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人脸识别在安防领域的路还有很长时间要走

2019-04-17 01:16
来源: 亿欧网

「依图太寂寞了,我们打算来陪陪它」,马原开了个玩笑。

在当下的安防市场中,没有一家人脸识别公司不把自己称为「完整的解决方案供应商」。

「自主研发」「全栈式技术算机识别技术」「软硬件产品」「面向垂直场景的解决方案」……

这几个条件放在一起,你能猜出是哪家公司吗?

然而,就在技术龙头公司仍然标榜自己技术超群,追逐者们开始用「技术已趋于同质化」说事之时,最大的话语权其实掌握在了「产品经理」手中。

「安博会上那么多人脸识别一体机,无论系统根据现场情况如何进行了调整,你一家一家观察下来会有一些答案。抓拍效果不说,漏检率、识别率、误报率、算法效率(平均硬件成本),属性丰富程度,响应时间等等技术指标还是有差别的。

然后你会发现,BAT 某家公司做的一体机简直连及格线都达不到。」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并不是用算法套个壳就可以标榜自己是个有落地能力的技术公司。

换言之,比起玩概念游戏,人脸识别技术的产品工程化能力才会让一家技术公司真正「露怯」。

而这个客观问题,也是马原直到 2018 年 9 月才成立一家人脸识别公司的众多原因之一。

「以前在学界,包括在旷视时,我们在做项目的时候都很难解决一些问题。为什么?那个时候我们持有的更多想法是『我有好的技术,如果这个场景解决不掉,那么这不是我的问题,是场景问题。」

而在后来的很多安防项目中,他经历过许多实际需求与产品功能不匹配的场景与问题,也因此看到在一个垂直场景里,与其做「最快的」,不如做「最符合预期的」。

「我们曾开玩笑说,目前的安防人脸识别系统应该叫『中青年男性人脸识别系统』。

什么意思呢?首先白天和黑夜,黑夜肯定不好使,这个大家都不提;而且现在大多是白天能抓到人,现在大家也尽量不提这个问题。

然后,白天里面,女性识别其实解决的不太好,从证件照就开始 P 图,然后平时日常也开始化妆,都会受影响。

而男性里面,老人和小孩都不太好,你会发现,你能把逃犯抓得回来,但是,小孩拐卖到今天都解决不了。

逃犯抓得那么好,那为什么小孩和老人也找不回来,你会发现在这么一个全集里,只有角落的这一部分中青年男性你是能解决的,剩下的东西还是解决不了。

所以在安防这个场景,这些问题终究会不会解决?一定会解决,但需要时间,需要积累。」

因此,澎思科技的诞生,颇有些修正原有技术落地执行错误,抓住市场红利期机会的味道。

而今天刚刚官宣的 1.5 亿人民币 A 轮融资,也是其首次引入产业资本,借助 360 与富士康旗下产业资本(启睿天成与鸿富创新)的渠道资源承接订单、扩充和升级产品线,并完善工程化能力。

「很多人觉得市场已经很拥挤了,毕竟有「一桶筐汤」(依图、格灵深瞳、旷视、商汤) 在前。

而且海康大华在 2012、2013 年的时候,就已经在公安部猛推过一波人脸识别,这个行业的人知道。」如今已经成为澎思科技CEO的马原谈到了时间维度上的市场进入策略。

「其实那时候效果不怎么样,而后来我们在 2014、2015 年做人脸识别的时候,所有公安都觉得你是骗子。即便给你试点,只是说『你给我装一个摄像头,一个星期你就给我拆走』,所有人都是这个态度。

所以从这一点上你就可以看出来,其实大的公司你会发现它不缺战略、不缺人才、不缺视野,它知道什么东西是市场需要的,但是时间点却不对。」

因此他指出,即便到了 2019 年,安防行业与 AI 的结合仍然远未成熟。

一方面是上面提到的做出真正全栈产品的技术工程化能力,而另一方面则是由安防行业几十年来形成的特点决定的——未有效实现大规模联网,数据壁垒,是真正被遗落在信息化角落的一个行业。

「我们把山东的车拿到北京来开,如果有了罚单不会罚到我?这不可能。因为现在大部分各级政府委办局的系统都联网了。

但是你再看现在的监控,现在的监控全部是以区和街道为单位,全部都是分布式存储,所有数据并没有拉通,所以它连自己内部都没有拉通,就更不用提移动互联网化这个事情了。」

这也就能继续回答为何到目前为止,每个以人脸识别为基础的安防项目都是以市或者区为单位来进行,继而能够从更大的视角来解释安防行业结构的「碎片化」——

全国大大小小几万家公司都可以在这个市场捞口饭吃,每一家公司都可以盘踞一个地方。

「因此我觉得,现在有了能够让这个行业发生剧烈变动的条件,一个是核心算法,另一个就是传输能力。而剧烈的程度是,其他行业大概花了几十年从信息化过渡到智能化的进程,安防可能 3~5 年就要全部经历完一次。」马原讲述了自己对安防行业切入时机的理解。

但是,反过来看,即便数据的解析与上云以及 5G 的到来会对整个安防行业带来颠覆性冲击,趋于碎片化的行业结构特点难道就没有给像澎思这样的初创公司顺利切入市场的机会?

澎思在无锡的安防项目,应该追溯到 2009 年马原在中科院物联网研究发展中心的第一份工作。

这家一家在无锡成立的行业垂直研究机构,作为核心团队人员,马原当时所在的实验室叫 VIOT,也就是「智能视觉物联网」。

「我个人当时也是承担省一级的课题,叫海量视频综合利用集成与示范应用,面向的行业正是安防行业。」

很显然,不太可能一家通吃的安防软件行业与「买单意愿最强烈」的 2G 赛道,给了太多 AI 创业公司以机会,而现在,他们愈发不满足于只占据一个山头了。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 44030502002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