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全球药品价格降温,武田制药布局数字化创新打好翻身仗

2018-09-15 09:18
来源: 动脉网

武田制药作为亚洲最大的制药企业。在2017年一招“蛇吞象”收购夏尔后市值超过吉利德,跻身top10药企。武田制药凭什么一路高歌呢?数字化健康或许是武田制药下个10年发展的重点。

武田制药CEO曾表示武田制药的未来定位是要在2025年成为数字化健康的领导者。

动脉网通过梳理武田制药数字化创新动机和原因发现,数字化创新对于武田,和收购夏尔是同样重要的战略。武田数字化创新防线主要是巩固现有主攻疾病领域的领导地位。

武田制药:从me too 到me better

日本制造一直被认为是品质的保障,口碑甚佳。日本得以从二战废墟中重生为制造业大国,秘诀就在于从模仿到超越。二战后,日本利用政策优势,大量仿冒美国产品。但是,日本并没有满足于山寨美国产品,而是拆解产品,学习设计理念,在模仿的基础上进行自主创新。这一工程被日本政府定义为“逆向工程”。

这种“拿来主义”也是武田制药成长的原因。1950年—1970年,在日本政府政策鼓励支持下,武田制药引进专利技术,更新和改进专利,形成自己的小专利。此后十年,武田制药从上世纪80年代的“Me-too”仿制产品跨越到90年代的“Me-better”仿创产品,开始走向全球市场。需要一提的是,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武田制药研发投入占销售额比例始终保持20%-25%。这在制药行业是不低的数值。

政策给武田制药带来的福利不止这些,20世纪60年代,日本实施了健康保险制度,降低了病人需要支付的医疗费用,而医生则可以从处方药销量中获益。同期,日本政府还设置了高价、严评审的制度防止海外药物进入市场。海外药企要想在日本销售药物,必须由本土药企进行代理。有了政府开路除障,日本药企把更多的收入投入到研发中,为后来的海外扩张及产品研发奠定基础。

很多时候,这样温室里长大的花朵经不起风雨,窝里横也不算本事。但是武田制药能够成为亚洲最大的药企,也是唯一跻身全球top10的亚洲药企,武田制药还走出了一条出色的去本土化之路。

武田早在1978年就已经开始往欧洲分销药物。在20世纪末期,武田制药相继在英国、美国、爱尔兰、欧洲大陆建立了研发中心。受日本药品控费的影响,1997年,日本也加入ICH,完全开放药品市场,武田也急需摆脱对本土市场的依赖。武田制药通过和雅培、GSK、诺和诺德和礼来等企业达成合作开发药物,冲破FDA重重关卡上市药物。

根据武田2017财年数据,日本市场贡献的销售额仅占武田营收的32.8%,考虑到武田在2018年收购了夏尔,武田对本土市场的依赖度有望降低到20%以下。

数字化创新解决药企困境外敷药

放眼世界范围内,很多药企都进行了重组,剥离非核心业务,专注于制药业务。例如强生出售诊断业。史兰素克CEO在上任不久后也选择了重组研发部门,武田收购夏尔也是药企重组大军中的一员。

药企纷纷展开动作,不是没有道理的。各大药企继续都选择了两条路。一是重组,也就是并购新公司;二是同外部企业合作。重组是抱团取暖,而同数字化创新公司合作则是在黑暗中擦亮的火柴。

全球药品价格降温,武田制药布局数字化创新打好翻身仗

2012年药品销售数据

药品的销售是呈随机分布的,上图显示了X轴中是从低到高的销售额,Y轴则表示了相应药品的销售数量。越靠右,药品的销售额越大。从图表中我们可以看出,极少数的药品占据了大量的销售额。这种分布状态在药品销售的任何一年都是相差无几的。例如肿瘤药物,来自IQVIA的数据显示,前35种药物占总支出的80%。

制药公司的挑战就在于这些“长尾”分布的药品中。一些罕见的重磅炸弹产品决定了一个公司和整个行业的生产力。例如吉利德、安进。

相比之下,大多数成熟的企业都是在接近正态分布的情况下递增的,相对相似的产品聚集在平均水平附近,不会产生非常高或非常低的销售额。所以生产结果通常是可预测的。产品的改进也只需要适度更新,并且有仔细的计划和规律可供执行。

