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共享电单车正在“飞跃”北上广,直奔下沉市场!

2021-02-01 08:35
螳螂财经
关注

文|陈小江

来源 | 螳螂财经

不久前,共享电单车坟场的出现,告诉我们从单一的用户视角出发,可能撑不起共享电单车的天花板。

1月29日,在极客公园IF大会上,松果出行创始人兼CEO翟光龙在演讲中提到“在交通产业里,“唯用户论”是一种兴奋剂,开始很爽,还会上瘾,但是随后就会破坏整个肌体。共享单车也好,共享电单车也好,首先都要找到自身在成熟交通系统里的定位,这是一个产业逻辑”,引发行业热议。

事实上,自2019年颁布的电动车“新国标”正式执行后,各地管制逐步放开,从共享单车到共享电单车,两轮出行由此进入“鸟枪换炮”新时期。2020年,更是被业界称为“共享电单车”元年。

过去一年,两轮出行企业纷纷加码,行业市场规模大增。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共享电单车数量已超过100万辆。在未来五年更将迎来爆发式增长,预计到2025年,共享电单车投放量将达到800万辆,复合增长率将达到41.4%,行业收入规模也将增加到200亿元。

看起来,共享电单车的“春天”已经来临,但故事远非如此简单。惯用用户思维和流量思维的互联网企业,希望通过在城市进行大规模投放、用补贴战圈住用户、抢占市场的计划恐怕要落空了。原因就在于,没有找准共享电单车的定位——即到底哪里才是最需要共享电单车的市场?

首当其冲的便是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明确“不发展电动自行车租赁”,让共享电单车向一线城市渗透之路变窄。

此外,一线城市受阻后,很多企业押注二三线城市,进行大规模无序投放,给城市安全、环境和管理带来问题,从而相继引发长沙、杭州等二三线城市监管加严,逐渐提高共享电单车准入门槛,也让共享电单车在二三线城市发展受阻。

可见,从用户和流量视角来看,一二三线城市似乎是共享电单车企业的首选。但现实是,共享电单车正在“飞跃”北上广,直奔下沉市场。

一、共享电单车,始于“下沉”也将盛于“下沉”

共享电单车发展始于下沉市场,并随着巨头企业的加码,开始在二三线城市爆发,但很快又被按下暂停键,最终可能又将回到下沉市场。

若以电动车“新国标”出台为界,又可将其分为两大阶段。

在前一阶段,哈啰率先出手,是两轮出行三巨头中最早投放电单车的。早在2017年哈啰就开始试水电单车,主要在三四五线城市投放。到2020年4月,哈啰出行CEO杨磊对外宣布,哈啰电单车市场份额达到70%。彼时,美团和滴滴在共享电单车赛道上,还处于比较保守的态势。

2017年,松果出行的创始人兼CEO翟光龙,开始将目光瞄向五六线县级市场。到2019年,松果出行的目标变成了“大县域市场”——包括共享电单车(松果电单车)及共享新能源汽车(松果租车)。考虑到县域市场至少有6亿人,且交通相对匮乏,对共享电单车的刚需性更强,给了松果非常巨大的的商业想象空间。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1月底,松果电单车已落地中国24个省,近千个县城和县级市,拥有近5000万用户,日订单超过300万单。用三年时间就攻下了中国县城的半壁江山,增速非常惊人。按照日均服务用户量统计,松果出行在县域市场是绝对的领先地位,成为下沉市场继拼多多、快手之后的又一个小巨头。

2019年4月,被称为电动自行车“新国标”的《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正式实施,将标准内的电动自行车被归为非机动车,上路并不需要驾照,使共享电单车发展进入到第二阶段。

在新国标下,相比传统电单车,符合共享需求的电单车从政府、运维、业务和用户侧提出了新标准。如能够全方位满足政府监督管理部门的管理需要,便于调度和维修保养的运维需求,具有更强的三防性能以及更高的安全和舒适度。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