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中国真的看病难,看病贵吗?

很多问题,表面上看是社会问题,其实本质是经济问题。

都说看病难,看病贵,那么在全世界范围内,中国看病真的很难很贵吗?

就不跟非洲贫困线以下的国家比了,在大多数国人眼里的外国都是特指狭义的欧美,还是得刨除东南欧、东欧这些国家。在欧美的发达国家的医疗情况是 ,如果你得了很难治的大病,费用很高,但很大部分会被商业保险分担,个人负担不大,而且治疗水平肯定是远远高于中国大多数医疗机构的水平的。但若是得了发烧、感冒之类的小病,不仅动辄花费上千美元,排队预约都可能是以星期为单位。像中国大多数医院一样当天挂号当天看病是不可能的,医院甚至鼓励患者自愈,自愈不了把小病拖成大病,再按急难病症处理也是常态。

至于那些国民普遍收入处于贫困线以下的国家,所采取的免费医疗政策,也就是形同虚设的存在。比如不丹这种,连个医学院几乎都没有,稍微严重一点的病都只能出国治疗。

总之,在全世界范围内,优质的医疗资源都是稀缺的。稀缺的资源在价格上必然是昂贵的,而用价格区分其实是最有效的分配方式,但效率和公平又注定是相反的。一旦为了满足公平,把稀缺的资源价格压制得很低,结果必然是把稀缺变成短缺。

在经济上,稀缺是客观的,短缺是人为的。强制压低稀缺资源的价格,看病贵看似解决了,看病难却没有根本改善。当把专家挂号费压制到几十元的时候,结果就是不管有钱没钱,有大病还是小病,大家都一视同仁排几个小时的队接受专家几分钟的低质接诊。在医改中过分压低一些药品的价格过后,很多以前常见的药在一些医院没有了供货。

而这样的结果依然不会对富人有太大的影响,他们可以花费几百甚至上千从黄牛手中得到专家的优先治疗。他们也可以花高价从其他渠道买到需要的药。最大的区别只是一部分利润从医生手里转到了少部分黄牛和药贩子手里,而行政机构还要花费不小的代价去打击黄牛和药贩子。

有人说过一句话很有道理,经济的问题本身很简单,资源的多少和供需关系其实在大多数经济交易中都是一目了然的,难的是看见那些看不见的关系。很多生活在底层的人的人最没有安全感,也最容易被一些眼前的利害所迷惑,他们也许不能理解,对于底层挣扎的人,在现实面前,效率往往比公平更可贵。

而医疗面对的不仅有效率和公平的抉择,还有道德和物质的取舍。医生本是跟大多数职业一样处于一个商业交易当中,但因为对生命的重视,医生就被赋予了过多的道德绑架。在个别极端的人眼里,手术成功了,医生就是菩萨仙人,手术不成功,医生就成了杀人凶手。即使这些恶性事件是个例,也会大大损伤这个职业从业者的信心。

在一刀切的医疗减负和医患矛盾压迫下,必然是这个行业的精英的流失,让稀缺的资源变成短缺。这一点,在儿科医生当中表现得最为明显。这样的恶性循环不改变,未来短缺的可能不仅仅是儿科医生。

到那时,我们可能看到的是,在一个公平的社会里,身为社会底层的我们除了公平之外一无所有。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