上图也说明了,关键性药物的专利到期能给药企带来毁灭性打击。武田虽然在全球化战略上雄心勃勃,但是也不得不面对现有的各方压力。

首先是财务压力,畅销药兰索拉唑、泮托拉唑、坎地沙坦专利的陆续到期,武田的销售额并没有再像2012年以前那样高速增长,2016年出现了下滑,折合美元销售额约160亿美元。2017财年营业额为167亿美元,也未实现强劲增长。

在政策方面,由于人口老龄化严重和控费的阴影,日本政府提出仿制药要的销售数量占比2017年达到70%,2018-2020年之间实现80%。药企如果反应不及时,很可能无法承担政策变化带来的负担而陷入低谷。

过去的表现不能预测未来的成功,这句话非常适用于制药公司。那么如何解决呢,按图索骥可以将产品生产集聚在某一种产品管线内,在某一领域建立主导地位。这一条路无疑是自掘坟墓,因为这样制药公司只会走入依赖单一产品的死路。

另一种方式则是制药公司现在已经在运用的重组,让自己专注于主要产品,同时延伸产品线。武田制药收购夏尔就正有此意,通过收购夏尔,完成全球化重组,武田将经营资源集中于癌症、消化器官、中枢神经等核心业务,将剥离非核心业务。武田同时还希望借此改善因收购夏尔而恶化的财务状况。在罕见病领域药品领域颇有建树的夏尔也能扩充武田的产品线。

武田制药CEO Christophe Weber说到:“武田制药专注的领域在消化、肿瘤、神经科学等方面,收购夏尔后,我们将再添罕见病这一重要领域。”

武田制药还表示收购夏尔能够节省至少6亿美元的研发费用。降低研发成本,增加药物多样性成为武田制药的主要需求。

除了重组和收购,另一条路就是分散化,选择更小更专注的创新公司合作,而数字化健康公司在药品从研发、销售、预后的各个领域如雨后春笋搬个个拔尖,制药公司可以选择通过投资、并购、合作等方式与数字化健康公司形成创新生态,降低风险,提升多样性。

制药公司都在采取双管齐下的战略,在内部选择聚焦,窄化药物研发中的治疗领域、靶点、治疗机制和化合物类型,这些可能会提高药物研发的成功率。另一方面,则是和外部公司合作,增强外部研发能力。

这两条策略是互补的,和外部合作可以弥补内部专注带来的多样性降低和风险。也就是说制药公司作为大树,在修建了主体的多余枝丫,保证结果的品质后。制药公司也需要在脚下扶持一些野花野草,因为这些野花野草生命力强可以带来更多的多样性。

武田制药数字化创新:巩固现有疾病领域地位

在了解了数字化创新的原因后,我们需要知道武田制药数字化创新的方向。武田制药要想坐稳全球top20药企的位置,首先就得推出一批禁得起考验的产品。所以武田需要充足集中力量专注于几个制药领域。而武田的数字化创新同样是为了增强在武田主打的疾病领域的研发治疗力量。

武田没有采取巨头药企全流程铺开进行数字化创新的模式,而是更加看中能够解决燃眉之急,巩固江湖地位的数字化创新项目。

肠胃疾病+数据

武田最畅销的药物Entyvio(维多珠单抗)就是用来治疗胃肠道疾病的,武田凭借此药树立了在胃肠道疾病的领导地位。但是也不能选择坐吃山空。到2024年,亚太市场的结肠直肠癌治疗药物市场价值将2017年的53亿美元增长到达到79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高达6%。在数字化创新上,武田制药开始利用可穿戴设备检测炎性肠道疾病(IBD)病人的健康状况。

武田和德克萨斯消化疾病咨询中心(Texas Digestive Disease Consultants )以及 Vanderbilt 大学疾病中心合作。该项合作试点项目名为iBData。在这个项目中,大约有100名IBD患者使用一种特殊的可穿戴设备来跟踪他们的症状和生活方式因素。这些数据将被收集并转化为报告,以帮助加强患者与医生之间的互动,以提高医疗质量。

