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三级火箭”燃尽,猎豹移动黎明在何方?

2021-09-13 18:43
有牛财经
关注

对于任何一家公司来说,转型带来的阵痛期都是不想面对却又不得不忍受的,毕竟,曙光和暖春永远只会等待那些砥砺前行的朝圣者——话虽如此,但在猎豹移动(NYSE:CMCM)的投资者们眼中,它的转型阵痛期似乎有些太长了,长得甚至一度让人失去希望。

在近些日子发布的二季度财报中,猎豹移动的AI梦想依旧明确,这不禁让人想起三年前CEO傅盛纵身跃入水立方游泳池的那个夜晚。彼时,傅盛喊出的口号是“凡杀不死我的,必将使我更强大”,但从财报中不断下降的各项财务指标来看,猎豹移动仅仅是维持在了“杀不死”的状态,至于能否“更强大”……恐怕仍然需要时间来证明。

问题在于,市场还愿意给猎豹移动多少耐心呢?

“猎豹”难疾奔

翻阅猎豹移动的二季度财报不难发现,它能列在表头上的亮点正变得越来越少。

营收方面,猎豹移动第二季度创造收入2.1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94亿元下降46%,同时,这也是它连续第十个季度出现同比负增长;归属于猎豹移动股东的净利润则连续第七个季度出现下滑,仅为91.7万元,较去年同期的1.94亿元下降99%。

值得注意的是,猎豹移动二季度的营收数据环比实际上是有所增长的——虽然增幅仅为6.7%,但这确实是它十个季度以来首次出现营收环比增长。同时,猎豹移动的收入成本也环比降低了14.8%至5055万元,Non-GAAP下毛利率则提升至76.3%,同比增加6.1%。

可惜,这还不足以视作猎豹移动摆脱危机的信号弹,因为它还需要解决环比增收却不增利的难题——二季度中,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仍然保持环比下降趋势,降幅高达97%。

造成这种反差的原因并不难找。将猎豹移动的营收结构分拆来看,它的互联网业务收入相较上一季度增加了8.6%,从1.88亿元增加至2.04亿元。这本应对猎豹移动的财报产生正面影响,可这家公司还有着另外一个烧钱却又难以创造经济效益的业务——AI。二季度中,猎豹移动AI业务的营收从1082万元下降至793万元,降幅达到26.7%。

这之外,利息收入、权益法下的投资收益以及占比更大的“其他”收入,也对猎豹移动本季的财务状况造成了显著影响。财报显示,这三项收入分别为364.4万元、760.6万元和3488.7万元,环比分别下降23%、86%、59%。

在财报中,猎豹移动并没有具体提及“其他”收入的组成部分,只表示该收入“主要来自某些长期投资的价值升值”。但不管怎样,这项曾占据不小营收比重的收入目前正在不断下滑,长此以往,猎豹移动的净利润只会继续降低,甚至可能就此转为亏损——如果它的互联网业务仍然不能重回增长主线,AI业务也难以创造价值的话,这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尽管AI这条路是如此难走,猎豹移动也必须走下去,毕竟,它曾经的现金牛业务——互联网工具产品,早已被更严格的监管和市场环境打到元气大伤,至今仍难言痊愈。

“火箭”已燃尽

自傅盛接手奄奄一息的金山网络(猎豹移动前身)以来,它就一直专注互联网软件开发领域,尤其是各类工具类应用。通过推出猎豹浏览器等爆款应用,金山网络不仅在国内占据了一席之地,还于2012年正式打入海外市场。随后,它又为出海战略量身定制了内容领域的新产品,例如直播平台Live me、资讯聚合类应用News Republic等。

这其中,被冠以“猎豹”之名的数款软件——猎豹浏览器、猎豹安全大师、猎豹清理大师等——为金山网络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这也是为何它会在上市前将公司名改为“猎豹移动”。但另一方面,也正是因为它们的产品性质,猎豹移动最终才跌下神坛。

