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周鸿祎老矣?360需要一个新CEO

2021-08-03 18:11
牛刀财经
关注

文丨张弛 出品丨牛刀财经(niudaocaijing)

“360的商业模式比较奇葩,我们挣最庸俗的广告钱。”现年51岁的360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周鸿祎在第九届互联网安全大会上说到。

作为中国最大的安全公司,360这几年一直裹足不前,几乎无建树,就连最赚钱的广告和游戏业务,都萎靡不振,特别是游戏业务已经持续下滑多年。

其背后的根源,是三六零近几年一直在吃老本,更没有找到有潜质的新兴业务。靠360杀毒、360浏览器、360搜索等老产品流量变现的互联网广告收入,约占360总营收的八成。

随着移动互联网渗透率的提升,这些PC时代诞生的产品近年来“老态”愈发明显。

一直以来,广告营收都是360最主要的营收来源。但越来越多的流量在向移动端和短视频平台聚集,各大手机厂商和互联网厂商的应用商店、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才是现在广告投放最密集的领域。

2019年,360的收入开始下滑,从上一年的131.29亿元降至128.41亿元,2020年再次下滑至116.15亿元。其中,广告业务波动最大,两年时间下滑了29.52%。

此外,归母净利润的下滑延后了一年,从2019年的59.8亿元降至2020年的29.13亿元,2021年一季度继续下滑至2.7亿元,同比再次减少了24.85%。

盈利能力方面,360的毛利率和净利率也在不断下滑,四年多时间,其毛利率从73.07%降至58.78%;净利率更是拦腰砍断,从27.96%降至10.08%,利润空间一压再压。

2020年受疫情影响下滑更为明显,上半年同比下降了30%。

此外,360的其他两个主要业务也表现不佳。盈利的游戏业务贡献营收逐年下滑,已从2014年的35亿元下降至2019年的不到10亿元,路由器、行车记录仪、家庭摄像头等智能硬件业务,虽然贡献营收逐年递增,2019年、2020年达到十几亿元,但毛利率不高,对利润几无贡献。

不过,打安全牌的360,确实差强人意。

360发布2020年度报告与2021年第一季度年报显示,360在2020年实现总收入116.15亿元,以政企安全为代表的安全及其他业务收入为8.08亿元,同比增长70.73%。

事实上,360从2019年开始转型政企安全业务,将该业务视为新的战略方向和业务增长点。但实际上,周鸿祎为回A上市及业绩承诺所困,已经错过了最好的转型机会。

除此之外,360至今,都没有再推出过一款具有突破性的新产品,被外界描述为“一条日渐老去的鲇鱼。”不过,时势造英雄,周鸿祎的确需要一款产品给360提气了。

近年来,360的核心主业虽然不振,周鸿祎却追风逐电。

前一段时间,360官宣领投哪吒汽车,成为第二大股东。周鸿祎更是亲自上阵,声称要做哪吒汽车的产品经理,试水造车,“雷军都敢干,我为什么不敢干?”

谈及为何选择哪吒,周鸿祎说得十分坦诚:“年销量超过1万台的公司,有蔚来、理想、小鹏、威马、哪吒、零跑。前面四家已经名花有主了,人家都已经融过资了,或者已经上市了,所以我选择哪吒。”更直白地说,周鸿祎没什么更好的选择。

最近,三六零公司内已经开启汽车团队组建,招聘岗位涉及感知融合算法、软件架构、信息安全、智能驾驶开发等。外界似乎觉得,那个曾经能征惯战的“红衣教主”又回来了。

毫无疑问,在中国互联网风云人物史,这位“红衣教主”的创业故事值得重写一笔。他的好战被人冠以“红衣大炮”、“红衣教主”的江湖称号,这已经成为他的个人标志。

翻阅周鸿祎的履历,他的创业故事大体分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早年的创业时期。当年,周鸿祎的3721软件被冠以流氓软件的鼻祖,被很多人骂。

他在《颠覆者:周鸿祎自传》一书中写道,“对我的讨伐当然是少不了的。一睁眼,就是媒体铺天盖地的骂声。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连着一个星期不敢出去,砸坏了一张桌子和两扇门,被冤枉的愤怒让我几乎要冲过去决斗。”

在过去十年间,中国互联网市场发展迅速,腾讯、阿里双骑绝尘,美团、拼多多、小米等新巨头相继涌现。但这些优秀公司基本在港股或美股上市,360是为数不多回A股上市的互联网大公司。

第二个阶段,是几年前360启动私有化、借壳回归A股到现在。周鸿祎谈过私有化的原因,除了投资者对中概股的不友好之外,还有公司的身份问题——360是中国的安全公司,很多客户来自政府机关,银行机构,必须要与国家保持一致。

周鸿祎在自传里也提到,

“曾经,某个国家监管部门领导来找我聊天,提到国家对互联网安全有极大的担忧和期望,也希望360回归承担起构建网络安全核心技术能力的企业责任,成为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力量,这是我开始考虑私有化的起始点。”

有人评价说,周鸿祎是个几近疯狂的理想主义者。媒体人程苓峰曾在发表对周鸿祎的评论时称,如果一直试图用老方法去解决新问题,那么一条曲线一定有下落的时候。

几年前有人写过《人民想念周鸿祎》,周鸿祎说他知道大家也不是想念他,是想念讲真话的人,是想念挑战者,也是想念互联网的炮火声。这几年都是在跟政府做生意的周鸿祎,发言翻来覆去就是互联网安全筑基,大家要有底线之类。

回顾这些年,无论是在搜索、视频、还是信息流,手机,直播,360其实全都做过,但最终,却什么都没有做成因为老方法不一定能解决新问题。这一点,周鸿祎是对360负首要责任的。

要知道一家公司的瓶颈和创始人是分不开的,人民想念的是他那种创业精神,但这种创业精神需要一个新的CEO来继承其衣钵。对于周鸿祎来说,不如急流勇退,为360找一个新CEO来主理。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