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红杉中国连投7轮,满帮IPO敲钟,市值1300亿

2021-06-23 15:14
投资界
关注

又一个千亿市值IPO诞生了。

投资界6月22日消息,今晚,全球最大的数字货运平台——满帮集团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此次发行价19美元,以此计算市值达20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00亿元),一举成为今年IPO规模最大中概股。

满帮,脱胎于两只曾经势如水火的独角兽。2013年,曾是阿里中供铁军一员的张晖,在南京创办了运满满;此前,远在成都货车帮于2011年成立,渐渐崛起。后面是一段长达数年的厮杀,直至2017年,在运满满天使投资人王刚和身后VC/PE的撮合下,运满满和货车帮正式合并,自此奠定了物流江湖难以撼动的地位。

长跑8年,满帮背后集结了一个豪华投资军团,包括软银愿景基金、红杉中国、全明星投资、光速、高瓴以及天使投资人王刚、云锋基金、GGV纪源资本、襄禾资本、钟鼎资本、Baillie Gifford、CMC资本、腾讯投资、璞米资本、富达国际、中国石化……阵容之盛大,史上罕见。

站上IPO敲钟舞台,满帮董事长兼CEO张晖感慨,从成立的第一天开始,满帮就是在无人区探索不曾有人探索过的土壤。“在上市后,我们满帮的每一个兄弟姐妹,都要继续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平凡人,继续相信平凡的人通过努力做非凡的事。”

出身阿里,他带出一支货运铁军

今晚,缔造1300亿市值

作为满帮的掌舵者,张晖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学霸。

他18岁从中学被保送至南京航空航天大学,22岁考入南京邮电大学并取得了电子工程硕士学位。硕士毕业后,张晖先去到了一家国企,后在2005年加入阿里巴巴,负责B2B业务的销售和推广,而他所在的团队便是日后大名鼎鼎的“中供铁军”。在阿里的7年时间,张晖一路晋升,2011年他已经做到广东大区总经理。

在此期间,张晖结识了日后改变他人生轨迹的两个人——时任支付宝B2C事业部副总经理程维和阿里副总裁王刚。当时三人常常聚在一起,渐渐萌生了同一个想法——离职创业。彼时,王刚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了程维的滴滴。到了2013年,程维的一句话点醒了张晖:运管处找滴滴谈,希望能做个货运信息匹配的信息平台,“市场很缺这个”。自此,“货运版滴滴”的想法开始在张晖内心中萌芽。

那一年9月,在王刚的天使投资支持下,张晖带着几位阿里老同事在南京新街口附近的华荣大厦租了三间办公室,埋头苦干研发软件。两个月后,运满满APP正式上线运营,主打物流市场的货车匹配。为此,张晖组建了一支地推团队,拿出阿里中供铁军的精神迅速打开市场。2014年4月,同时有100个货主在运满满平台上发布货物信息,张晖知道自己这条路走对了。

与此同时,远在西南重镇成都,运满满的一个强劲对手横空出世——货车帮。

时间回到2005年,曾是雷士照明营销总监的戴文建离职创业,决定切入物流领域。2010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戴文建在北京结识了四川老乡唐天广,两人发现当时北方有很多地方性货源整合平台,但南方市场还是一片空白,他们决定就此下手。说干就干,刘显付也带着1000万元资金加入,2011年货车帮诞生。直到2013年,货车帮APP正式推出,还陆续引入了前玉蝶控股CEO罗鹏担任总裁、前美林亚洲区董事总经理张远声担任CFO,团队逐渐壮大。

短兵相见的一幕很快出现了。运满满与货车帮业务高度相似,随着各自势力范围不断重合,双方之间的刀光剑影在所难免。那时,双方为了争夺客源大打价格战,甚至一线人员曾因夺客在重庆街头大打出手。而身在背后的投资人开始渐渐意识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圈内流传着一个细节,2017年7月,今日资本徐新给王刚打了一个电话,这位风投女王说得很犀利:你投资的运满满跟货车帮应该合并啊,两家烧钱下去没有意义。思考再三,王刚开始运作合并事宜,但这其中的艰难,直到今天仍令人印象深刻——两家相斗已久,不但“结怨”颇深需要化解,更关键还要处理管理权分配、哪家创始人任CEO、被并购方如何安置、以及估值等一系列问题。

但后续谈判比想象中顺利。时任货车帮CEO罗鹏曾回忆,印象最深的是在王刚的撮合下,他与张晖共同坐在了黄浦江边一间酒店的饭桌上。推杯换盏过后,双方互相承认,此前把对方妖魔化了,“双方为了市场开始打消耗战,开始耗费资源,开始为了竞争而竞争。”

最终,经过三个月的谈判,两家近10亿美元估值的公司联姻——2017年11月,运满满宣布与货车帮实行战略合并,并共同成立一家新公司——满帮集团。在投资人的建议下,王刚担任董事长兼CEO,张晖与罗鹏任联席总裁。而在2019年11月,王刚则将接力棒交到了张晖手中,由其出任满帮董事长兼CEO一职。

完成合并后,满帮发展劲头势如破竹。招股书显示,2020年满帮集团全年GTV(平台总交易额)达1738亿元,约占中国数字货运平台GTV总量的64%,订单量达7170万单,共计280万卡车司机在平台上完成货运订单,约占中国中重型卡车司机的20%。根据灼识咨询报告统计,以2020全年GTV计算,满帮已是全球最大的数字货运平台。

这一只超级独角兽靠什么赚钱?根据招股书,满帮所提供的服务主要为包含货运黄页、货运经纪、在线交易在内的货运匹配服务,以及一系列的增值服务。外界较为容易理解的是满帮货运经纪服务,通过提供端到端的货运撮合服务,从而通过差价获取平台服务费。2020年全年,有大约192.83万名用户在满帮平台使用了至少一项增值服务。

其中,货运匹配服务撑起了满帮营收的半壁江山——招股书显示,公司2019年与2020年的营收分别为24.7亿元与25.8亿元,其中货运匹配服务带来的营收从17.7亿元增长至19.5亿元,同比提升10%,占比总营收高达75.5%。同时,满帮2020年增值服务收入达到6.3亿元,占比约24.4%。

红杉中国连投7轮,满帮IPO敲钟,市值1300亿

“只有时代的企业,没有企业的时代。”张晖在上市仪式上回顾了满帮的历程。今晚,满帮这只庞然大物终于登陆资本市场,成功挂牌纽交所,市值1300亿元。

1  2  3  下一页>  
<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