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2018结语:2019医疗投资蓝海返红?800+机构的下半场之争

2019-01-08 17:23
多肽链
关注

2018年已经迎来尾声,吵吵嚷嚷的医疗投资在这样一个戊戌年里,一直舞动在资本市场的“五线谱”上,这个相对有些封闭的领域也开始被炒得火热起来,市场的发展成熟一定无法避开医疗大健康的这条单行道。

多肽链 丛名龙丨多肽学社宣

各方媒妁之言也把各路资本引荐到这个充满“钱景”的医疗大健康领域,几家欢喜几家愁,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这一年的医疗投资究竟是“蓝海泛红”还是“万丈深渊”。

医生集团、移动医疗医疗大数据、社会办医的在这一年里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便随着医疗商业化的逐渐尝试与喜怒哀乐,《多肽链》也借多家之言,为读者奉献了很多内容。

医疗行业的市场增长毋庸置疑,对于当前的医疗行业,老年化、高端医疗、高端消费等等累积之下,整个市场处于快速增长。

并且很多资本也意识到,医疗上面有非常多的细分赛道值得投资,但这又是一个高监管、慢回报的行业,大量投资机构转向。

投后才发现“破门而入的门外汉,依然无法摸清医疗领域的大石”,无论他们如何给自己找借口、找台阶下,都掩盖不了他们大多掉坑的残酷事实。

在医疗行业,体量和商业模式的确立都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即使是新的模式变革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来完成。且不说原有模式的变革,即使是全新服务模式的发展,其体量的扩张仍需要极长的时间。

据鲸准研究社研究院发布数据统计,医疗大健康领域2018年总体投资额以达787亿元,其中药品和医疗服务是增张速度最快的两个板块,分别为341亿元和314亿元。

但总体融资事件相对2017年1250件,降为2018年的824件,虽事件变少,单笔融资额快速上升,单笔融资来看,2014年至2017年行业平均单笔融资金额变化幅度较小约4,000万元,2018年平均单笔融资金额大幅增高达到9,500万元人民币,较之前几年增长130%左右。

并且如今医疗已经成为市场最热的投资方向之一,10年前将医疗作为主投方向的只有10多家,而现在,大概800家投资机构以医疗大健康为主投市场。随后当一批专业性机构出现之时,市场倒逼大型综合性机构拆分出医疗板块,向专业性投资机构发展也是一个大趋势。

目前资本的投资习惯,尤其面对医疗服务项目都是即为谨慎,而且投资偏好都有往后延伸的趋势,需要看到有固定的团队、有壁垒、有优势、有资源,有试探成功的商业模式,有一定的现金流,才有可能获得投资。

从资金类型来看,过去美元基金是医疗投资的主流,并且药物投资、器械投资以早期项目为主,现在人民币基金成为主导,很多“国家队”进场。

伴随政策的大力推进,除了大数据以外,比如生物医药,基本没有例外,80%以上的新药项目接盘方B轮全部是国家的团队。

寒风尤盛,钱途很长

医疗服务领域,预计民营高端专科连锁医疗机构市场将继续快速扩张。但是因为公立医疗服务机构服务价格调整影响,民营医疗服务的人力成本将会上升,预计医疗服务机构从设立到盈亏平衡的时间会拉长。民营基层医疗服务机构可能会受到政策冲击。

有医疗产业观察者曾发表言论称:“社会办医的艰难在于,烧钱只是最好解决的问题。”

对于资本而言,社会办医目前面临着准入门槛高、经营压力大、监管机制不健全等问题,并且社会办医的服务内容和模式有待拓展,社会信誉低、服务能力弱是其难以与公立医院“双足鼎立”的主要原因。

由于准入门槛高、优质医疗资源难以获取,社会办医长期孱弱,主体都是小规模的专科医院,综合医院凤毛麟角,更不用说教学科研能力。正规军的孱弱给了旁门左道的“莆田系”猖獗的机会,整个社会办医行业,包括守规矩的莆田系医院,迄今都在为此还债。

其中医疗服务作为链接全产业链的核心,其中的体现医疗的部分是硬核,但服务依然是医疗机构中不可忽视的组成部分。

民营医院跟公立医院到底要拼什么?那就是服务,但是这个服务它是很细化的,很具体的,这个服务是什么呢?需要考虑就医过程中有哪些痛点,公立医院无暇顾及个性化需求,而民营医院能够在服务性上提高,满足患者个性化需求。

