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福佑卡车,货运版“滴滴”赴美IPO有前景吗?

2021-06-03 18:03
节点财经
关注

文 / 韩宇
出品 / 节点财经

在“人载”网约车行业经过硝烟弥漫的几年,刚刚排定座次有序运转后,“货载”网约车于悄无声息间浮出水面走入人们的视线。

近日,福佑卡车向美国SEC递交招股书,迈出上市第一步。两周后,其主要竞争对手满帮集团也正式吹响了登陆纳斯达克的号角。一个价值6千亿元(人民币)市场规模的运输细分市场越发清晰的呈现在人们眼前。

/ 01 /

全方位介入

货运版“滴滴”

从近些年的商业发展大势来看,买卖双方之间的主要矛盾已经由供需数量不平衡向供需信息不聚拢转移。错综复杂的深邃小巷既挡住了酒香,又遮蔽了客眼。因此,打通信息壁垒,为至少一个行业内供需双方牵条红线的媒介平台,成了近几年来最为火爆的商业模式。

福佑卡车便是如此。虽然身处货运行业,但福佑卡车并不亲自参与货物运输,而是成为承运人与托运人之间的总调度,通过为双方提供信息对称的平台获得收益。

与简单的“草台搭建”不同,福佑卡车追求极致化管理和深入参与。根据CIC统计显示,福佑卡车是国内最大的科技驱动道路运输平台,在招股书中公司自称得益于强大的数据分析、科技底蕴及运营力,公司已经在货运各环节实现了数字化,在帮助托运人和承运者达到了增效降本目的同时,实现公司快速成长。

截至2021年第1季度,公司完成货运任务320万单,为1.1万托运人及58.1万承运者搭建桥梁,地域之广覆盖了整个中国。尽管受到新冠疫情影响,公司2020年收入依然达到36亿元,较2019年上涨5.2%;2021年1季度 11.83亿元的营业收入更是较上年同期的6.71亿元上浮了76.1%之巨。

可见,福佑卡车想要向资本市场展示出一个引领细分行业变革的科技创新者形象,用新观念赋能传统模式,暗示转型后将会迸发出的新能量,这样的信号对于公司估值的提升大有裨益。

根据公司目前的内部持股结构可以看见,个人持股部分除了创始人单丹丹持12.85%份额外,唯一单独获得了股票的高管是企业的技术合伙人陈冠岭,据悉陈冠岭是马萨诸州大学计算机系的终身教授,研究方向恰是提升用户体现与工作效率的新型智能技术。可见科技核心在福佑卡车内部的重要地位。

然而有悖于常识的是,公司近一年一期的研发费用支出量比均处于较低水平。2020年公司研发金额6653.3万元,甚至不及上年的7550.2万元,占收入比从2.2%下降至1.9%,2021年1季度,研发支出在收入大幅上涨的情况下原地踏步,占收入比更是从2.6%以近乎腰斩的方式下降到1.4%。

值得注意的是,各期研发费用中还包含了一部分给科技人员的股份支付损益变动数,2019年至2021年1季度的金额为人民币1753.6万、342.6万、59.7万,也就是说近两年剔除股份支付影响,真金白银投入到研发上的支出额至多分别为人民币5796.6万、6310.7万及1649.4万元。

数据来源:福佑卡车公告

更为罕见的是,一家科技为本的公司,研发支出幅度竟还不及销售费用和行政管理费用支出。虽然募资金额还没有最终确定,但在募资用途分配上可以看到,除了50%资金用于发展SEM业务外,留给研发的资金占比达30%之多。

从企业近几期在研发投入上的表现来看,属实有些奇怪。针对研发费用与收入变动差距过大的问题,我们向福佑卡车询问原因,截至发稿前暂未获官方回复。

当然,研发只是企业经营体系中的一个环节,福佑卡车确实也不乏可圈可点的表现,而这也是公司能够吸引到资本金主的重要原因。京东、盈信资本、君联资本纷纷参与其中,分别拿到了6.3%、7.3%、9.4%的股份。

/ 02 /

6660亿量级市场竞争激烈

中国的货运行业潜力无限,根据CIC数据统计,科技运输平台的市场总额将会在接下来的5年时间里以57.9%的高复合增长率达到人民币6660亿的水平。

行业内部目前细分成了同城货运及异地货运两大类。同城货运头部公司以货拉拉和滴滴货运为代表,而异地方面则是满帮集团、福佑卡车交替领先。

满帮集团与福佑卡车的竞争,好似刀与剑的对决,虽然身处同一竞技场,但所用的套路完全不同。

满帮集团更注重平台属性,为供需双方提供接头机会,由双方自行商议细节与价格,平台公司向托运人收取托运费、向司机收取佣金作为主要收入项目。

过去两年,满帮集团收入分别为人民币24.73亿及25.81亿,在2020年公司完成运输订单7170万笔,总交易额1738亿元。2020年1季度,满帮共完成运输订单2210万比,较上年同期增长170.2%,营收同比增长97.7%,达到人民币8.67亿水平。

图片来源:满帮集团招股书

根据满帮集团招股书介绍目前托运人月活达到130万,较上年增长42.2%,2019年至2021年1季度付费会员人数分别为34.8万、50.7万以及51.4万。

会员制的模式增加了满帮客户黏性,给予供需双方更大的自主谈判权则有利于供方通过低价方式获得需方青睐,促使交易达成。这是满帮在业务量上胜过福佑的原因,但也导致其收入规模不如福佑的问题。

另一端的福佑则更偏向于管家角色,用自家算法帮助供需双方规划线路时间乃至价格。2020年公司的及时送到率达到95.2%,事故率压缩至0.02%,这样的效率无疑给使用者更为舒适的体验,也给了福佑更高的服务提供定价权。

可在行业发展初期的环境中,使用者还是更受价格低廉的吸引。福佑敏感的发觉了这一特点,所以在增长战略的描述中,让利于托、承双方、扩大使用者基数、拓宽业务边界、推动研发进展等要点被清晰明确的标注在了招股说明书上。

在这些战略中,对于托、承心意的争夺其实早已融入福佑的实际行动,而这也是福佑亏损的症结所在。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