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资本热钱涌入:线教育终究只是一场头部玩家的游戏

2021-01-27 14:10
财经无忌
关注

文 | 萧田

在线教育行业的篝火终究还是被一把又一把的柴添大了。

1月18日,字节跳动宣布原锤子科技团队组建的新石实验室,转型教育硬件团队,并推出首个独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让人想入非非。

3天后,四家头部在线教育机构的视频信息流广告中惊现雷同,同一宣传老师身份在英语、数学等学科间无缝切换,一度冲上微博热搜。

一边是像字节这样的互联网巨头涌入愈发火热的在线教育行业,另一边是头部在线教育平台“翻车”营销广告隐约传递着的“焦虑”。

没有哪一个时期,在线教育展现出如此诱人的想象空间;也没有哪个时期,在线教育正在遭遇“冰火两重天”的境地。

“踩中风口的猪”如何炼成?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将中国各行各业都杀了个措手不及,客观上为在线教育行业提供了井喷式增长的环境。

上至一二线城市,下到三四五线城市,尤其是曾经让在线教育长期觊觎的“五环以外市场”的口子也被撕开。

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在线教育行业的日活跃用户数量从平日的8700万上升至春节后的1.27亿,升幅达46%,新增流量主要来自三、四、五线城市。

全国各地的中小学被迫居家上网课,线下课外辅导不得不转型线上,这直接让在线教育行业直接站上风口。

然而抛开疫情的影响,在线教育的火热其实是各方面综合作用下的产物。

居家刷短视频,你或许经常会刷到一则关于“教孩子写作业有多难”的幽默视频。实际上,在线教育爆发原因之一也是源自这里——这一届父母“太难了”。

一方面,在中国,教育能改变人命运的观念深入人心,只要有机会都会拼尽全力在教育投入上不断加码,在教育的支出也几乎是毫不吝啬,这就决定了作为“线下教育”的补充,选择线上教育往往是属于“加餐式”的“赢在起跑线”。

根据英国文化教育协会发布的《2018年中国家庭子女教育与国家化人才培养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家庭在子女教育方面的平均支出占家庭月收入30%以上。

而另一方面,身背房贷、车贷,好不容易传宗接代还被学区房掏空口袋,他们的“焦虑”也正在被传给下一代。

和线下教育相比,在线教育的可复制和多线程性决定了其在费用上具有价格优势;伴随着“打工人”日益被挤压的作息时间,在线教育能抓住孩子的注意力,也给了父母支配时间的自由。

再加上,几乎伴随着互联网成长起来、受过高等教育的80、90后,他们对于新事物的接受程度也更高,相对愿意尝试线上教育的模式。

不得不提的是,在线教育这一看似没什么门槛的行业,其实也离不开良好的网络环境和一系列前言技术的应用支持。

毕竟教师与学生构建一个可靠的线上实时互动场景,需要解决高并发、高可靠性、低延时和抗弱网等多个技术壁垒。

以实时音视频RTC技术为例,早在2011年谷歌就完成了对webRTC项目的开源,而真正意义上可以满足多人、不同应用场景的互动场功能直到6年后才出现。

当然,线上教育所涉及到的相关技术无法孤立存在,再先进的RTC技术也只是“空中楼阁”,宽带、智能设备的普及等都是在线教育得以快速发展的底层支撑。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客观上来说,正是基于以上种种原因,经过疫情的催化,在线教育行业才有了今日的“辉煌”。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