2018年底,广告监测平台Kochava放出了一份调研报告,指出有八款安卓应用通过滥用用户授权来诈骗广告收入,其中就包括了清理大师、安全大师等七款知名猎豹系应用。此外,报告中的第八款软件Kika Keyboard,其母公司也在2016年获得过猎豹移动的投资。

事件曝光后,猎豹移动的股价在一天之内跌去了30%,这之后,它的两大广告提供商——Facebook和谷歌均终止了与它的合作,猎豹移动旗下45款产品也被Google Play全数下架。如此情形,对于将海外市场作为主要掘金地的猎豹移动自然是极为不利的。

面对困局,猎豹移动只得回国继续耕耘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但在国内工具类应用市场,竞争局势同样不容乐观。以猎豹移动的老对手360为例,其在2019年9月就已经将360手机助手做大到了1.6亿月活用户的量级,而同期猎豹移动旗下清理大师、安全大师的月活用户分别为5825万和1785万,加起来还不到前者的一半。

在猎豹移动的发展策略上,傅盛曾制定过著名的“三级火箭”计划,即:通过工具型产品获取流量、以支撑内容产品发展,最终推动AI业务前进。而两大海外客户突然停止合作,无疑是切断了猎豹移动第一级火箭的燃料供应,没了工具类产品从海外市场汲取的流量和广告收入,它在内容平台、AI等方面也只能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正是因为如此,猎豹移动自2017年起就开始密集出售旗下内容平台,最为人所知的一次,或许是它将News Republic和Musical.ly打包卖给字节跳动。到了2019年,就连曾被寄予厚望的Live me也被剥离,这才有了猎豹移动财报中一连串的同比下降数据。

“在内容这一块是花不起时间了,我们要聚集资源做AI。”傅盛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如是说道。

机器人之路,黎明在何方?

2016年普遍被视为猎豹移动入局AI的元年,那时,它投资了AI初创公司猎户星空。这家公司主打全平台AI技术,这包括了芯片、算法、全感知视觉识别、语音合成技术、机械臂、室内导航平台等。那一年,傅盛也屡次在公开演讲中提及向AI转型一事。

AI是一个极为广阔的概念,细分市场众多,而有意入局AI的猎豹移动,偏偏选择了其中最有难度的一条路——机器人。2018年,猎豹移动在水立方的“机器人之夜”发布会上一连发布了豹小秘、豹小贩、豹豹龙、小豹音响、机械臂xArm7五款产品。

猎豹移动押注机器人或许是看中了它美好的前景,毕竟,随着国内消费者需求逐渐智能化、消费场景越来越多元,智能服务型机器人的市场规模也正快速增长。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截至2019年,国内服务型机器人市场规模已增至22亿美元,同比增加33.1%。

在产品落地这一环节,猎豹移动将目光投向了客流量较大的商场、餐饮店等场景,而这也的确是它为数不多的成功战略。截至今年第二季度,猎豹移动商场机器人覆盖范围增加到全国40个城市的超过1000个商家,售卖的代金券数量超过1000种。

不过,猎豹移动仍然未在财报和电话会议中公布商场机器人创造的GMV,只是简要地提及了“周日均GMV连续11周增长”、“周复合增长率达到20%”等数据。参照财报中提到的AI业务营收下滑这一事实,或许它的GMV数据已经惨淡到没有必要再公之于众。

某种意义上来说,猎豹移动押注AI这一未来趋势是有道理的,但机器人这种主打硬件的赛道似乎并不适合以软件起家的它。同时,B端服务型机器人目前的市场需求相较于整个AI市场只是沧海一粟,就算是在整个企业级机器人市场,它的受众也还尚属小众。当下市场对机器人的主要需求,仍然集中在物流行业,而美团、京东、顺丰早已在这条赛道上有所布局。

猎豹移动要在机器人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除了继续教育商家、开拓服务型机器人的更多使用场景外,进入物流等更热门的赛道与巨头们争锋也未尝不是一种办法。但这意味着,它必须在研发上持续投入,通过实力证明自家产品比巨头更能打才行,毫无疑问,这会进一步加剧猎豹移动增收不增利的窘境。如此看来,它的“阵痛期”注定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