人才方面,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力度增大,公立医院医生由医疗服务获得的劳动所得提高,民营医疗机构人力成本上升,而医生的多点执业、医生集团的快速成长也为民营医疗补充了人才方面的压力。

公立医院垄断着大量的优质资源,尤其是在人才方面,民营医院更是难以望其项背,社会资本投资医院后,对于人才的管理必须考虑到人才的引进、后续的人才培育方式等,那么国内医生集团在医生价值提升与能力互补等方面具有巨大的补充优势。

2018年是中国医生集团业态爆发的一年,医生集团企业的工商注册数量迎来了新一轮高峰,医生集团数量已经超过千家。

从医生集团的注册形式、集团性质、服务范围、服务收入来源等内容并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与国外的医生集团旗下医生的自由执业存在太大的差异。更像是一种管理服务公司。负责为加盟医生协调各种资源包括建立服务网点,安排专科门诊,并提供与医生多点执业相关的管理服务。

作为医疗服务投资很大份额的诊所,也有了一个相对利好的政策,国家放开了诊所的规划限制,深圳甚至允许不是医生也可以开诊所,对注册资金也取消了限制,并可以同时设置几个科。

据了解,在政策大放开的背景下,医生和资本纷纷发力连锁诊所建设,以上海为例,长期诊所管制较严的状况正得到极大改善,一家连锁诊所机构就刚刚在上海浦东新区一次性获批三家诊所。

从政策走向上看到各地正在逐步落实国家政策,2018就是在职医生可以开办诊所的元年。

一位资深的医疗产业投资人在与《多肽链》的对话中指出:“社会办医如果没有“绝活”,就很难获得市场认可,比如说像现在的长三角地区和珠三角,它对于医疗的需求还是非常大的。更主要的,就是它的医保支付能力较强。也能受到资本的关注。”

民营资本进入医疗服务资本市场将出现区域性、品牌化、子母孵化式特征,而医改新趋势带来投资公立医院的投资机遇,政策进一步打开公立医院转制的大门将会从综合医院入手,公立医院转制可能成为私人资本快速获取优质标的的突破口,中等层次医院往往会成为转制的第一梯队。

不过企业医院改制的红利,几年间便催生了华润、北大、新里程等三家床位超万张的以综合医院为主的医院集团。尤其是行动最早的华润医疗,不仅凭借过人的远见和行动力成功完成了公立三甲医院的改制,而且借壳凤凰医疗实现港股上市。

按照计划,国企医院改制要求在2018年底完成。整个过程可能还要再延续2-3年,但企业医院改制将就此逐渐进入收关阶段。

另一点,互联网医疗在2018年遇到了行业发展的分水岭。

随着互联网诊疗相关管理办法的出台,主管部门正式给行业划下了一条“红线”。但我们反而看到了更为活跃的互联网公司,尤其是健康科普正在成为新的流量聚集地。

中国的医疗资源分布问题是最需要解决的事情,线上医疗、互联网医院都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对边远地区要使病患也有网络的可及性,如果当网络的的部署使边远地区的病患也能容易的接触的话,把两端综合起来才能产生良性的意义。

互联网在重构医疗模式。医院到医联体、医共体等一系列都可以和互联网结合在一起。患者端、医院端、机构端的核心就是健康大数据,如果把健康数据平台打通,将社区、医院、体检中心、诊所所有数据进行连通。那么这样的数据将会很快提升护理质量。

最终,若想把医疗服务市场打造成熟,政策导向和行业透明化竞争就成为关键之处,若不具备这几项先决条件就很难在竞争中形成优势,而一向“闭塞”的医疗服务市场势必要逐步进化来迎合时代的发展。

通过填补公立医疗机构的缺口来发展是目前社会办医现实的选择,但民营医疗机构在做出战略决策之前仍需分析什么样的缺口能够填补,尤其是在人才供给上能否满足,如果供给存在严重的缺陷,这类缺口是不适合由民营机构来承接与补充,这些需要投资人谨慎关注。

政策导向放开增量市场将依旧是未来几年医改的重要方向,但同时,国家对于民营医疗机构的监管也将日趋严格,以期待在竞争中形成以公立医疗机构为主体,民营医疗机构为补充的多元医疗服务格局。

熙熙攘攘、众口纷纭的2018年已经结束,医疗领域投资也在这一年逐渐明晰,总之,民营医疗赚快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最终真正需要拼内涵、拼服务的真本事。

2018即将离去,但是江湖仍在,感动永存。

2019年,再见。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