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都市圈成“两会”热议话题,是城镇化总体格局中的关键环节

都市圈成为“两会”热议话题。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城市更新研究中心主任,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原主任秦虹表示,都市圈是我国城镇化总体格局中的关键环节,是城镇化战略、区域发展战略和乡村振兴战略叠加的重要地域空间,是三大战略的结合点和着力点。发展都市圈是解决大城市病的有效途径,同时也是吸引更多资金、人才和产业,推动区域整体协调发展的重要引擎。

都市圈:城镇化重要空间载体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深入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战略,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提高到65%,发展壮大城市群和都市圈,实施城市更新行动,完善住房市场体系和住房保障体系,提升城镇化发展质量。”

国家发展改革委的《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也明确指出,“都市圈是城市群内部以超大特大城市或辐射带动功能强的大城市为中心、以1小时通勤圈为基本范围的城镇化空间形态。”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镇化进程飞速推进,2019年末,我国城镇常住人口已经达到8.5亿人,较1978年末增加6.8亿人;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6%,比1978年末提高42.7个百分点。但和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相比,我国城镇化率仍处于较低水平。根据国际经验,当城镇化水平达到70%之前,城镇化水平都会保持较快增长,预计我国城镇化率仍将稳步提升。

图 1960-2017年全球及中国城镇化率演化图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统计数据库、华夏幸福研究院

从区域空间演化理论和国际发展规律来看,随着城市规模的扩大,城市之间依托发达的交通通信等基础设施网络,会形成空间组织紧凑、经济联系紧密的城市群。近年来,城镇化的加快推进与大城市的快速崛起为我国更好发挥大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提供了机会。

在城市向大型化、中心化发展的同时,都市圈化已成为中国城镇化空间格局的新特征。行政边界的限制逐渐被打破,各要素通过有序流动实现合理布局,人口、空间、产业等多个维度均呈现出都市圈化特征,高度网络化的城镇体系正在形成。

人口增长呈现都市圈化,人口加速向城市核外溢出;空间扩张呈现都市圈化,外围节点城市开始网状化发展;产业联系呈现都市圈化,按价值链分布形成良性合作;区域联动呈现都市圈化,外围城市已与1线+、2线+城市相当。

以都市圈为统计单元的GDP、人口、投资、创新要素等各主要指标显示,都市圈已成为各类发展要素在空间上聚集的主要载体。

在城镇化空间布局上,我国正在形成“城市群—都市圈—中心城市—大中小城市协同发展—特色小镇—乡村振兴”的战略格局和空间组合链条。未来中国将建立以中心城市引领都市圈、城市群发展,带动区域发展新模式,推动区域板块之间融合互动发展。

TOD+SOD:都市圈郊区新城建设模式

《求是》重要文章《国家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若干重大问题》指出:“要建设一批产城融合、职住平衡、生态宜居、交通便利的郊区新城,推动多中心、郊区化发展,有序推动数字城市建设,提高智能管理能力,逐步解决中心城区人口和功能过密问题。”

轨道交通支撑都市圈高强度的出行需求。伴随东京都市圈人口的持续增长和职住分离现象的不断增加,产生大量的通勤出行需求。轨道交通以其全天候、运量大、速度快、占地少,节能环保等优点,成为都市圈交通基础设施中的优先选项,支撑其高强度的通勤流。目前,东京都市圈的轨道交通出行比重已经高达58%,远高于其他都市圈,成为名副其实的“轨道上的都市圈”。

图:东京都市圈轨道交通体系空间分布

数据来源:李龙胜等.轨道上的世界—东京都市圈城市和交通研究[M].北京:人民交通出版社,2013.

都市圈郊区新城以及外围微中心建设,是都市圈培育的重要路径。郊区新城和微中心开发,可采取两种模式。

一是SOD模式,通过社会服务设施建设引导的开发模式,使新开发地区的市政设施和社会设施同步形成。

二是TOD模式,把公共交通和未来的城市空间紧密联合,围绕轨道交通及快速公交线路等大容量公交站点进行的可持续土地开发,以适宜的距离为半径,营造宜人的步行环境,促进土地利用与交通之间的良性循环。

都市圈:乡村振兴的主要地域依托

中国区域科学协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所党委书记杨开忠表示:“乡村振兴要以人为中心,基本上要落脚在“都市圈”,都市圈是乡村振兴最主要的地域依托。”

都市圈是乡村振兴最有利的地域空间。作为通勤生活圈,都市圈以空间上不可或难以转移的地方要素和不可贸易品城乡统一市场为基础。乡村可最大限度地接近和抓住发展机会,分享城镇集聚经济优势,降低对外交流成本,彰显自身特色。

不仅是美国等发达国家的乡村发展主要落脚到都市圈,乡村人口主要集聚在都市圈。从我国的国情看,人口密度较高,我国城镇个数较多,城镇规模提升空间大,中国的乡村振兴落脚地也必将更大程度地落脚于都市圈。

政府文件和发展战略的关键论述中,也提及“中西部有条件的省区,要有意识地培育多个中心城市,避免‘一市独大’的弊端”,以及“选择一批条件好的县城重点发展,加强政策引导,使之成为扩大内需的重要支撑点。”这些战略思路与“乡村振兴”共同构成整体战略体系,为以都市圈为依托的乡村振兴发展提供了更多的机会和可能。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