武田首席信息官Bruno Villetelle表示:“我们将继续面临如何看待和使用数据的挑战,从简单的数据收集到数据聚合和预测。了解数字收集和评估技术是医疗生态系统每个部分创新的重要驱动力。”

另一家和武田在胃肠道疾病方面合作的公司叫做Litmus Health。Litmus Health专注于为制药公司收集可穿戴设备的数据,利用这些数据来提高在临床试验 I期II 期的药物研发效率。武田制药为Litmus Health与芝加哥大学的合作提供了资金。该项测试主要是针对日常活动、睡眠和饮食对炎症性肠病(IBD)患者的影响。

Litmus Health提供给制药企业的价值在于革新了数据收集方法,虽然现在有很多患者开始填写在线调查问卷,但是它和传统的纸质版本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患者仍需要手工输入数据。Litmus Health能够做到收集所有不同型号的智能设备数据监测患者的生命体征和疾病状态。

具体的操作流程则是,Litmus Health收集临床试验参与者智能设备中的数据,无论这些设备是来自Fitbit、Garmin或者其他智能手机。Litmus Health还需要将这些数据整合这些数据,将数据标准化。而制药企业收到的是一份整理好的数据报告,制药企业可以通过这些报告直接了解到病人的服药依从性和生活状态。

收集病人的数据并不少见,但是像Litmus Health这样专注于药企的公司还是少见。Litmus Health的CEO Daphne Kis认为他们专注于药企赛道主要是两点:一是现有的临床试验过程成本过高,不是一个能够长期持续的过程,每成功一个临床试验就意味着要为失败的9个临床试验买单。二是制药公司需要的数据分析公司为了满足FDA对数据的高标准需求,数据公司在专业化上要求更高。

Litmus Health承诺遵守HIPAA和FDA的规定。合规性一直是药企关注的重点,他们需要确保任何数据都能被FDA接受。

武田制药还针对克罗恩病(一种发炎性肠道疾病)推出了患者一体化解决方案,通过数字化工具,为患者提供诊疗辅导、康复建议,帮助患者建立信心。同时,武田制药还和波士顿Digital Venture协作,共同在全球孵化数字健康领域的优质项目。

精神疾病+患者服务

武田制药的另一主战场就是精神疾病,也就是中枢神经系统紊乱。目前相关精神疾病缺乏有效的治疗方案,也缺乏充分的了解。武田制药希望通过精神障碍患者,比起精神分裂症、抑郁症这些精神疾病,精神障碍患者的可选择的治疗药物更少。

武田制药选择和生物标记公司Mindstrong Health合作。共同探索在阿尔兹海默症和难治性抑郁症。

近年来,神经精神障碍(neuropsychiatric disorders)是50岁以下人群最大的致残原因,而且精神疾病护理成本是所有疾病中最高的,部分原因就是精神疾病障碍发病期早,而且可能在早期就导致残疾。

对于处于后半生的人来说,神经退行性疾病正变得越来越普遍,在80岁以上的人群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患有痴呆症。由于现在没有特别有效的药物,改善退行性精神患者最有效的方法是早期预测和干预。

武田制药和生物标记物诊断公司Mindstrong Health合作,探索更好的心理疾病健康预防和干预治疗。Mindstrong Health已经开发出了数字生物标志物,可以通过智能手机收集数据,持续监测大脑功能。Mindstrong Health的数字化表型分析从智能手机收集数据,再进行提供情感、认知和行为的测量。

数字表型分析使用来自智能手机的三种信号,即传感器测量到的活动、位置和社交元数据,如消息数量;人机交互中捕获键盘性能,包括打字和点击;使用自然语言处理分析的语音和语音数据,这种信号可以深入了解情感和认知一致性。这些信号共同构成了Mindstrong Health称之为数字表型的情绪,认知和行为的图景。

