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数字英国的崛起:政府开辟改革道路,大数据孕育智能城市

2019-01-07 08:10
起风财经
关注

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英国最先嗅到改革的先机,顺利成为革命的主导者,同时也造就了自己的辉煌时刻。然而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到来之际,英国错过了改革的最佳时刻,美、德两国后来者居上,成为新的改革派领头人。

随后,英国的国际地位也开始呈现断崖式地下跌。曾经身为两次工业革命改革领导者的它,并不甘心成为别人的跟随者。正值2008年金融危机的大清洗时期,英国决定举国之力押注数字经济,打造世界的“数字之都”。

金融危机后和脱欧前,英国政府的“自省”

2008年正值金融危机爆发阶段,发达国家都在奋力调整产业结构,只有渴望重回世界巅峰的英国选择了数字经济。

英国的政府部门在商榷了数月之后,终于在2009年推出了《数字英国》。这一次,英国选择了脚踏实地,想要通过改善基础设施、推广全民数字应用站起来。

金融危机对英国来说,更像是一个难得的改革机会。而诞生于危难之际的《数字英国》被称为是英国进行数字改革的纲领性文件,同时也肩负了无数人的希望。

时任首相戈登·布朗也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过对《数字英国》的肯定:“正如19世纪修建的桥梁、公路和铁路是工业革命的基础……现在对信息通信行业的投资可以使英国从经济衰退中迅速脱颖而出……并进一步巩固英国作为全球经济强国的地位。”

戈登·布朗把数字革命和当初的工业革命做对比,英国想要成为世界数字之都的愿望呼之欲出。

至《数字英国》发布之后,英国的数字改革正式开启。到今天我们再看,不难发现这也是英国进行数字改革的第一个节点。

英国政府在这场改革中始终扮演着指挥官的角色,2009年只是它第一次挥舞自己的指挥棒。2017年,英国脱离欧盟的事件持续发酵后,英国政府再次挥动指挥棒,推出了第二次的纲领性文件。

与2008年的金融危机相比,脱欧事件对英国的影响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次除了“外患”之外,英国还面临着“内忧”。

脱欧还未有明确决断,却已经有不少英国人由于害怕失去欧洲部分财产而移民至美、德两国,英国正在遭受经济受阻和人才流失的双重打击。

2017年3月,英国文化、媒体和体育部(DCMS)发布《英国数字战略》。战略中提出,要把数字部门的经济贡献值从2015年的1180亿英镑提高到2025年的2000亿英镑。

十年间的两次大危机并没有成为英国发展的绊脚石,反而成为了它发展数字经济的巨大契机。英国政府的数字战略不断升级,渴望改革的心也始终如一。尽管英国面临着内忧外患,但它让在坚守着自己最后的倔强——改革继续。

遍及大城、小镇的智能城市计划

在这十年间,英国的数字经济究竟建设的如何呢?感受一下它的智能城市便全然知晓。

假如你在明天到达伦敦的希思罗机场,你将有机会乘坐无人车Pods来往于第五航站楼和停车场之间。

在乘坐无人车的空档,利用刚刚下载的“Citymapper”的软件,可以查询到即将乘坐公交的准确到达时间及路上的拥堵状况。如果中间需要换乘,你还将有幸看到公交站牌上显示的实时电子地图……

在此之前,交通堵塞问题一直伦敦的患处。直到2013年年底,伦敦市政府提出智慧伦敦计划(SmartLondonPlan),伦敦才开始利用先进技术来改善城市的交通、服务伦敦市民。伦敦也成为了全球最早采用智能交通体系的城市之一。

建立智能城市并不简单,第一步就需要公开一大部分的用户数据。

英国政府再次发挥领导作用,扩大了对本国大数据的开放程度。根据全球开放资料研究报告显示,英国政府的开放资料执行及成效世界第一,美国和瑞典紧随其后。例如“Citymapper”软件,就需要历史乘车人的数据作为参考,哪个时间点、甚至哪节车厢是最拥挤的,它都能告诉你。

伦敦如今的模样,就是智能城市的真实写照。英国在经历了智能城市的建造之后,政府的数据开放程度也远超其他国家。

除此之外,智能伦敦中的“智慧”并不仅仅指智能交通。伦敦市政府同时推出了政府数据开放门户网站data.gov.uk,并开放提供超过4万个政府数据库。“对话伦敦”的网上社区开放、智能能源供应等,也都是英国政府惠众的表现。

伦敦在英国也并不是独一无二的智能城市,被称为英国“雄安”的米尔顿·凯恩斯也是智能城市的代表地之一。这座距离伦敦仅有半小时车程的小镇,一举抓住英国发展数字经济的契机,正在进行着实时停车位设置、废弃物处理等一系列物联网实验。

英国的智能城市计划遍及大城市和小镇,它们成为了英国发展数字经济最重要的一环。

引领欧洲:改革和立法同步进行

在英国举国之力发展数字经济后,取得的成效也非常卓著。英国科技组织的一份报告中显示,2017年英国数字技术部门经济价值达到1840亿英镑,数字技术部门已成为英国经济中表现最好的产业之一。

与此同时,数字经济产业的聚集效应正在迸发。除了伦敦是全球知名的科技中心外,还形成了雷丁和布拉克内尔、布里斯托尔和巴斯、曼彻斯特和伯明翰等数字产业集群,南安普敦、康沃尔和邓迪的新兴集群。

但是仅仅依靠改革是远远不够的,推进数字产业发展,还需要相关立法的相辅相成。

2009年那份肩负重担的《数字英国》没有失去效用,英国政府多次利用它更新了经济法案,并最终在2010年提交了《数字经济法草案》。

这份《数字经济法草案》在全球引起注意,世界迎来数字经济立法潮。英国以一己之力,巩固了欧洲数字法的地基。英国的数字经济有了改革和立法的双重保障,建设工作开展的如火如荼,外界对于英国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小。

从“数字”发展到“智慧”,英国政府完美的诠释了指挥官的角色。智能城市计划的推进和数字经济立法的确立都为其他国家发展数字经济提供了借鉴意义。

顶着内外的双重压力的英国,终于在这场无声的数字战争取得了中场的胜利。

不过,对于英国来说,获得“欧洲数字经济的领头羊”的称号还远远不够,它看中的是世界领先的位置。在第二次工业革命时输掉的里子和面子,这次怕是想要一次性挣回。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