采办工作。它将通过低速生产推进吊舱和其他“先进作战管理系统”新功能的开发。罗珀在2020年11月表示,最早的技术最早可能在2021年获得。一旦全速生产获得批准,快速能力办公室将把采办授权移交给其他空军实体。加油机吊舱将由空军机动训练项目执行办公室采购,就像采购其他加油机升级组件一样。“现在是该项目进入下一阶段的时候了。而且我认为一旦完成,从采办策略的角度来看,‘先进作战管理系统’将变得非常无聊。这似乎很正常,尽管能力展示仍然会很频繁。”它不会是“第二个未来战斗系统”尽管得到了美空军参谋长查尔斯·布朗和太空作战部长杰伊·雷蒙德的支持,但是“先进作战管理系统”计划在国会和监督组织中并没有立足之地。2020年春天,政府问责办公室(GAO)谈到该项目时,认为空军缺乏采办策略可能会导致进度延迟和成本超支。“空军尚未为该系统建立确定其需求的计划或商业案例、在需要时获得成熟技术的计划、成本估算以及可承受性分析等。到目前为止,空军尚未确定‘先进作战管理系统’的开发时间表,也没有正式记录需求。”政府问责办公司在2020年4月发布的报告中表示。

2020年4月16日,美国国会政府问责办公室发布《美空军需采取行动澄清“先进作战管理系统”情况并降低其风险》报告。“先进作战管理系统”采取非传统方式发展,又偏重于信息、网络、智能技术与现有装备和新研装备的融合,难以用具象且单一装备平台或系统方式理解,并且比美陆军曾经的“未来战斗系统”(FCS)计划更难以理解——后者好歹有十多个具象的车、弹、机和系统。因此,美空军在该计划中难免受到美国国会的更多监管,同时也会在行为上采取一些像传统武器系统贴近的措施,以便国会理解和批准拨款。这里面就包括提出该系统的一些发展应用重要节点等。但实际上,该系统的发展和转化应用是持续快速迭代进行的,其有些能力节点实际是难以定义、描述和预测的(美国政府问责办公室图片)
国会以不合理的经费增长为理由,在2021财年削减了该项目的近一半支出。最后,它选择为空军的3.02亿美元预算申请中的约1.59亿美元提供资金。当被问及这对于该项目意味着什么时,罗珀表示有信心空军将继续支持“先进作战管理系统”,但他承认该项目仍必须回答国会的悬而未决的问题。他说:“我们正处于一个过渡到下一届政府之间的阶段,这会带来不确定性。我认为这也是空军的直觉。我们真的要在整个行政变更中坚持使用这个非传统项目吗?如果您愿意,现在是改变主意的好时机。布朗参谋长和雷蒙德部长一直是项目的坚定支持者,这是空军和太空部队必须做的事情。因此,我非常有信心空军和太空部队将对‘先进作战管理系统’的支持作为他们的最高优先事项之一。”

尽管国会仍对该项目存有疑问,但罗珀表示,他已经看到立法者对该计划的看法有所改善。他说,议员们不再担心“先进作战管理系统”会成为“第二个未来作战系统”,即2000年代中期的灾难性陆军计划,该计划涉及一系列系统,其中包括高速网络、载人和无人车辆等。罗珀说,反而国会希望得到关于空军将在“先进作战管理系统”项目中购买什么技术的信息,以及开发、试验和采购的时间表,这些都是采办策略将回答的所有问题。“我认为国会为我们提供了很大的自由度,而且我想他们希望看到:好吧,我们真的会坚持吗?而且只要他们允许我们在下一次预算提交中增加资金,那么我认为我们就能使该项目步入正轨。”

李沅栩先生此前已为《空天防务观察》提供1篇专栏文章,如下所列:第1篇,美空军“先锋”计划项目基本情况及影响浅析,2021年1月18日。(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  李沅栩)                                  

本篇供稿:系统工程研究所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