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氢能网

氢燃料电池

正文

“甲醇燃料电池迎重磅利好”?

导读: 观察这些鼓吹甲醇燃料电池利好的内容,无一例外都提到了3月,由8部委联合下发的《在部分地区开展甲醇汽车应用的指导意见》。但通读意见全文即可发现,以意见稿为由头大肆宣扬甲醇燃料电池颇有喧宾夺主之嫌,而所谓“重磅利好”也有些言过其实。

OFweek氢能网讯:最近关于“甲醇燃料电池迎重磅利好”的消息频繁见诸网络,随后布局甲醇燃料电池的上市公司股价受带动上涨,关于甲醇燃料电池汽车的各路消息也跟着凑上热闹……甲醇燃料电池好像一下子躁动了起来。

观察这些鼓吹甲醇燃料电池利好的内容,无一例外都提到了3月,由8部委联合下发的《在部分地区开展甲醇汽车应用的指导意见》。但通读意见全文即可发现,以意见稿为由头大肆宣扬甲醇燃料电池颇有喧宾夺主之嫌,而所谓“重磅利好”也有些言过其实。

甲醇汽车VS甲醇燃料电池汽车

意见确实在“加快甲醇汽车制造体系建设”条款下点出“鼓励和支持企业研发甲醇混合动力汽车、甲醇增程式电动汽车、甲醇燃料电池汽车产品”。但主要强调的是“重点在山西、陕西、贵州、甘肃等资源禀赋条件较好且具有甲醇汽车运行经验的地区,加快M100甲醇汽车的应用。”

没错,“加快M100甲醇汽车应用”才是此次意见稿的核心目的。而“M100甲醇汽车”与“甲醇燃料电池汽车”虽然都用到了甲醇,实际概念却差着十万八千里。

甲醇汽车是指使用甲醇和汽油混合物为驱动燃料的汽车产品。M100甲醇汽车则是指甲醇含量100%,不添加任何汽油的纯甲醇燃料汽车,燃料直接装在汽车油箱中。对应以甲醇含量作为标记,掺入一定汽油作为燃料的甲醇汽车还有M15、M30、M50、M85等型号,相应甲醇掺入量分别为15%、30%、50%、85%。

而甲醇燃料电池汽车则靠电力驱动,根据燃料电池工作原理的不同主要被分为两类:一类采用直接甲醇燃料电池(质子交换膜燃料电池中的一类),可使用水溶液及蒸气甲醇为燃料供给来源发电,为车辆提供动力支持。

另一类采用甲醇重整制氢技术,车辆上配备的甲醇重整器替代储氢罐装置,将甲醇和水的混合液被转化为富氢重整气,作为电池发电原料,进而支持车辆运行。

“直接甲醇燃料电池目前的技术状态只适用于固定式发电,能量密度没有其他类型的燃料电池高,单模块功率没法做到500W,不符合车用需求,几乎很少被运用在汽车上。”行业人士表示:“现在运用于汽车驱动方面的主要是甲醇重整制氢技术。”去年已在昆山投运的东风T7厢式货车(轻卡)、爱驰旗下的Gumpert Nathalie燃料电池超跑,以及电咖计划跨领域推出的燃料商用车都采用了甲醇重整制氢燃料电池技术。

再把视线落回意见稿本身,业内人士表示:“意见加快推动甲醇汽车应用,与当前国内燃料电池车推广的目的不尽相同。燃料电池车推广强调的是清洁减排,而甲醇汽车的推广则更多地承担着现实的车用燃料多元化、能源安全和替代的压力。”

另一位资深行业人人士补充:“我国煤炭资源丰富,但将近40%的高硫煤炭等劣质煤炭无法在工业上应用,发展甲醇有利于唤醒这些沉睡的资源。此外,甲醇资源广泛且生产技术成熟,使用成本更低,与汽油车相比,甲醇汽车大约可减少20%-30%的燃料费用。”当前国内吉利汽车、陕重汽、宇通汽车、一汽靖烨等企业已拥有甲醇汽车专有技术,也是甲醇汽车推动的积极参与者。

