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电动车四年探索之路成绩寥寥,是谁拖住了铃木们的后腿?

2021-07-21 15:02
有牛财经
关注

耕耘燃油车市场101年后,铃木终于打起了电动车这块大蛋糕的主意。

据日经中文网报道,铃木公司将在2025财年前涉足纯电动汽车领域,初期,铃木会应用其在汽车小型化、轻量化方面的经验,面向印度市场进行开发,随后再陆续推广至日欧等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铃木为它梦想中的新车开出了一个让人难以拒绝的价格——1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9万元),换算成印度卢比还不到70万,这个价格意味着,哪怕在低价车云集的印度市场上,铃木的新车也将极具竞争力。

如今,印度政府正大力推动电动化,而铃木也已在印度积累了足够的声望,看上去,一款主打低价的小型电动车可以让它继续安逸的活过下一个十年。然而,盯上印度市场的车企并不止铃木一家,低价电动小车也绝非铃木的专利。当那些更具竞争力的对手到来,铃木还能维持住它在印度市场上的霸权吗?

四年探索之路成绩寥寥,是谁拖住了铃木们的后腿?

实际上,这并非铃木头一回涉足电动车行业。早在2017年底铃木就曾宣布,将与斯巴鲁、大发汽车、日野汽车三家厂商一同加入EV CA Spirit(日系新能源大联盟),并各派遣旗下五名工程师进入该联盟以协助研发。当时的消息还指出,四家厂商将分摊电动车研发成本。

EV CA Spirit是由日系老牌车企丰田牵头成立的电动车发展联盟,在这一联盟中,几大车企体现出了明确的分工——铃木和大发负责小型电动车研发、斯巴鲁专注中型车研发、日野着眼于商用车领域、马自达和丰田从大型轿车切入。乍一看,它们似乎都有光明的未来。

然而,行业观察者们高估了日系车企们在推进新能源这件事上的努力程度。时至今日,EV CA Spirit中的各位成员在纯电动汽车领域几乎无甚建树,联盟的领头羊丰田,不仅于去年年底炮轰日本政府“2035年前禁售燃油车”的计划,还多次嘲讽特斯拉“不懂产品”。

在技术路线上,丰田比起纯电更倾向于前路不明的氢能源,至于困扰车企们的油耗积分问题和日本国内高涨的改革呼声,它则用旗下众多混动车型“糊弄”过去(2020年,丰田全产品中有10%为混动)。这间接导致它和它旗下的技术联盟在纯电领域的进展极为缓慢。

作为曾经的全球市值第一高车企,丰田自然有资本探索氢能源这条新路,即使这可能会让它承受巨大代价。不过,在联盟中当“小弟”的铃木可不能和体量庞大的丰田相比。

自从2018年退出中国市场后,铃木就变得相当依赖印度市场。按照此前公布的2020年产销量数据来看,铃木在印度的年销量已经达到了123.71万辆,占到印度当年汽车总销量的50.54%。

财务数据上,铃木在印度的子公司马鲁蒂铃木2020年的营业收入为438亿卢比(约合人民币38.02亿元),占到了铃木全年总收入的43.92%。

此外,印度政府对纯电动车的鼓励也足以让人眼馋,这或许是铃木进军该领域的理由之一。

氢能源很美,但在印度,纯电动更香

近些年,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对势头甚嚣尘上的电动车大潮可谓是相当感兴趣。早在2016年莫迪就提出,印度的电动出行未来目标是“在2030年前全部改用电动汽车”。不过,由于传统车企们的不断抗议,这个看似有些荒谬的目标在2018年时被改成了更为现实的“2030年电动汽车占比30%”。

虽然被车企们浇了一盆冷水,但莫迪的“电动狂热”并未就此熄灭。在2015年1千亿卢比规模的电动出行国家计划(FAME)基础上,印度政府又在2019年推出了FAME II,计划在2020-2022年间对电动车行业派发1万亿卢比的补贴。

这其中,FAME对混动和电动两种车型一视同仁,最终导致印度市场上小型混动车横行(当然,这也有铃木一份功劳),而且还变相增加了碳排放。FAME II则吸取了前一次的经验,大幅降低混动汽车补贴的同时,对纯电车型补贴的限制也更加严格。一个例子是,在这份补贴政策中,电动车和混动车的出厂价格均不得高于150万卢比。

或许铃木也曾想过仿效老大哥丰田,用大量混动产品继续吃补贴以及应付改革呼声,但印度市场越来越高的燃油和混动汽车税收却让它无法这样做。

2017年印度实施统一的GST税后,为了弥补各邦损失,印度政府又在汽车28%基础税收的基础上增收了一项附加税,这直接导致混动汽车的税率达到了43%,和一辆中大型燃油车的税收一致。相比之下,GST下的纯电动汽车税率已经从20.5%降到了12%。

GST重压之下,高税率带来的成本几乎会全无保留地体现在售价上,这也使得混动车型极难达到印度政府的补贴标准,而纯电动汽车却能享受极低的税率和优惠的补贴政策。对于铃木来说,与其跟着丰田探索前景未明的氢能技术,还不如直接进入更加成熟的纯电小型车赛道。毕竟,补贴政策带来的销量和利润增长才是最实在的。

铃木还能制霸印度小车市场多久?

作为世界人口大国,印度的人均消费水平却一直低下,根据JATO Dynamics数据显示,印度消费者平均年收入仅为2000美元,有三分之二消费者的购车预算仅为1万美元。再加上来自政府的高额税收,普通民众几乎只能负担得起那些廉价的小型车。

根据2019年印度汽车销量Top10榜单来看,当地人最喜爱的车企毫无疑问是铃木——在Top10中,铃木占据了整整七个席位。其中,它旗下的Alto奥拓车型最为畅销,这款车型为小型车,价格在80万-90万卢比左右(约合人民币7-8万元)。可以想见,若铃木的新电动车定价真的锁定100万日元,那么它光凭价格就能征服印度的大片纯电动市场。

不过,铃木的电动化战略实施的似乎有些太晚,在它之前,印度本土巨头马恒达(Mahindra & Mahindra)已经抢先一步秀出了它在电动化上的进度。

2020年的汽车博览会上,马恒达展示了一款名为Atom的概念电动车,定位接近于国内的五菱宏光Mini,同样专注于城市代步需求。最重要的是,这款车型的价格仅为29.86万卢比(约合人民币2.6万元),算得上是印度最便宜的车辆之一。

此外,马恒达还在这场展会上推出了售价82.5万卢比的eKUV 100,虽然它在价格上没有前者那样惊艳,但它内部更大的空间和触摸屏娱乐系统足以弥补这一缺憾。并且,这一价格会与铃木最畅销的Alto奥拓产生直接竞争,对后者的压力不可谓不大。

除了马恒达之外,“外来户”长城汽车也是铃木需要提防的对象之一。

去年2月5日,长城汽车正式宣布进军印度,根据长城印度分公司在推特上所公布的消息,欧拉R1、哈弗H9、哈弗H2等车型很有可能被第一波引入印度市场。这其中,欧拉R1的定位同为小型车,空间机能利用充分,售价也足够低廉(国内指导价5.98-7.98万元,约合69-92万卢比),如果长城汽车能够因地制宜调整售价,那么它将成为铃木的有力竞争者。

总的来说,铃木在印度市场上的声量并不小,这是它引以为傲的优势。不过,若是长期在电动化产品上缺乏革新,那么再大的声量也不过是缓慢凋零的花朵。作为传统车企的一员,铃木希望用四年时间过渡到纯电动可以理解,但问题在于——印度市场还愿意等它四年吗?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