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起底滴滴招股书:滴滴到底赚不赚钱?

这几天最引人关注的消息,莫过于滴滴上市。

6月11日,滴滴正式向SEC递交了IPO招股书。这意味着,近9年时间以来,人们第一次有了近距离观察这家共享出行巨头的机会。由此,其招股书被业界拿着放大镜翻来覆去解读了N遍。

那么问题来了,相关内容已经满天飞的情况下,如何换个新角度看滴滴?

熊出墨决定从最简单的数据出发,以还原滴滴真实本色为止,尝试为大家带来一些增量信息。

质地决定一切

先来看招股书里最为显性的一点信息:滴滴不赚钱。

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滴滴的营收分别为1353亿元、1548亿元和1417亿元;在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三个月,公司营收为422亿元人民币。营收高达千亿,但滴滴并未实现盈利,过去三年净亏损分别为 150 亿元人民币、97 亿元人民币和 106 亿元人民币。

这组数据是否代表着盈利能力不达预期?非也。相较于账面上的亏损,对滴滴盈利能力的判断实际上应该聚焦于底层的质地。

梳理滴滴的9年创业历程可以看到,其基本盘一直保持着稳健地增长。

2012年,初创期的滴滴一面市就遇到一道难题,即司乘两端都没有使用打车软件的意愿。天公作美,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帮助网约车行业完成了冷启动期的市场教育,滴滴迅速打开市场。

随之而来的,还有日趋激烈的竞争。“滴滴是一家非常没有安全感的公司,出生在血海狼窝,生下来就面临激烈的竞争”,如创始人程维所讲,残酷的商战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网约车市场第一次大战在2013年打响,主要集中在滴滴和快的之间的较劲。一年多以后,实力更强的滴滴完成了对快的收购。但没能消停没多久,滴滴又迎来了新的对手——优步中国。

第二轮烧钱大战开启。优步中国半年烧掉15亿美金、滴滴上线10亿人民币“免费坐快车”......步步紧逼,战况较上一波更为胶着。后来的结局大家都看到,胜利属于滴滴,其于2016年8月完成了对优步中国的并购。

至此,网约车市场的战事告一段落。但对于滴滴而言,真正挑战其实才刚刚开始。

从2017年开始,滴滴的敌人从外部转移到内部。修炼内功成为主旋律,加强主线的同时拓宽边界,精进业务的同时提升抗风险能力。尤其是2018年行业安全事件爆发、2020年疫情突然来袭,滴滴承受了史无前例的压力。

总之,从兴起至今,网约车乃至整个共享出行市场就是这样一个波谲云诡、风险无时无处不在的市场。滴滴,属于一路打仗打过来的企业。而每打赢一场仗,公司的基本盘都得到一次加固。

招股书显示,在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12个月里,滴滴全球年活跃用户为4.93亿,全球年活跃司机1500万。2021年第一季度,滴滴中国出行业务拥有1.56亿月活用户,日均交易量为2500万次。

值得注意的是,账面上来看滴滴的盈利能力也已经初步显露。中国出行业务2019年实现调整的息税前利润38.4亿元人民币,2020年39.6亿元人民币,2021年一季度36.2亿元人民币。此外,2020年中国网约车业务息税摊销前利润率为3.1%。

综上,在路面资源没有增加的前提下,滴滴通过技术+互联网的方式来满足出行刚需,使得基本盘实现了稳健的增长,这是滴滴立足和值得看好的根基。

生态与模式

质地打底之外,藏在招股书数据之下的其他一些信息,也可以作为判断滴滴未来价值的关键指标。

比如,从业务布局向后延伸,我们可以看到滴滴是一家生态型公司,对应的想象空间要高过市面其他较为常见的类型。再如,包括程维、柳青在内的管理层拥有超过50%的投票权,标志着创始团队有绝对能力把握公司日后的走向。

逐一来看。

其一,滴滴的细分业务众多,招股书内将之分为三大块:中国出行业务、国际业务和其他业务。中国出行业务包括网约车、出租车、代驾与顺风车等;国际业务包括出行与外卖服务;其他业务则包含共享单车和电单车、车服、货运、自动驾驶和金融服务等业务。

众所周知,互联网行业会把公司按照产品型、平台型和生态型的标准进行评判,一般而言,三者分别对应十亿、百亿、千亿不同等级的估值。作为最高级别的生态型,简单理解就是依托生态系统打通入口、产品、服务、场景等多重要素,构建生态闭环。

滴滴的业务布局就已经解释了为什么说滴滴是一家生态型公司。特别是其他业务板块,滴滴围绕共享出行布局了诸多基础设施,这是有别于产品型、平台型的突出特征。

以车服为例,滴滴在2018年就提出了全球一站式出行平台、共享新能源汽车运营商、城市智能交通解决方案提供者三大战略,涵盖了租赁、能源等业务的小桔车服就是支撑战略落地必不可少的一块拼图。而小桔车服业务开展过程中搭建的基础设施,则成了滴滴出行生态的底座。比如小桔能源目前已经建设了上万所场站,服务超过10万位电动车车主。

生态效益远远高于单项业务能够产生的收益,正是基于以上原因,滴滴才会在其他业务营收贡献较低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对其进行大手笔的投入。

其二,在经历了多轮融资的稀释之后,滴滴管理层依然能够牢牢掌握住企业发展的核心话语权,而且不是通过业界常见的AB股模式,这是滴滴创始团队在商业和理想之间的平衡的艺术,也为行业提供了新的模式范本。

根据招股书,创始人程维持有滴滴7%的股权,15.4%的投票权;联合创始人、总裁柳青持股1.7%,投票权6.7%。二人合计拥有超过48%的投票权,包括二人在内的滴滴管理层拥有超过50%的投票权。股东软银委派的董事会成员Kentaro Matsui将在滴滴上市时辞任董事,这意味着软银将退出滴滴董事会。

可见,滴滴的股权分散,但投票权集中。对于陆陆续续进行了23轮融资的滴滴而言,结构上的平衡来之不易。参考业内其他企业,京东、小米、拼多多等多家互联网公司都采用了AB股即同股不同权的模式以争取话语权,融资轮数更多的滴滴未采用这种模式,却争取到了同等的自由度。随着日后信息的进一步披露,滴滴模式必然会成为资本市场和企业争相研究的新范本。

综上,生态型公司预定了滴滴广阔的想象空间,股权结构透露出滴滴发展的高度自主,这些都是滴滴登陆资本市场并获取高估值的底气所在。

据外媒报道,滴滴目前估值约为700亿美元,而业界普遍认知中滴滴必将达成千亿估值的“小目标”。对比如今市值正逼近千亿美元的 Uber,今年一季度的Uber月活大约是9800万,目前滴滴的用户数大约是 Uber 的1.6倍。

1  2  下一页>  
<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