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在线教育淘汰赛愈发残酷,谁能赢得最后的晚餐?

2021-03-26 09:45
锦缎
关注

本文系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2020年既是在线教育飞速膨胀的一年,也是不管不顾突破盈亏平衡线的一年。家家都在追求战略性亏损,但战略最终真的能得到落实吗,真的能走到最后吗?

我们认为,融资额的“抱团式”极端分化,监管的继续加强,以及竞争同质化和大班规模效应的影响,将会使淘汰的旋风从小机构刮到大机构身上。学霸君暴雷,DaDa英语被收购是再明显不过的信号。

在线教育的残酷淘汰赛就在此时此刻,谁能赢得最后的晚餐?

01

众多玩家“亏成马”

一起教育(NASDAQ:YQ)。它的亏损幅度非常离谱,过去3个财年:6.6亿亏损换3.1亿营收,9.6亿亏损换4.1亿营收,13.4亿亏损换12.9亿营收。你可以说亏损在改善,但“进步快”(如果这能算进步的话)源于极低的起点。

图1:一起教育财务摘要,来源:wind金融终端

跟谁学(NYSE:GSX)。2017-2019年,还基本保持盈亏平衡且营收快速增长的节奏;但2020年的它,不再“孤僻”自成一体,亏损达到13.9亿元,融入了亏损换营收的在线教育大家庭,一家人整整齐齐。后续报告我们会专门分析跟谁学的变化意味着什么。

图2:跟谁学财务摘要,来源:wind金融终端

网易有道(NYSE:DAO),2017-2020年,亏损额从1.3亿元上升到17.5亿元。基本是拿亏损换营收的节奏。1.3亿亏损换4.6亿营收,2.2亿亏算换7.3亿营收,6.6亿亏损换13亿营收,17.5亿亏损换31.7亿营收,未完待续……

图3:网易有道财务摘要,来源:wind金融终端

2020年很多在线教育机构的获客成本,已经超过盈亏临界点的2300元/人,达到3000元/人。再加上成本结构中有很大的一块是师资费用(尤其是1对1模式),亏损已经让各方参与者习惯,或者说麻木。

说一句玩家们“亏成马”完全不过分。当然,很多人表示这是战略性亏损,今天的亏损是为5年10年之后,在更大营收规模基础上变现……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