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淄博烧烤背后的高端局,你的城市学不会

2023-05-06 11:07
诗与星空
关注

文:诗与星空(ID: SingingUnderStars)        

说起来,星空君和淄博还很有缘,这个城市救过我一命。         

外祖父从抗美援朝战场回来后,复员读书,当了工程师。后来娶妻生子,再后来他的子女也生儿育女。有段时间,他在淄博张店区的农业机械化学院(现山东理工大学)研究拖拉机。我母亲和外祖母带着出生不久的我去探亲,外祖母身体不太好,母亲抱着我去张店人民医院给她拿药,护士看到我后,说不要给大人拿药了,这孩子快不行了,赶紧住院。         

尽管这段经历星空君是没有任何记忆的,但对淄博有着本能的好感。         

淄博的车牌号是鲁C,这并非撸串的意思,很多人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山东是全国第三大GDP省份,看看其他GDP大省的C是哪个城市,就明白了。         

粤C是珠海,苏C是徐州,浙C是温州,闽C是泉州... ...         

和上述如雷贯耳的城市相比,淄博现在的名气,似乎远远支撑不起鲁C这个位置。         

先不用追溯到齐桓公时代的齐国都城(其实星空君认为山东的简称应该是齐而非鲁),就改开以来,淄博的经历足以让人唏嘘。         

除了济南和青岛,淄博曾经是山东省的工业重镇,齐鲁石化就在淄博。在齐鲁石化的带领下,淄博成为山东乃至全国的重工业基地。         

上世纪90年代初,淄博就已发展成为城区人口超百万的大城市。而同时期的厦门、宁波等城市城区人口只有几十万人口。         

所以,淄博的鲁C在当时是实至名归。         

然而,化工产业污染也比较严重,淄博长期是山东重度污染城市。随着环保压力的增加,淄博开始了全面转型。据统计,到2020年底,淄博累计关停“散乱污”企业1万余家,化工园区由28个减少到6个,化工企业从1135家减少到524家,建陶产能由8亿平方米压减到2亿平方米。         

转型是痛苦的,淄博的经济也从全省第三逐渐下落到第八。失去了大量的化工企业的支撑,人口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流失(机械人口流失,总人口从七普数据来看,十年来是微增的)。         

了解了这些背景,再来了解淄博烧烤,才能搞清楚背后的推手。

01

淄博烧烤的种子群体:大学生        

2022年3月,位于济南的山东大学出现了疫情。大学生们被分流到周边地市,其中,相当一部分同学(大约6、7000人)去了淄博。         

隔离期间,他们得到了淄博市政府暖心的照顾与善待。就在学生隔离结束要离开淄博之前,淄博市政府考虑到学生长时间没吃好了,就特意盘下了全临淄的烧烤摊为学生们践行。并邀请他们在疫情结束之后的春暖花开日,再回淄博临淄一起烧烤!         

山东大学是现任淄博市委书记本科时的母校(马书记的履历,本科是山工大计算机系,山工大于2001年并入山大),也是山东第一名校,可以说“自带光环”。         

把山大学子作为“种子客户”,是淄博管理层的一步妙棋。         

淄博历史悠久,但发展到现在,根本就不是个旅游城市,旅游资源很少,支撑不起长期的游客。         

淄博最需要的是什么?         

人才,年轻的人才。                   

         

而山大学子们是淄博最佳的宣传大使。         

春暖花开了,大学生们如约回来吃烧烤的同时,不断的形成口碑效应,带火了整个淄博。         

你看到的,是全市人民动员起来,为四面八方的游客提供烧烤服务;投资者们看到的,是当地的服务意识,这个城市可以投;大学生们看到的,是真诚的留住人才的心。         

淄博搞了个人才金政50条,大致是大学生到淄博就业,生活补贴连发五年(博士每月4000,说是每月2000,本科每月1000),一次性住房补贴(对大专、本科、硕士、博士购房时,分别给予3万、8万、12万、30万一次性购房补贴)。对于房价8000块左右生活成本极低的淄博来说,这些政策确实比较诱人。         

求贤若渴。

02

全省一盘棋               

能把淄博的交通、旅游、公安、市政等等统统都调动起来的,一定不只是文旅局,而是市委。甚至,可能是省委。         

市委书记马晓磊2018年来到淄博,最早担任的是张店区(淄博市政府所在地)区委书记。         

         

需要注意的是,他来淄博之前,职位是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公开履历显示,他在省委组织部工作了至少15年。         

体制内的人是知道这个职位的分量,体制外的也许不了解,简单一句话:他在省委组织部的这十几年,全省几乎所有县级及以上干部(省管干部)提拔,他都去面对面谈过话并签署了自己的推荐和审定意见。         

淄博烧烤,根本就不是淄博一个城市在战斗。         

         

我们看到,潍坊文旅局副局长带着7个县的文旅局长跑到淄博烧烤摊推销潍坊特产(淄博到潍坊只需要半小时高铁车程);         

        

我们看到,日照文旅局副局长去淄博烧烤摊送日照绿茶(淄博到日照高铁2小时);         

         

我们看到,宁津(德州市下辖的一个县,德州到淄博1小时高铁)文旅局长大秀霹雳舞... ...         

这是一盘大棋,起码是整个山东省在呼应。

03

逃离北上广,去哪?               

最近几年,一直有一个说法,叫“逃离北上广”。         

一方面一线城市的工作压力太大了,另一方面大城市的房价太贵了,年轻人在沉重的现实面前,扇动不起梦想的翅膀。         

只是,逃离北上广后,去哪?         

大理吗?         

很多小文青的小说里,大理是个逃避世界的好地方,而现实是大理的房价和生活成本都不比一线城市低。         

淄博给了年轻人一个新的选择。         

其实淄博一开始的目标并不高,主要面向驻济高校。         

截止4月,淄博开展了332场线上线下招聘活动,入场参会企业近1万家次,提供4.5万余个次招聘岗位,岗位需求超20余万人次,7.2万人次达成初步就业意向。         

当然了,没有好的企业,终归是留不住人的。淄博是如何应对的?         

根据淄博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会,2022年,全市新引进过30亿元项目35个,其中,过50亿元的14个,过100亿元的5个;新引进世界500强、中国500强项目45个;通过内资项目引进外资2.4亿美元;全市大项目引进率自2021年以来持续居全省各市前列。         

年内,各区县先后召开由主要领导召集的招商引资专题动员会、座谈会、调度会等230余次,围绕产业招引、项目管理、落地服务等制定出台各类机制性、政策性重要文件35个,新组建重点区域专业招商小分队近50个,全市上下呈现出重招商、上项目的强劲势头。         

当星空君扒完资料和数据,就不仅仅是想去淄博吃烧烤了,定居的心都有了。         

哪里比较好呢?专门修了马拉松赛道的淄博文昌湖度假区吧!         

可以去开一家面朝大湖春暖花开的书店。

         

很显然,这是一个高端局。

       原文标题 : 淄博烧烤背后的高端局,你的城市学不会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