武田的技术,结合强大的Mindstrong健康平台,将有可能使应用数字生物标记物分层心理健康状况和预测缓解与新的治疗干预。

Cognition Kit

药企需要提供beyond pills的服务,更好地服务患者,尤其对于精神疾病患者,预防以及院后依从性也非常重要,武田制药美国有限公司和 Cognition Kit 达成研究合作,在 Apple Watch 上安装特别设计的应用程序来监测和评估抑郁症患者对自我心理健康状态的认知能力。从日常生活中定期访问数据可以帮助临床决策,医护专业人员可以获得患者的数据并增加患者治疗的参与度。

Cognition Kit 是剑桥认知控股(Cambridge Cognition Holdings PLC)和 Ctrl 集团有限公司(Ctrl Group Limited)的合资企业,自其 2016 年推出可穿戴认知技术后受到广泛关注,这也是 Cognition Kit 签署的第一份合同。

武田美国副总裁Nicole Mowad-Nassar说到:“该试点工作旨在为测量心理健康结果的新方法建立大量证据。技术可以让我们建立实时客观的测量方法来评估抑郁症的影响,支持患者和临床医生之间的早期接触,从而改变患者的护理。我们对研究结果感到鼓舞,并期待着更多地了解技术和医疗保健的结合。”

除此之外,武田还举行了一场治疗多重抑郁症的数字健康应用程序大赛。

AI加新药发现

数字化创新始终是为了控制临床试验成本加快新药研发,武田制药和生物制药公司以及世界各地的学术机构都在寻求通过公司外部的创新能力来增强其内部药物研发能力,武田制药和Numerate合作,利用AI发现新药化合物。

Numerate是一家软件公司,该公司开发了一种算法,能分析大量数据,为武田制药提供找到新药的化合物。Numerate能够利用公开数据和武田的专有数据来探索新药研发的新空间。除了分析大量数据以外,Numerate还拥有独特的算法可以在新药研发中优化设计化合物组合的可能性,最终发现高质量的化合物。

以往个人可以查看大量的数据并执行建模技术,但是人类的思维能够处理的东西是有限的。Numerate的技术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能够跨越大型数据集,识别出可能被忽视的机会。除了发现新的化合物外,Numerate的算法还能指导制药公司如何重组化合物,以提高药物的性能或者发现新的性能。

韦茨说:“我们希望人工智能平台能够利用计算能力分析大量数据,从而使Numerate能够为新的治疗方法提供高质量的化合物,这些化合物有潜力满足病人大量未被满足的需求。”

双方的合作模式主要是Numerate提供AI分析平台,而如果发现了新的化合物,武田制药的主要任务是促使其商业化。一般武田需要花一年的时间让一种药物商业化。

孵化器项目

从外部建立创新生态,一是可以从合作的方式,其次则是通过孵化创新项目筛选到优秀合作方。在日本本土,Takeda和Whiz Partners成立联合投资基金,促进日本药物发现创新生态的建立。该投资基金将被称为“Drug Discovery Gateway Investment Limited Partnership”(DDG基金),将于2018年11月成立。

武田制药将把武田制药的全资药物研发子公司Axcelead Drug Discovery Partners和一家药物研发平台公司以实物形式投资于DDG基金,以换取有限合伙人股份。DDG基金将接洽国内外金融投资者和生物制药、制药行业作为有限合伙人加入基金。通过这种方式,一些学术性的投资和战略投资能够实现新药研发并且得到Axcelead的支持。

Axcelead此前是武田制药的研发部门,后来独立出来层位日本制药行业首家整合药物研发解决方案提供商。

Axcelead具备与非临床药物发现研究相关的所有功能,以及在各个领域具有广泛技能、知识和经验的人员。因此,Axcelead为日本和其他国家从事药物研发的各种创新医疗机构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服务,以满足他们的各种需求。此外,这些服务提供在广泛的治疗领域,从探索性研究和候选化合物的优化,到过渡到临床发展的过程。

小结:

武田制药的案例告诉我们,药企要发展,必须直面数字化创新。武田制药的数字化创新,结合现有主要药物为患者提供更完整的解决方案,通过内外兼修,展现了强大的生长力。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医疗科技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