甲醇燃料电池车的优势

纵然此次甲醇燃料电池汽车的“热”借意见稿“炒作”的嫌疑颇大,但甲醇燃料电池汽车从20世纪到现在的发展历史却不容置疑,奔驰、本田都曾是这一领域的先锋探索者。在国内外日益重视燃料电池车发展的当下,甲醇重整制氢技术路线(甲醇燃料电池车用主流选择)也凭借更低的配套设施建设代价、储运难度和成本得到了新的关注。

1997年,奔驰推出了采用甲醇水蒸气重整技术的第三代FCV产品Necar 3,该车型配备了38L的甲醇箱,可支持Necar 3续航里程超300km。后续推出的电池体积更小、功率更高,续航里程更长的Necar 5被誉为可以上市销售的成熟甲醇燃料电池车产品。丰田也在1999推出了采用甲醇重整器和自制PEFC的FCX-V2车型。国内则从2010年起尝试将甲醇重整燃料电池系统集成到汽车应用领域。

从技术细分来看,已形成“甲醇重整+高温燃料电池”、“甲醇重整制氢+氢气提纯+低温燃料电池”、“甲醇重整+除CO装置+低温燃料电池”3条主要技术路线。

根据国内外积累的开发经验,甲醇燃料电池汽车具备燃料来源丰富、配套设施更换难度小、综合使用成本低等优点。

除了上文提到的煤制甲醇外,甲醇还可通过天然气、焦炉气、生物质木材、秸杆等制取,凡是可燃烧的有机物均可用于甲醇生产,将来甲醇甚至可用二氧化碳与氢合成。

与此同时,甲醇燃料电池加注配套设施仅可在现有加油站网络的基础上增加甲醇加注功能即可,设备更换操作方便,成本较低,利于汽车产业的规模化推广应用。

低制取成本和减少零部件环节等的综合作用下,甲醇燃料电池汽车的使用成本也更为低廉。相关车企负责人透露,当前甲醇燃料电池客车采用的甲醇混合液成本约为1-1.5元/L,折合0.9-1.3元/kWh,低于当前汽油和氢燃料电池价格,较为接近纯电动客车的电费成本(1.2-1.6元/kWh)。

这样的优势吸引了东风、爱驰和电咖对甲醇燃料电池车的研发。2018年10月,全球首台基于甲醇重整制氢技术的东风T7厢式货车(轻卡)在昆山正式投入商业运营;爱驰旗下的Gumpert Nathalie燃料电池超跑号称最高续航里程1200km,整体性能令人垂涎,预计在2019年实现量产交付  ,售价约为5000万日元;电咖汽车在燃料电池汽车推广热潮下,对外宣称将推出采用甲醇重整制氢技术的燃料电池商用车产品,来应对日益激烈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压力。

商业化落地仍有阻碍

尽管搭载甲醇重整制氢技术的燃料电池汽车优点十分显著,但难度也不可忽视,事实上已有部分技术路线被放弃。有行业人士透露“甲醇重整制氢+低温燃料电池”的技术路线从当前的实际来看已经基本被放弃。而“甲醇重整制氢+高温燃料电池”存在启动时间长、系统功率小、部分核心部件和控制系统的复杂等问题,阻碍着甲醇燃料电池车的大规模落地推广。

为满足高温甲醇重整器与高温电堆的匹配和工作稳定性,甲醇重整制氢器的工作温度需达200℃以上,仅借助外部加热使燃烧室温度升至标准温度的操作就需耗时约30分钟,由此带来的启动时间长、响应速度慢等问题十分显著。此外,还需要与超级电容或锂电池储能系统并联使用来满足产品对电能的动态需求。

另一方面,尽管仍有企业在进行相关的产品、技术攻关,但市面上几乎没有成熟的产品流通,这意味着甲醇燃料电池汽车的系统及可靠性仍有待更多数据验证。这让不少业内人士仍对甲醇燃料电池在汽车领域的应用持保守态度。

“奔驰Necar 5原本预计2010年上市,但最后无疾而终,可以想象的是在实际推广或运行过程中,至少甲醇燃料电池乘用车仍存在暂时无法克服的阻碍。”一位燃料电池提供商坦言:“事实上,车上空间有限,运行环境复杂,再装一个小型化工重整装置的想法并不现实,装置的稳定性和工作效率无法得到有效保证。”

但也有业内人士持中立看法,认为甲醇燃料电池汽车是更接地气的选择,在氢燃料电池车运营成本未下降到预期时,可被视为节能减排的补充方案。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