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亏损9亿至11亿元,顺丰怎么了?

砺石导言:未来,如何在内卷的行业背景下做好战略投入与盈利能力之间的平衡,将持续考验着王卫这一“长期主义者”的定力与智慧。

李平 | 文

一份令投资者猝不及防的业绩大幅预亏公告,使快递一哥顺丰站上了风口浪尖。

4月8日晚间,顺丰控股公布的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公司一季度净利润亏损9亿至11亿元,去年同期则为盈利9.07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顺丰预亏10亿至12亿元,去年同期扣非利润为8.32亿元。

业绩暴雷,顺丰股价4月9日全天一字跌停。尽管王卫在9日晚间诚恳道歉,但仍不能阻止公司股价在次交易日再度大跌9%,并创下111亿元的天量成交额。从124.7元的历史最高价至今,顺丰股价在不到2个月的时间已腰斩,市值缩水超过2000亿元。

王卫说,顺丰的亏损原因在于管理“疏忽”,并保证今后不再有第二次。有分析认为,顺丰的亏损在于投资过大,战略亏损不是亏损。但高达111亿元的成交金额也说明,很多人已经对顺丰的短期业绩不报希望。

那么顺丰的问题,仅仅是优等生偶尔交了一份差考卷吗?

1

是不是战略性亏损?

4月9日晚,王卫在回应业绩亏损时诚恳致歉:“一季度没有经营好,我自己责无旁贷,在管理上是有疏忽的。”王卫同时又表示,顺丰控股二季度肯定不会再亏,但全年利润还不能回到去年同期水平。

按照王卫的说法,顺丰的管理“疏忽”在于资源投入过大,以及春节期间员工补贴过高。

从长期主义出发,一家企业的短期亏损并不可怕,只要能达到战略上的要求,将来总会有回报。

然而,不能将所有的亏损都看作是战略性的,烧钱本身并不代表最终的胜利。京东、贝壳、拼多多等互联网企业成功的同时,也有瑞幸咖啡、蛋壳公寓等企业的一地鸡毛。

那么,如何界定一家企业的亏损是不是战略性的?

应该说,对创新业务的投入是战略性的。比如,阿里巴巴云业务的持续亏损就属于战略性的,早期的京东集团物流业务的亏损也是战略性的。

顺丰快运、冷运及医药业务、国际业务等新业务的亏损是战略性的。但作为公司基本盘的快递业务陷入亏损,就不能说是战略性的。

针对一季度的亏损,顺丰一共给出了5条理由,分别为:

(1)加大了新业务的前置投入;

(2)去年四季度开始增加临时资源投入以承接增量,致使成本承压;

(3)公司重新整合速运网络、快运网络、仓储网络等资源,存在一定资源重叠投放;

(4)春节期间在岗人员补贴创历史新高;

(5)公司时效件中散单业务增长低于预期,电商件毛利承压;

顺丰给出的前四条原因都属于公司成本问题,只有第五条属于公司盈利能力问题,也就是行业竞争带来的毛利率下滑。

此前的月度经营数据显示,顺丰2021年1-2月累计速运物流及供应链收入合计为275.9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3.72%,累计速运物流业务量合计为16.02亿票,较去年同期增长53.89%。也就是说,顺丰收入端没有问题,亏损的原因在于成本的增加以及毛利率的下滑,但哪一个是主要原因?

首先,如果主要原因是短期投入导致成本的增加,王卫就不会强调公司全年利润还不能回到去年同期水平。道理显而易见:只要收入端保持30%的增长,对于营收规模超过1500亿元的顺丰来说,新增营业收入将是500亿元级别。按照16.35%(2020年)的毛利率计算,新增毛利约为80亿元。这足够覆盖顺丰新业务前置投入以及临时资源投入,2020年全年顺丰新增固定资产与新增在建工程合计投入金额也仅为57.17亿元。

巨亏的顺丰,怎么了?

然而,王卫却强调公司全年利润还不能回到去年同期水平,也就是说公司新增毛利将无法覆盖成本增加。因此,顺丰亏损的关键还在于毛利率方面承受的压力,快递业务尤甚。

2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近年来,快递行业单票价格持续下降,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行业平均单价已经从2007年的28.50元/件,快速下滑至2020年的10.55元/件。

巨亏的顺丰,怎么了?

顺丰将快递价格一路走低归于两个原因。一方面,占据业务量绝对大头的电商件同质化严重,价格战成为企业间主要的竞争手段;另一方面,新玩家入局电商快递市场采用的低价策略,冲击了电商快递行业原有竞争格局,导致行业价格战愈发激烈。

顺丰在2019年杀入电商件市场,利用电商特惠价与通达系争夺下沉市场,并取得过阶段性胜利。

2020年全年,顺丰速运物流业务件量为81.37亿票,同比大增68.46%,领先行业平均水平。

然而,顺丰的下沉却又更加说明了“电商件同质化严重,价格战成为企业间主要的竞争手段”。在通达系眼中,顺丰就是电商快递市场的“新玩家”,所采用的正是低价策略。

2020年,快递行业单票价格同比下滑超过10%,下滑幅度创下2015年以来新高。从某种意义上说,顺丰正是快递行业新一轮价格战的“始作俑者”,推动了行业票单价快速下行。价格战很难有真正的赢家,重资产运营的顺丰更是在价格战中占不到便宜。

在电商件受到冲击后,四通一达随即展开反击。2020年,通达系单票收入逼近2元。贴身肉搏之后,2020年,顺丰速运业务票均收入同比下滑18.99%。相应地,公司毛利率从17.42%降到了16.35%。

从市场份额上看,顺丰以价换量所带来的边际效益也在不断递减。

2020年,在电商件带动下,顺丰整体市场占有率提升至9.76%,较2019年提高2.16个百分点。但分季度来看,顺丰业务件量增速自2020年3季度开始就由涨转跌,对行业平均增速的领先优势不断缩小。

巨亏的顺丰,怎么了?

2021年2月的快递经营数据显示,韵达、申通、圆通单量比照去年均增长了超过100%,而顺丰只有47.16%。2021年一季度,顺丰市场份额有可能再次下滑。

自2020年三季度开始,顺丰就已经呈现出毛利率和业务件量增速放缓的双重颓势,公司一季度的业绩压力早就埋下隐患。

今年一季度巨亏的根本原因在于快递行业的价格战,使顺丰的基本盘受到冲击。作为本轮价格战的发动者,顺丰只能吞下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苦果。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